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全球最具价值TOP50美妆个护品牌,但扣转化率

  导语:如今,越来越多的本土化妆品品牌,包括自然堂、百雀羚等,都在通过试妆魔镜、智能货架、无人贩卖机、线下快闪店等新模式吸引新生代用户。(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从微信朋友圈、微博等社交网络的反映来看,百雀羚的这次“神广告”的传播方式还是很成功的,能够自发引发大量用户关注、评论、转发,这不正是无数广告主们所希冀的吗?有些企业花费双倍甚至多倍的钱,都无法获得百雀羚的这次传播效果,背后,多少企业主都在眼红百雀羚“神广告”的传播效果。

近日,英国品牌评估机构“品牌金融”(Brand Finance)发布了“2019全球最具价值的50个化妆品和个人护理品牌”排行榜(COSMETICS 50 2019)。强生(Johnson’s)继续蝉联第一,品牌价值为141亿美;香奈儿升至第二位,品牌价值115亿美元;欧莱雅位列第三,品牌价值107亿美元。

有人说,这么多网红美妆,唯一算得上是做化妆品的,只有玛丽黛佳。

图片 1编辑配图 来源:东方IC

但恰恰是百雀羚的“以小见大”,总要有个由头来“另类另类”,比如《哭了!百雀羚3000万+阅读转化不到0.00008》,你百雀羚广告确实牛逼,但是这届百雀羚的转化率不行啊!在转化率这顶大帽子之下,任你百雀羚飞天也逃不过这项“软肋”。但要明白的是:

除了强生较去年呈现下滑态势外(与上年的177亿美元相比,下降了36亿美元),香奈儿和欧莱雅均呈现上涨趋势。其中,香奈儿最为明显,与上年的59亿美元比有了近一倍的上涨。

事实上,玛丽黛佳成立已经10年了,创立之初也是从线下起家,只是最近几年在网上红得厉害。红到什么程度?大概就是连续三年天猫彩妆类目前三名的水平。

  新零售理念的驱动下,线下门店对于线上网店的态度,不再势同水火。

图片 2

其余进入top10的品牌还包括吉列、露得清、妮维雅、迪奥、倩碧、资生堂和娇兰。值得注意的是,百雀羚和自然堂这两个中国品牌首次上榜,分别位居第24名和第41名。

有人说,知道这个国产品牌,因为它是第一个入驻丝芙兰的美妆国货。

  “新零售必须要解决两个根本性问题,一是利益分配,二是系统改造。你必须要给用户自由选择的权利,所以你要接受用户在门店看货,到线上下单的决定。”7月16日,林清轩品牌创始人孙来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一针见血指出了当下传统品牌面临的冲突和选择。

第一,百雀羚是目前屈指可数在微信朋友圈、微博等社交网络刷屏的化妆品品牌。整个化妆品市场的竞争那么激烈,本土方面有自然堂、相宜本草、韩束、佰草集、珀莱雅这些品牌跟百雀羚竞争,国际市场还有美宝莲、欧莱雅、雅诗兰黛、Lancome、CHANEL、Dior这些知名品牌与之竞争。如此多的化妆品品牌里,既不是雅诗兰黛、CHANEL、Dior刷屏,也不是自然堂、相宜本草、韩束刷屏。能够制造刷屏效果,本身就是一种能力。雅诗兰黛、CHANEL、Dior、自然堂、相宜本草们花再多的钱,也难以达到百雀羚现在的这种效果。

图片 3

事实上,玛丽黛佳在全国有100多家百货、几十家购物中心的直营门店。门店多不算什么,但能把美妆门店搞得跟网红奶茶店一样大排长龙的,可能玛丽黛佳是美妆界的“国士无双”。

  不久前,孙来春决定,顾客如果在线上购买了林清轩的产品,与其绑定关系的门店导购和电商客服均可拿到百分之百的提成。这一决定,导致那些品牌客单价由原来的300元提升到了500-600元。如今,越来越多的本土化妆品品牌,包括自然堂、百雀羚等,都在通过试妆魔镜、智能货架、无人贩卖机、线下快闪店等新模式吸引新生代用户。天猫总裁靖捷认为,在消费升级的时代,大的公司未必有绝对的竞争力。决定一个品牌受不受欢迎的本质是其到底符不符合消费升级的趋势。”

第二,刷屏效果可遇而不可求,百雀羚撞上一次就不容易。有企业参与的刷屏事件,有必然因素,但更多的还是偶然因素,想必各位公关、营销、广告界从业者都深知此理,要是社交网络上天天都有企业的刷屏事件,那百雀羚这次也不算是稀罕了,刷屏,是稀缺的,可遇不可求。

作为中国历史最为悠久的护肤品牌,百雀羚创立于1931年,至今已有88年发展史。2017年,百雀羚成为国际化妆品化学家联合会在中国的首个金级会员。2018年跃升为荣耀金级战略伙伴。除去同名品牌百雀羚外,旗下还包括三生花、气韵、海之秘、小雀幸、小幸韵等品牌。

图片 4

  对于起步较晚的国产品牌来说,在中高端化妆品市场,要与国际大牌抗衡并不容易。其还需要从研发、定位、渠道、营销等多方面突破,新零售只是迈出了第一步。

第三,百雀羚电商渠道比较多元化,天猫只是其一。据此前媒体的报道,百雀羚最大的KA渠道覆盖了3万多家门店,贡献了销售的70%,电商渠道占比10%左右。百雀羚2015年销售额108亿,2016年销售额138亿元,尽管成绩还不错,但电商并非百雀羚销量的主力军,百雀羚电商渠道最好的成绩是2016年的双十一,创造了单日1.45亿销售额的记录。

据其官网介绍,目前其以商超和电商渠道为主,主要进驻的线上渠道为天猫、京东、唯品会、小红书和云集;商场方面则为大润发、沃尔玛、欧尚和家乐福。

有人说,直男是不会懂化妆品的。

  冲突与变革

百雀羚本身的电商渠道比较多元化,包括天猫、京东、唯品会、蘑菇街等,其中百雀羚的天猫旗舰店由网创科技代运营,像京东等其他电商渠道也是采用不同的代理商。代理商过多,会导致在实际转化过程中“争风吃醋”,究竟百雀羚的这次刷屏事件,谁的转化率才算呢?估计百雀羚自己也没想到如何衡量转化效果问题,其本意就是做一次品牌传播。据郭静的互联网观察发现,尽管百雀羚的这次“神广告”刷屏,但是百雀羚、百雀羚官方旗舰店都没有发布该广告内容,更别提转化了,而几个KOL也没有“硬撸”,告诉用户要去哪哪哪购买百雀羚,真要是要转化,好歹也会给一个入口,可显然KOL的内容里只留了广告,没有做转化的入口。

而创立于2001年的自然堂,凭借其科技创新以及独特的“喜马拉雅”DNA,已在中国美妆护肤领域占据了强大的市场份额,2015年更是成为中国女士护肤品市场份额第一名的品牌。

倪叔说,化妆品是不会懂的,这辈子都不会的。作为一个大佬爷们,对一个化妆品着实花了不少力气探究,显然不是看口红色号,为的是新零售这门“显学”。

  2008年,林清轩以品牌直营专卖店模式进军市场,在上海中山公园龙之梦开设了第一家门店。 “不是我们想进购物中心,我们想进百货但进不去,没有办法。”孙来春坦言。那段时间,他跑遍了上海所有百货商场。“没有一家愿意跟我谈,一听中国品牌都免谈。”

按照《哭了!百雀羚3000万+阅读转化不到0.00008》一文的逻辑,转化率就是指在天猫上的卖货数量,要知道百雀羚在天猫上就有四家旗舰店,而且还有京东、唯品会等其他电商渠道,至于线下的销量,更加没法儿统计,而这些数据,估计都是被吃了,或者是被“预设立场”吃了,因为逻辑是从某知名大众饮食用品企业180万KOL的投放,但销售额不足8000元的逻辑推演下来的最终要证明的是,KOL转化率低这个预设的结论

有资料显示,2013年,全国自然堂专柜平均每天售出12万支产品,每小时售出1万支产品,每分钟售出159支产品。如果按人均每分钟眨眼15次计算,每眨一次眼,就有约10支自然堂产品从柜台售出传递到消费者手中……

被称为“新零售元年”的2017快被人遗忘了,被形容为“核战爆发”的新零售2018也马上就结束了,品牌商们立着flag涌入“新零售”大潮中,一边摸索一边前进,可能还没摸到新规则的一二三条经验,就觉得flag要倒。

  不得已之下,林清轩在全国的购物中心开出了400多家直营门店。2017年双十一,林清轩选出10家线下门店试验天猫智慧门店项目。结果让孙来春感到十分意外,10家智慧门店平均新增用户340%,销售额增长330%。

第四,KOL该不该为KPI买单?《哭了!百雀羚3000万+阅读转化不到0.00008》一文里提到称:“本次一镜到底广告制作及kol投放加起来保守估计在30万”,满打满算,就30万的投放,却获得了3000万+的展示率(换谁都要很开心吧)。但是在卖货上,该文却把在淘宝上动辄百万级的投放加在了这30万之上。KOL钱花的最少,但是背锅却得跟百万级别的投放一起背,怎么不说是淘宝的百万级广告投放转化率低呢?

渠道方面,自然堂紧跟时代,伴随消费升级加码购物中心渠道。已于今年元旦,在龙湖成都金楠天街开出首家新零售概念店。相较于之前的自然堂门店,该店在店铺形象、销售设备、消费体验、购买环境、可供选择的产品范围,以及消费者互动等方面进行了全面的升级,以便进一步传播品牌理念,增强消费体验。

站在新年的起点上,新零售要怎么搞?红遍线上线下的玛丽黛佳,也许能够用一点经验,给2019年的新零售行业添点颜色。

  在此之前,林清轩天猫旗舰店从2013年成立到2017年的四年间,总共才累积了41.3万粉丝。作为林清轩的战略合作伙伴,美至科技CEO陈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科技赋能新零售的核心在于,要把企业海量的碎片数据,结合社交网络、电商平台、线下购物等外部数据,打造成企业自有的营销数据银行。此外,AI人工智能引擎,可以对企业数据进行整合分析,生成个性化的营销增长方案,从而真正做到个性化维护每个客户,实现企业的高速业绩增长。

回到问题本身,KOL该不该为KPI买单呢?百雀羚在《中国好声音》第二、三、四季的广告投放分别是7000万元、1.53亿元以及1.8亿,百雀羚会去问《中国好声音》节目组或者浙江卫视,“你们给百雀羚带来了多少的转化率”吗?《中国好声音》节目组、浙江卫视会给百雀羚的转化率问题背锅吗?显然不会。在广告投放的过程中,自然会有浪费、有尝试,也有回报,要是每一次广告投放,都要求获得数倍的转化率,那广告行业可不止现在这种规模,若每个广告主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那整个广告、公关、营销、创意策划行业要倒闭了。

图片 5

只想消费者,不想旧包袱

  尝到甜头后,孙来春决定将“新零售”作为全新的赛道。具体说来,林清轩开始新一轮“手淘+钉钉”的测试,让线下导购引导进店的消费者用手机扫码成为林清轩品牌号的粉丝,同时形成导购与消费者之间的唯一绑定关系。顾客如果在线上购买产品,线下导购也可拿到百分之百的提成。 “如果不解决利益分配,传统渠道和电商渠道就永远存在矛盾。利益层面,不能给导购相应的激励,所谓的绑定关系就形同虚设,最终影响的是品牌体验。”孙来春称。

第五,转化率不是唯一考核指标,每个企业的需求不一样。或许,有的人看到百雀羚的需求是转化率,认为投放300万广告费,就得有多少多少万人来买百雀羚的产品。但每个企业的需求都不一样,百雀羚官方没有任何一个口径说,这届KOL不行,这次刷屏投放白瞎了,百雀羚本身的需求才是重点。

在品类布局上,门店涵盖了护肤、彩妆、面膜、个体护理等全品类产品,SKU近300个。与此同时,门店配置了5名BA,为消费者提供包含护肤、彩妆、护理全套服务。

面对“网红”的时候,总是想追究,到底是怎么红起来的?

  他进一步透露,2018年公司的线上销售额预计达到1亿元,平均8%的提成。这意味着,林清轩将多投入近千万元提成。

作为一个年销售额达138亿的化妆品品牌,且已经在本土占据第一位的优势,百雀羚的天花板并非是单纯的销售额。品牌也是重点,有了品牌(品牌值多少钱?请参见可口可乐),才会有品牌溢价,才会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跟雅诗兰黛、CHANEL、Dior这些国际知名的化妆品品牌进行竞争。百雀羚2014年的广告投放费用为3.8亿元,2015年为6.8亿,2016年接近10亿。如此巨额的广告投入,可不仅仅是为了转化率吧,人家在打品牌战略,你等还处在卖货思维。腾讯、阿里、百度、网易、京东等互联网巨头发展到今天,最终不都是在打品牌么,巨头走到顶端,都是品牌。

自然堂母公司伽蓝集团董事长郑春影曾表示:“自然堂在美妆店、百货渠道、电商渠道都是第一名,也在争取做到购物中心渠道的第一名。”目前来看,自然堂切入单品牌店后的一系列创新动作,不仅提升了品牌的影响力,更有助于新渠道内的地位提升,其“消费者在哪里,我们就要在哪里为消费者提供服务”的理念,也将助力自然堂提前实现全新的品牌战略目标。

回溯玛丽黛佳的网红之路,2017年7月的杭州西湖银泰,是一个值得标记的时间和地点:玛丽黛佳和天猫合作的第一台新零售口红贩卖机正式落地了。媒体称它为“像买矿泉水一样买口红”:实际上,这台贩卖机卖的是迷你口红体验装,扫码关注玛丽黛佳旗舰店,花几块钱选一个喜欢的颜色。这台小样贩卖机前排的长队让路过的围观群众以为:是不是喜茶开进了西湖银泰?

  他预计,今年林清轩单品牌全年业绩预计达到8亿元,目标新增100万粉丝。

显然,百雀羚的这次刷屏,让不少人眼红不已,有眼红,自然就有各种“另类”的声音,戳中一个“痛处”,往死里打,这种反向的10万+也不是没有,也会获得不少人加入反百雀羚“神广告”的潮流。但,摸着良心说一句,百雀羚的这次“神广告”刷屏事件,还是挺不错的,换做其他方式,固然能获得不错的销量,比如几十万、几百万甚至破千万,但多久才能达到138亿基础的高度呢?

据悉,自然堂购物中心门店2019年将进一步拓展至全国,下半年还会有继续升级的3.0版本。

3天时间,玛丽黛佳的口红贩卖机买了1550支口红,以每位顾客选择、扫码、支付、领取口红的时间,按平均1分钟来计算,那么,平均每天500人贩卖机就要运作8个小时以上。西湖银泰的营业时间也不过12个小时,三分之二时间都能下单,这台机器足以让隔壁化妆品柜台的柜姐急红了眼。

  任重道远

品牌广告最大的效果,并非是立马见效,立刻购买,而是在用户最想购买的时候,脑海里第一个出现、第一个想要购买的品牌就是用户曾经见过的品牌,甚至在某次逛街过程中,偶然看到百雀羚,会有“似曾相识”之感。给百雀羚“神广告”扣转化率低这顶帽子,确实不合适。当然,也暴露出了百雀羚的一些短板,电商渠道混乱。

事实上,玛丽黛佳第一次推出口红贩卖机应该是在2015年底了,比马云在2016年10月的云栖大会上提出新零售概念还要早一年。在美妆届,它也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国际知名奢侈品品牌香奈儿曾在2010年就在法国、美国推出了香水自动贩卖机,美国美妆品牌贝玲妃也于2013年在20家机场落地了化妆品自动贩卖机。

  电商平台的流量成本在逐渐攀升是不争的事实,同时,线下门店也面临同质化的竞争,零售行业的环境正变得更加严峻。

建立在一个错误的数据之上进行论证,也是奇了怪了。

对于女性客群,贩卖机的有趣性具有足够的吸引力。相比较于在百货店门口被促销人员拦下派发一个口红小样产生的抵触心理,贩卖机具有高度的心理舒适度:你不要套路我,我自己会选,还很有意思,选完了我还要晒个朋友圈炫耀一下。

  “未来天猫不再仅是打折的地方,更是一个新内容的营销平台。流量虽然在线上,但可以把目标客户引到线下。”孙来春认为,新零售的真正意义在于打通线上线下,实现联动。他计划在未来4年,投入5000万元对IT系统进行改造。

然而,在新零售概念被提出以前,不论是国际美妆品牌还是玛丽黛佳“贩卖机”的创新形式并没有得到广泛范围内的传播。时隔一年左右时间,玛丽黛佳的口红贩卖机怎么就红了?

  自然堂日前也推出了新零售黑科技“AR魔镜”,通过虚拟试妆技术,增强消费者体验。伽蓝集团董事长郑春影透露,今年初伽蓝集团成立了新零售部门,一方面研究如何将AR技术与人工智能科技应用在国内外消费者的“试妆”环节,从而激发他们更大的消费热情与品牌好感;另一方面则针对体验式消费的业态,探索与之相应的化妆品“新零售”模式。

这里面是一次系统的升级改造。玛丽黛佳的电商总经理EVA透露:当时在天猫美妆周,把初级口红贩卖机的创意抛了出去,升级了旗舰店的扫码功能并实现移动支付以后,玛丽黛佳发现在商场里扫过码的顾客,即使离开了商场这个场景,依然可以与品牌发生交互,可以成为会员,甚至下一次复购,这个过程中的数据都是可以追踪的。

  但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市场份额仍然集中在外资巨头。雅诗兰黛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的第三季度,雅诗兰黛集团共取得净销售额33.7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8%;净收益为3.7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25%。其中,中国市场的快速发展是雅诗兰黛增长的重要动力。

“新零售比较厉害的一个点,是通过新的技术,把人流进行了一个更加充分的转化,通过新的技术,让销售的效率变得更高。”现在的EVA可以对口红贩卖机的尝试做出总结了,而当时只是:“纯粹以消费者的想法出发,想要去迭代,想要去创造更加新奇好玩的一个体验的服务,不是构想一个多么新奇特的模式与概念。”

  孙来春对这一现实也有清晰的认识。“我还是坚持做中高端品牌,坚决不开放加盟。这么多年没有引进投资的最大原因是,我不想被催着把业绩做大,匆忙上市。整个节奏就变了,化妆品研发实力是需长期培养的。”

在诞生之初与新零售概念毫不相关的口红贩卖机,用今天的眼光来看,是一个非常典型且非常成功的新零售案例:如果为了新零售而新零售,会把思维框死在线上线下如何交互上。从消费者的中心围绕消费者体验出发,扔掉包袱,混合打法下,生而新零售。

  天风证券分析认为,化妆品行业的格局看似稳固,由进口品牌占据领先地位,但是却因为新渠道、新品类、新营销的存在,给予了国产品牌以崛起的机会。竞争格局在部分护肤品类中有可能被率先打破,但是国产品牌在产品定位、渠道布局、品牌塑造方面仍然需要积极改变,以寻求市场突破口。

只信“新场景”,不信KPI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 陶力 实习生 秦元舜 上海报道

尝过口红贩卖机甜头的玛丽黛佳,对于“新场景”的构筑,开始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正是这种不断的尝试,为玛丽黛佳清晰化了“新零售”的路径。

面对整个中国女性消费者群体,玛丽黛佳从思考她们今天会在哪里聚会、穿什么样的衣服、聊什么话题、有什么心理负担出发,不断为这些庞大的潜在客群建立新场景:

首先是口红贩卖机在全国多个城市落地,满足全国美少女的“打卡”需求;其次,考虑到有的女孩子有一些洁癖,不愿意在现场试用别人试过的唇膏,但是又想去尝试那么多颜色,于是玛丽黛佳有了AR技术的“试妆魔镜”;再有,所有“社恐”的都市丽人最烦心和柜姐沟通,去专柜以前都要做好准备“不打没准备的仗”,于是玛丽黛佳有了全国首个彩妆无人店to go;羡慕国外有可乐味的口红?玛丽黛佳就做KFC联名彩妆,中国小姐妹刷屏也可以酷到飞起;自从故宫IP大火之后大家都爱聊点文物,玛丽黛佳和《国家宝藏》发售联名款,朱砂、红鸳光听色号就想限量珍藏……

“新场景”的构筑让面对新局面的零售商将问题简单化:在现场实体一端,想打通线上,利益分成问题在线下复杂的渠道面前无法一蹴而就地解决;在电商一端,过去甚至只做爆款都能高枕无忧,一下子要线上线下互动、又要人货场打通,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而新场景,让品牌抛开种种问题的纠缠,将注意力集中到场景将要吸引的人群上,去找对品牌兴趣点高的人群。

马云提出新零售2年,玛丽黛佳的新零售之路也走过了2年,是最初的新零售践行者。如果没有对于“新场景”的执着,只盯着原有的线下渠道,抑或是后来起来的电商门店,不可能迅速得到翻倍的成长速度。而“新场景“也被玛丽黛佳认为是新零售的未来:通过寻找更多的触点,创造更多新场景,给消费者提供更有趣的零售新体验。

玛丽黛佳的新零售团队实际上只有3个人,3个人如何打天下?EVA认为一方面是团队人员的资历非常深厚,学习能力、推动力、执行力需要高度集中;另外一方面是从公司“一把手”落实下来,新零售必须是一个“一把手”工程,才会在推动上避免大部分的阻力:“老板的态度决定了我们去充分去拥抱新零售,愿意为新零售去不停的做尝试和创新的,相关的部门就会高度的去配合。”

想要发力新零售,玛丽黛佳的CEO陈海军果断召集了电商团队和shoppingmall团队深入探讨,决定了全线拥抱新零售。陈海军说过的“玛丽黛佳只谈出活儿,不谈kpi”,在新零售的突破中得到了最好的印证。

只有不断尝试,没有为时已晚

2018年的双11,“新零售尖子生”玛丽黛佳如果要拉全成绩单可以有长长一段:线上旗舰店荣登天猫美妆FAST品牌排名TOP榜单;爆款单品交易指数top3;线下shopping mall渠道门店当天成交额同比日常增长414%……

除了线上线下双发力以外,这名“尖子生”还做了一次全新的尝试:门店BA直播。美妆品牌爱请网红KOL推广产品早就不新鲜了,如今的小仙女们上微博、小红书看到网红推荐的产品都要冷静一下:是推广吗?

线下起家的玛丽黛佳则从这种网红KOL模式中繁衍出了新思路:网红确实是在某些消费领域成为了意见领袖,而在门店消费中,门店BA也是最有发言权的意见领袖,只不过是被局限在了门店里,那么,推到互联网上去试试?

这里面的能量能有多大呢?据说在美妆届有一名号称“年收千万”的网红主播李佳琦,本身是一名欧莱雅的BA,仅在2018年上半年给欧莱雅做了80场直播,按其粉丝量可触达1000万人,相对于欧莱雅精心制作再投放的电视广告可触达5000万人左右而言,这个触达人数已经十分惊人了,而成本却要比电视广告制作加投放的总额划算许多。

玛丽黛佳双十一的BA直播试水效果也是同样惊人的,累计直播近100场次300个小时,观看量达130万,双11当天直播销售产出1457%增长。虽然“直播”、“网红推广”都不新鲜了,但创新之下,从来没有为时过晚一说,而会结出新的果实。

与此同时,直播的植入对品牌在人才管理上有两种效用:一方面对BA的个人产出增强了价值,玛丽黛佳甚至从线下门店挖掘出了具有网红潜质的小朋友;其次,对公司整体BA管理是一个工具,互联网把流量导入给BA,发挥个人专业性,同时调动了主动性、积极性,调整上班效率,通过筛选最适合做直播的BA,可以在原有的工作时间基础上增加报酬。

玛丽黛佳参加了多次天猫双十一,蝉联过双十一国货彩妆第一名,也得到过天猫颁出的“新零售杰出贡献奖”。从双十一成绩单来看,在新零售的路上,玛丽黛佳和天猫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玛丽黛佳一方面吃到了不少像直播这样的平台红利,并且到了平台技术的支撑;另一方面线下的流量、资源,又在互联网技术引流下反哺给了平台。如果没有新零售,消费者在商场买了就走了,作为品牌,在茫茫人海中可能再也无缘与他们相会,而在新零售的数据回流下,平台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流量,作为品牌,无形的资产被可视化、可追踪。

正如天猫新零售平台事业部总经理叶国晖所说,“经过这次双十一,我们最大的一个体会,就是今天的数字化不仅仅是要实现店内的数字化。新零售真正的核心是店外的数字化,当消费者离开这家店之后,我们怎么还能和他保持持续的联系,怎么还能进行持续的触达和运营?而这就是智慧门店的魅力所在。”

人货场的场景重塑,加入黑科技,数据来赋能企业的运作,是玛丽黛佳的网红之路,或许也正是新零售的价值所在。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2019全球最具价值TOP50美妆个护品牌,但扣转化率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