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之间是不是真的没有纯友谊,撞脸张若昀比

图片 1

图片 2

        “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一觉醒来,偶像剧的热播法则又变了。叛逆富家子爱上落魄灰姑娘的戏码终于失效。没有未婚先孕,没有患绝症的主角,也没有邪恶美艳的女二号和嫌贫爱富的家长,只是讲述一对好朋友长达15年友情的《我可能不会爱你》,在豆瓣电影的评分竟高达9.0,超越此前所有偶像剧。

  文丨一冉      图丨来源于网络

      《失恋33天》的王小贱热潮还未退去,李大仁裹挟《我可能不会爱你》又呼啸而来。这部剧集在台湾地区播出的平均收视率达到2.80,大结局播出又一鼓气冲到5.51(即收视总人口为274万人)。原本只能苦恋女主角而不得的温情男闺蜜们集体翻身,大银幕小荧屏抢滩登陆。

  一开始看到网上安利韩剧《疯了,因为你》,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  01  --

       “十年修得王小贱,百年修得李大仁”。为什么讨论男女之间有没有纯友谊的老梗会在2011年底再逢春?有人说:“一部言情剧,你以为你爱的是故事、演员或者包装?或许,你真正爱的,是它的价值观”。

  毕竟,今年韩剧市场就没缺过高分剧,《迷雾》、《漂亮姐姐》开播便超过9分,但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最终都没逃过烂尾的魔咒。

男女之间到底有没有纯友谊?关于这个问题,被很多人问过,也跟很多朋友讨论过,我遇到过纯粹的,也遇到过不纯粹的,怎么说呢?这跟每个人的性格有关。最重要的因素不是那个异性朋友,而是你自己本身的态度。

       李大仁和程又青,是一路从高中到大学同校同班的朋友,守望相助,15年的友情坚不可摧,家人同学都觉得他们是一对,偏偏只有他们执拗,“我们是最好的朋友”。程又青的男朋友视李大仁为死敌,李大仁的两任女友也因无法理解他和程又青的感情分手。到底,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最后程又青和李大仁多年朋友成恋人。

图片 3

交朋友对我个人来说并没有太大性别之分,我只看重这个人本身是不是可以成为朋友,至于是男是女这其实都不是问题。说白了,关系到底纯不纯粹完全取决于你决定与朋友交往的尺度问题还有你看待对方的定位,只要尺度掌握好,哪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所谓不可能只是想法太多或者彼此留有余地吧。

       由衷感叹,文艺电影出来的男演员果然远胜偶像剧男明星。《我可能不会爱你》的成功之处必须有此一笔,陈柏霖显然更在意演技而不是耍帅。这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让观众更自然地入戏,从而引发对号入座的占有欲:这男人,不就是当年的那个他吗。而后者只会让人时不时出戏,笑场吐槽:嗨,到底是部偶像剧。

  明明十集之内可以完结的内容,硬是扩充到16集,这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手法,只会让观众觉得疲软,失去追剧的兴趣。

“所有事情不好结果的导向其实都是人心作祟。”

       “程又青易得,李大仁难寻”。程又青迎合了工资、能力、工作强度样样不比男人低的都市女人心态——不再甘当男人的附属品,更有甚者,简单的男女平等都无法满足她们过盛的自尊心了。

  所以当看到《疯了,因为你》全四集,先是呼了一口气。每集时长30分钟,加起来不过是一部电影的时间。

都说男女双方在一起做朋友,肯定是有一方对另一方有好感度的或者是有想法的,反正是不那么纯洁的,所以才会持续的做朋友,其实这个说法我并不是太赞同,当然我承认个别掺杂情感的这种情况是有的,但也不能以点概面。什么叫好感度,无论你在交一个异性或者同性朋友,肯定是因为彼此吸引,对方身上有着与众不同的特质,又彼此投缘觉得性格相近,所以才会成为朋友,如果硬要说异性交朋友就是图谋不轨,关系不纯,那同性交朋友是不是都要说成同性恋了?这显然不公平。

       可偏偏,女强人的内心脆弱一如小女人,要求却远胜于此,唯有聪明足以匹配,又甘于坐在台下为自己鼓掌的男主角方可入眼。所以,只有像李大仁这样年龄相当,家底清白,懂得欣赏、倾听、陪伴且专情的升级版男闺蜜才能转正上位成新时代大龄女青年的男主角。

图片 4

--  02  --

       如所有文艺范儿影视剧一样,《我可能不会爱你》也在台词上下足功夫,亦庄亦谐地挑逗着观众的笑点哭点。比如“三十岁代表我终于远离了傻不愣登、幼稚无知、荷包扁扁、老是被男人骗的智障岁月。PS:我不需要祝福,因为我本人就是上天带给这个世界的礼物。”和“人生充满了战争,为了一个男人,也有可能为了一双鞋,或许只是为了我们的不甘心,问题是争得花容失色狼狈不堪的我们,真的胜利了吗”。除此之外,10多分钟的戏中戏——小剧场话剧《收信快乐》的片段更是将文艺气息铺得满坑满谷。

  抱着“买不了吃亏上当”的心态打开视频,收获到的惊喜可不止一点点。

有一个现象好像很普遍,单身的女孩若是有个单身的异性,关系很亲近,通常这种关系的男女其实纯粹的不多,男性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想法,只是暂时以朋友的身份留在对方身边,这就是所谓的男闺蜜。是的,是男闺蜜,而非男性朋友。这两者有很大的区别。男闺蜜是一种为了试图让别人相信关系纯粹的说辞,好像超越了性别,但实际上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做法。

       那些如果由男主角说出来太过肉麻的台词,借由舞台剧表演方式,反添了隽永:“我花了一辈子,去学一件事。拥有就是失去的开始,但终究我还是学不会⋯⋯如果我不曾拥有,那我也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会爱你了吗。因为拥有,就是失去的开始”。

  本期[影视种草机]就为大家推荐这部短小精悍的真·高分韩剧。

这个男闺蜜,他永远会在你需要的时刻出现,对你细心照顾,他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他对你言听计从,为你挺身而出,他24小时开机,一聊可以论几个小时,不分深夜还是凌晨,仿佛他的世界就是为你存在,他对你的好甚至超过男朋友,你对自己说他只是个好朋友,就算别人信你自己信吗?除非他是个GAY。

        单凭这一招,讨论男女之间有无纯友谊的陈酒便成功装进新瓶脱颖而出。《我可能不会爱你》明显针对的是幼齿以上,成熟未满的都市男女,握准了他们对文艺范儿的热爱。不少人表示,单凭有金士杰的第2集就值回票价。

图片 5

而面对这样的男闺蜜,女人通常的做法是即使察觉到也会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依然享受来自对方的关心照顾及宠爱。除了男朋友的身份跟可以行使的特权,其他无异,友达之上,恋人未满的状态。另一种呢,就是真的大大咧咧完全留意不到这个点,是真的把对方当成哥们一样相处。相处时间长短完全取决于这个“哥们”是否沉得住气。一般这种情况表白之后基本连朋友都做不成。所以很多人选择忍耐,或许觉得因为这样失去一个朋友更加不值得,直到不再抱有幻想或者彼此有了别的选择。

       《我可能不会爱你》的确不是以故事情节取胜,它更多是讨论生活中细碎的情绪和习以为常到被忽视的片段。所以观众不会看到风度翩翩的李大仁,只会看到闷声闷气,甚至有些窝囊的他。高中升大学,为了和程又青做同学,他放弃好学校。生日约吃饭,程又青放他鸽子,他就坐那傻等到店家打烊,终于等到人了,双手递上打好包的食物,半句微词都没有。程又青在“出恭”,李大仁就站在厕所门口温顺陪聊。天天通电话,一听到程又青说有新目标,李大仁马上会说,好啊,值得努力就去努力吧。

  女主恩诚是法语同传,工作听上去就很高知。

而男性朋友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朋友的身份,他会偶尔跟你吃饭,有事会出来帮忙,但绝不会任由你索求;他会开导你安慰你,但绝不会是没有底线;他会放你鸽子,也会很久不见面,因为他也有他的生活,他也要谈恋爱,他绝不会24小时为你服务;他更不会做男闺蜜会做的那些事情。如果你觉得这个男人为你做的事情快跟男朋友差不多了,那么你就应该很清楚他绝不仅仅只是你的朋友了。

       到底还是忍不住吐槽:结尾处,程又青跟男友悔婚,刚好捉奸在床的戏码,“要不要那么圣母啊,又是这种闭着眼都能猜到的烂梗,真实一点可不可以”。

  但同时难度系数也成正比,遇到生僻的单词,真是让人头大。

--  03  --

       作为一次成功的破冰试水,就算《我可能不会爱你》终究难逃偶像剧的“虐心”套路,至少那些“虐”都是带着点小俏皮、小默契的温情。偶尔还像个潜伏在生活里的贼,说不定哪个环节就触碰到了观众的小心肝,抚掌感慨:“啊,这不是我嘛”,或者“啊,这不就是谁谁家小谁嘛”。

图片 6

“任何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都是由于错误的方式造成了错误的结局。**

  偶尔还会当一回“饭同”(边吃饭边做同声翻译),只能看着美食咽口水。

就像我之前说的,所有的关系走向其实都是你自己内心对这段关系的定位。如果你只是单纯的做朋友,那么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处在一个作为朋友身份的合理的尺度,绝对不会留给对方任何其他除此之外遐想的空间跟机会,那么对方都会权衡利弊选择更好的相处方式。倘若对方坚持超出朋友底线那么也就只能相忘于江湖了。

图片 7

但如果你也享受这种暧昧不清的关系,觉得暂时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这个备胎也不错,那么你做的所有举动自然会让对方产生误会或者期待,因为你不想明确划清界限失去这种被爱。然后忽然有一天发现了可能还有更好选择的时候或者被表白的时候,一脸无辜诧异的说一句:“我只是把你当朋友啊。”这剧情狗血的真让人觉得没创意。我从来不相信男女之间对爱情产生误会的说法,无非是故意暧昧不清造成的错觉。

  生活工作上遇点事,恩诚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异性朋友莱浣。这类人原来我们叫蓝颜知己,现在叫男闺蜜。

其实我明白,现在大多数人都喜欢用一种顺其自然的态度来做选择,在自己还没有明确内心的时候也都会选择模凌两可。但这种消遣别人情感的做法未免太自私。

  莱浣是小有名气的画家,有房有车会撩妹,长相属于“石延枫”+张若昀的混合版,很有女人缘。

--  04  --

图片 8

说到这种关系,忍不住想起【我可能不会爱你】里的李大仁,这算是男女之间做朋友不纯粹最典型的范本。很多人说过:十年修得柯景腾,百年修得王小贱,千年修得李大仁。

  出门闲逛能偶遇迷妹搭讪,前女友加一起能凑得齐两桌麻将。

男闺蜜是个很暧昧的词,至少在现今社会里是这样的。有多少人因为李大仁那些细小温暖的事情而感动不已,有多少人希望自己身边也有这样一个李大仁。是啊,程又青何其幸运,她遇到李大仁。但其实这部剧讲述的并不仅仅是男闺蜜成功升级男友的故事,而是两个人在爱情里的不自知不确定造成了这种阴差阳错,他们不是在做朋友的期间有了爱情,而是在有了爱情信号的时候完全不自知,在经历做朋友的过程领悟中才慢慢让自己明白爱情真正的意义所在。前提是他们彼此都有了爱情的讯号。

图片 9

李大仁说:“程又青,我可能不会爱你,可能,不会。”李大仁站在程又青的家门口用着一种自己都怀疑的口气说出这句话,他不知道自己已经爱上她了。他不确定更不坚定自己的想法,他甚至想要摆脱这个念头,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抵抗得住自己情感的渴望。

  俩人的友情好到什么程度呢?

“在爱情里,没有甘心当备胎的男闺蜜,要么是时机不成熟,要么是自己对爱情的态度不够坚定。如果他确信这是爱情,又怎么会甘心沦为朋友的角色。”

  恩诚知道莱浣家的大门密码,随意进出,家里停电漏水,在莱浣家的客厅一住就是半个月。

程又青说:“爱情是个moment的问题。”没错啊,爱情这东西一定不会是在漫长的相处中得到的,它一定是在某一个瞬间已然打动你的心了,所以你才愿意去做那些内心指使你去做的事情。所以别说什么日久生情,不会爱上的人,纵使时间再久也不会爱上,至多是短暂的感动被蒙蔽了双眼。可是你我都清楚,这绝不是爱情妥协的方式。

图片 10

--  05  --

  熟悉莱浣家里一切的物品摆放,冰箱里的酒,橱柜里的杯子,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

友谊中培养不出爱情,爱情也无法藏在友谊里。彼此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做法结果只能是不欢而散。

图片 11

也许这个社会太多的人把男女之间的问题想的太过严重,也许是这现实世界人性的不堪造成了很多悲剧,所以让人们不自觉的产生怀疑。让原本单纯的关系也变得复杂起来。但若真的把对方视为重要的朋友,那么你一定不会因为自己模糊犹豫的内心让对方错付感情,对方也不会因为你的明确立场而走掉。关键还是在于你怎么看待这段关系,怎么定位处理;而你是不是真的做的足够纯粹。

  莱浣的烹饪技术也是了得。(这年头男生都这么贤惠的?)

图片 12

  主动把剔除鱼刺的鱼肉夹给恩诚。

图片 13

  一起看恐怖片,胳膊自动成为恩诚的保护镜,一部电影下来,几乎麻到没有知觉。

图片 14

  更可怕的是,揭起短来,完全不care对方面子的。

  恩诚曾在莱浣家喝到上吐下泻,临走前上个大号把马桶堵住了,负责通厕所的莱浣估计这辈子都难忘了。

  随随便便就在女孩面前说,“我看过你的屎,这么大一坨”。

图片 15

  这么接地气的表达方式,还真是没把对方当女人看啊……

图片 16

  但两人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试探对方,他们的关系其实在一件事之后,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

  两个月前,恩诚的生日赶上了前男友的婚礼,她跑到莱浣家买醉,在酒精作用、意乱情迷之下……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发生了这样的一幕。

图片 17

  睡都睡了,下一步是不是应该解锁新的相处模式了?

  没想到,这两人一本正经的约定: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继续保持纯真的友谊吧。可是,这种事情就像一块疤,你忘或不忘,它都真真切切存在那里。

图片 18

  朋友告诉恩诚,如果你真的不在乎,就不会半个月才恢复心情。

图片 19

  莱浣的前辈也说,这段时间里,他就像只小狗总是坐立不安。

图片 20

  回到两个月后,恩诚家里水管爆裂进了水,她又去莱浣家借住了。

  这次她不是一个人,还带上了宠物:福刺。

  对小动物过敏的莱浣,主动给刺猬建了个房子。

图片 21

  受到恩诚的表扬后,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憋住)

图片 22

  上班来不及画眼线,恩诚坐在台阶上,莱浣帮她补。

  对于手残星人来说,这种男闺蜜给我来一打行么?

图片 23

  深夜一起去摘杏子,各种情愫、荷尔蒙相互碰撞,摘完又kiss上了。

图片 24

  不明不白的关系不但没划清,反而是越描越“黑”。于是他们想到一个办法,用和另一个人开始另一段感情来掩饰自己的心意。

  莱浣看上了酒吧里高冷的打工妹,恩诚也和玩音乐的小奶狗走到了一起。

  但是遇上对方成双成对,内心就会莫名其妙打翻醋坛子。

  小男友给恩诚喂寿司,莱浣忍不住刷存在感:这是我做的好吗?

图片 25

  两人同吃一根橡皮糖,眼看就要亲上了,莱浣故意播放了一首教会歌曲,信教的小男友立刻慌了神。

图片 26

  这还不都是因为喜欢嘛,既然喜欢为什么不说呢?

  豆瓣上有个网友解释得很妙:他们知道爱的本质就是燃烧,而原料通常就那么点儿,烧没了就再也不会有了。

图片 27

  恩诚习惯了把莱浣当成最好欺负的朋友,莱浣也习惯了跟在恩诚后面收拾烂摊子,活在“好朋友”的名义下,明眼的观众早已感受到两人之间暧昧了。

  恩诚在上班路上回想画眼线时与莱浣四目相对,忍不住脸红心跳。

图片 28

  莱浣在酒吧里看恩诚扎头发看直了眼,偷偷在纸巾上记录她的美。

图片 29

  这让我想到了经典台剧《我可能不会爱你》,程又青和李大仁也是非常典型的一对。

图片 30

  比起韩剧,他们少了很多干柴烈火,一直是默默守护着彼此,但同时,熟悉也增长了说出“我爱你”的难度。

  剧中有句台词:有多少人以友谊的名义,爱着一个人,认为拥有,就是失去的开始。

图片 31

  从朋友变成恋人,成败皆是因为关系。

  对彼此太过了解,所以非常熟悉对方的喜好,很多恋人都是从好朋友开始的,所以也会有人一直小心翼翼地呵护这份情谊,不戳破不公开,因为他们害怕一旦分手就很难回到朋友的关系。

  宁愿从未开始,也不要失去你。

图片 32

  那么,史上最经典的问题来了:男女之间到底有没有纯友谊?

  现实中,男女朋友能保持多年纯友情的分两种情况:

  一是与男生处成兄弟,自己有男友,有事没事就找你帮忙,这种女生也是女朋友们最讨厌的,她和你之间这不叫友情,叫利用;

  二是两个人没有在对的时间相遇,缺少一个契机去改变“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情况。

  如果能达到情投意合,在爱情路上游荡的灵魂,上演一出《命中注定我爱你》的桥段也未尝不可啊。

图片 33

  剧中的男主,有过很多段恋情,到头来却发现,只有在恩诚面前才是最真实的自己。

  就像歌词中唱的那样:“我们绕了这么一圈才遇到,我比谁都更明白你的重要。确定了就不会放掉……”

  如果你也恰好“百年修得王小贱,千年修得李大仁”,千万不要错过他。

图片 34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男女之间是不是真的没有纯友谊,撞脸张若昀比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