任命Gucci前高管为新CEO救市,经历三位CEO

  导语:Salvatore Ferragamo 任命新营销总监 。(转自:好奇心日报)

菲拉格慕新首席执行官Micaela le Divelec Lemmi

图片 1

无时尚中文网2018年6月20日:Salvatore Ferragamo SpA 菲拉格慕的同名创始家族在19日米兰股市收盘后宣布减持3.5%股份,今天该意大利奢侈品集团的股价应声急跌,早段一度下挫7.9%,低见22.59欧元。

图片 2Salvatore Ferragamo 任命新营销总监

无时尚中文网2018年8月1日:整体业务仍继续挣扎的Salvatore Ferragamo SpA 菲拉格慕在发布又一个令人失望的中期业绩报告的同时,宣布任命法国奢侈品集团Kering SA 开云前高管Micaela le Divelec Lemmi 为新首席执行官。

英国设计师Paul Andrew

Ferragamo 菲拉格慕家族控股公司Ferragamo Finanziaria 指派Goldman Sachs Group Inc. 高盛进行加速簿记承销,以较19日收市价24.53欧元折让5.2%的每股23.25欧元向机构投资者出售约590万股,套现1.45亿欧元。

 

2017年12月发布过盈利预警的Salvatore Ferragamo SpA 菲拉格慕在今年3月与上任不到两年的前首席执行官Eraldo Poletto 分道扬镳,董事会主席Ferruccio Ferragamo 自此出任代理CEO。一个月后,为Gucci 古驰服务20年、曾任首席财务官和首席营运官的Micaela Le Divelec Lemmi获Salvatore Ferragamo SpA 菲拉格慕雇用为总经理,而现在她的CEO 任命已立即生效。

无时尚中文网(微信号:nofashioncn)2019年2月22日:Salvatore Ferragamo Group SpA 菲拉格慕集团周四盘后宣布,晋升Paul Andrew 为集团同名品牌创意总监,让英国设计师在两年半时间完成了三级跳。

据悉,Ferragamo 菲拉格慕家族此次减持是为了提高公众持股量。交易后Ferragamo Finanziaria 的持股比例从57.76%下降至54.26%,其它家族成员的持股份额维持在10.999%,即整个Ferragamo 菲拉格慕家族现持有集团65.259%的股份。

  新任总监为前时尚杂志记者 Riccardo Vannettie。Ferragamo 表示这一任命是为了“强化集团的管理架构”。本周二,该集团营销及传媒总监 Antonio Burrello 刚宣布离职。早前Ferragamo 家族宣布抛售 Salvatore Ferragamo 3.5% 股票,引发股价暴跌 。Ferragamo 家族于宣布将以每股 23.25 欧元的价格折价出售手中 3.5% 的股票。这一报价低于周二闭市时的 24.53 欧元每股。有信源对路透社称,此举是由于 Ferragamo 家族认为该公司股票的自由流通量过低。消息露出后,Salvatore Ferragamo 股价已下跌 6.2% 至每股 23.01 欧元。不知道这一轮的变化会不会为品牌带来生机。

Salvatore Ferragamo SpA 在周三早段飙升最多4.5%至20.67欧元,把2018年迄今的累计跌幅缩窄至5.9%。

2016年9月,英国设计师加入意大利集团,开始担任女装鞋履设计总监,由于以女鞋起家和以女鞋为主营收入,Paul Andrew在菲拉格慕的创意职位上自然举足轻重。

券商Fidentiis Equities 分析师猜测集团公开配售股份与创始人Salvatore Ferragamo 的女儿、Ferragamo Finanziaria 的股东Fulvia Ferragamo 今年4月逝世有关。

Evercore ISI 分析师Omar Saad 在最新研究报告中,指出Micaela Le Divelec Lemmi的能力令人印象深刻,她利用自身的财务和营运背景位处前线将Gucci 古驰发展成为现今世界上其中一个最成熟的奢侈品巨头。

2017年10月,意大利集团决定将女装鞋履设计总监和女装成衣设计总监的职位合并,Paul Andrew 升任为女装全线系列的创意总监。

左至右:FerruccioFerragamo、WandaFerragamo、GiovannaFerragamo、LeonardoFerragamo、Fulvia Ferragamo 与JamesFerragamo

在周二盘后Micaela Le Divelec Lemmi的首个财报后电话会议上,她表示已经意识到Salvatore Ferragamo SpA 菲拉格慕仍需要下功夫才能复苏,但她对此并不担心,因为“品牌资产就摆在那里”,她同时认为这个拥有90年历史的品牌值得被尊重。

在完成三级跳的同时,更令人惊叹的是,Paul Andrew服务意大利集团不到三年时间,几乎历经了三任首席执行官,他的三个职位分别由两任CEO 任命。

然而大幅折让减持则引发投资者对Salvatore Ferragamo SpA 菲拉格慕盈利能力的担忧。该集团去年12月发布过业绩预警,称IT 和营销投资的重负使重组过渡期从2017财年延长到2018财年,因此可能无法达到中期目标。

然而该意大利奢侈品集团刚过去的二季度表现却无疑再次令人侧目。从数字看二季度各大市场、渠道和品类的销售都急速恶化,首席财务官Ugo Giorcelli 向分析师解释原因在于管理层以保卫品牌的高端定位为宗旨而主动限制了降价行为,而且未对常青产品打折。此前由于奢侈品市场放缓以及品牌形象难以刺激需求,该集团通过促销清理库存,导致销售和盈利均受挫。

2016年8月初,接替意大利集团功勋CEO Michele Norsa的Eraldo Poletto在上任伊始,即招徕Paul Andrew 加入集团。Furla SpA 前首席执行官Eraldo Poletto 跳槽鞋履巨头担负复兴重任,不过,他不但未能帮助意大利集团打好翻身仗,在一年半后,即让Ferragamo 家族失去耐心,于2018年2月底黯然下台。

某欧洲银行交易员也质疑Ferragamo 菲拉格慕家族减持的时间,他认为这反映了该家族对基本面已经不佳的集团缺乏信心。

固定汇率计三大市场亚太地区、欧洲和北美都扭转了一季度销售增长,在上半财年分别录得2.7%、6.3%和1.4%的下滑,日本的跌幅则从一季度的8.0%缩窄至4.8%。Ugo Giorcelli 指出中国零售渠道受累于去年同期15.5%的强劲增长而录得1%的中期跌幅;他强调香港继续有“非常强劲”的表现,增速高达32%;而北美的汇率趋势和疲软的百货公司销售是导致当地业绩倒退的主因。

Eraldo Poletto在位期间,市值奢侈品行业经历2012-2016年长达四年半衰退后的强劲报复性反弹,但是他领导的菲拉格慕集团非但未能跟随行业恢复,相反销售和利润继续下滑。

提出激进中期目标的前首席执行官Eraldo Poletto 已经在今年2月被Ferragamo 菲拉格慕家族炒掉,该家族转而从近年风生水起的Gucci 古驰挖角其首席客户官Micaela Le Divelec 来出任集团总经理,并延迟新CEO 的任命。

占集团收入63%的零售渠道收入按年减少2.2%,而一季度减幅为0.2%,可比销售同比下降1%;批发渠道更从一季度增长5.9%变为上半财年下跌5.3%。

Ferragamo 家族在Eraldo Poletto离开后心有余悸,不敢再贸然立即任命新CEO,而是由董事会主席Ferruccio Ferragamo 自此出任代理CEO,并在2018年4月任命为Gucci 古驰服务20年、曾任首席财务官和首席营运官的Micaela Le Divelec Lemmi 担任集团总经理,进行考察,半年后,Micaela Le Divelec Lemmi才“转正”为CEO。

现在Salvatore Ferragamo SpA 菲拉格慕由董事会主席Ferruccio Ferragamo、副主席及Ferruccio Ferragamo 的儿子James Ferragamo、首席财务官Ugo Giorcelli 和Micaela Le Divelec 所组成的管理委员会话事。

鞋履、服装、配件、香水、授权与服务四大品类收入全线倒退,核心品类鞋履的跌幅达5.5%,第二大品类皮具的增幅也从首季的6.8%缩小至1.6%。Micaela Le Divelec Lemmi 指出去年同期比较基数较高,而且今年的季末促销表现较差,但她透露现在店内以正价出售的当季系列有积极的表现。Ugo Giorcelli也表示新系列呈现若干正面迹象,部分产品取得双位数增长,男装表现强劲,核心业务也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1月底发布的初步业绩显示,菲拉格慕集团2018年全年销售固定汇率计算连续三年下跌,13.466亿欧元销售较2017财年13.935亿欧元录得3.4%的跌幅,固定汇率跌幅1.7%,2016、2017年固定汇率下菲拉格慕集团销售分别下滑2.5%和1.4%。

分析师还是认为该集团仍然需要一个首席执行官领导和加速策略重组,才能带领集团走出低谷。一季度该集团业务占比近2/3的零售渠道仅录得0.3%的可比销售增长,零售收入0.2%的跌幅则被批发业务5.9%的增长所抵销,使集团得以取得1.7%的固定汇率计收入增长。

上半财年Salvatore Ferragamo SpA 菲拉格慕实现总收入6.787亿欧元,不及市场预期的6.85亿欧元,也较去年同期7.179亿欧元下降6.2%,撇除汇率影响后降幅为3.4%,而一季度有1.7%的增长。EBITDA 同比下滑14.5%至1.17亿欧元,净利润更锐减23.1%至5,861.3万欧元。

按类别皮具和香水类别录得增幅,核心鞋履收入下跌5.9%至5.546亿欧元,实际跌幅5.9%,鞋履业务上年占比41.2%与皮具业务38.7%进一步缩窄,后者去年收入5.214亿元,同比上涨1.0%,固定汇率增幅2.6%。

Ferragamo 菲拉格慕家族表示家族成员不会出任CEO,而且多次强调他们无意出售控股权。集团的第三大股东是持股约6%的吴光正,他是集团大中华区合资公司的多年伙伴ImagineX 俊思集团背后的老板、九龙仓控股前主席。

相比之下,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Mo€€t Hennessy Louis VuittonSE 路威酩轩的时装及皮具部门在上半财年录得15%的有机销售增长,Gucci 古驰及Kering SA 开云集团的可比销售增速更分别高达44.1%和33.9%。

Paul Andrew晋升后,Guillaume Meilland 继续担任品牌男装成衣创意总监,同时向Paul Andrew汇报工作。

而在上周,另一个意大利奢侈品集团Missoni 米索尼则放弃了家族对企业的全资控股,向该国主权投资基金Fondo Strategico Italiano 出售41.2%的股权,以换取7,000万欧元的业务扩张资金。在Eraldo Poletto之前担任Salvatore Ferragamo SpA 菲拉格慕CEO 十年、现任FSI 合伙人Michele Norsa 是促成交易的关键人物,他也将成为Missoni 米索尼的副主席。

Salvatore Ferragamo SpA 菲拉格慕管理层表示会持续投入资金重塑品牌。去年10月从鞋履创意总监晋升为女装创意总监的英国设计师Paul Andrew 在今年3月发布了首个成衣系列,获得业界赞赏。Ferruccio Ferragamo 称集团将继续从产品、通讯和数字策略等方面努力,让Salvatore Ferragamo 品牌重上轨道。

Salvatore Ferragamo Group SpA 菲拉格慕股价周四大跌1.77%报18.31欧元,继续低迷走势,尽管今年迄今录得逾18%的涨幅,但过去12个月仍暴跌逾20%。

午盘Salvatore Ferragamo SpA 报22.76欧元,跌幅收窄至7.22%。截至19日收市该股在2018年累计上升了11.7%。

Raymond James 分析师Hermine de Bentzmann 则认为该集团的复兴计划仍未能提供具体细节和前景能见度,而且新CEO 就任也意味着过渡期持续。在电话会议上,Micaela Le Divelec Lemmi称现在讨论她作为首席执行官的优先要务或关键措施仍“为时尚早”。

❒ 赵薇大片后Burberry又惹争议 “自杀衫”被批 CEO道歉

Fidentiis Equities 维持对该股“持有”的评级。Banca Akros SpA 分析师认为近月升势已经耗尽,故重申“中性”评级和21.60欧元的目标价。Mediobanca SpA 则基于集团疲软的基本面而在今天再次确定“跑输大市”的评级和17.45欧元的目标价。

另一方面,Ferruccio Ferragamo 向分析师再次重申6月Ferragamo 菲拉格慕家族减持3.5%股份是为了回应市场对提高集团股票自由流通量的要求,此举同时可增强家族控股公司Ferragamo Finanziaria SpA 的流动性。Ferruccio Ferragamo又强调家族无意卖盘。

❒ 时隔15年 宝洁股价再度突破100美元

美国Voluspa香薰蜡烛 蕾丝玻璃杯

Salvatore Ferragamo SpA 周二收报19.785欧元,全天微升0.56%。自创始家族在6月19日宣布减持以来该股已经累计下挫19.3%,目前集团市值约34亿欧元。

复古时髦气息 增添家居情趣

此前Ferragamo 菲拉格慕家族通过Ferragamo Finanziaria SpA 持有Salvatore Ferragamo SpA 菲拉格慕57.76%的股份,所有家族成员的持股比例合共接近70%。

美国Voluspa香薰蜡烛 金属装饰罐

典雅精致金属 生活中的一抹奢华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任命Gucci前高管为新CEO救市,经历三位CEO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