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度空间,监狱长大人我是抖M请收下我吧

(好吧,我滚去写小说了_(:3」∠)_)

6月13日晚上19点50分月黑风高夜。尚小蝶来到S大有名的图书馆。鉴于这里是《地狱的第19层》中高玄与春雨认识的地方,故而有许多女孩跑到最深一层书架后,等待那想象中的高玄出现。好久没来图书馆了,这幢苏联式的老旧建筑,就像二战的堡垒般坚固。偌大的阅览室里,只有几个临时抱佛脚的人,硬着头皮看什么资料。下午的古汉语考试完全不知所云,只有诗词填充和默写没忘记。多半要开红灯了,若明天考试再不及格,就真的不敢回家了。小蝶拿了厚厚一摞参考书,才看几页就头晕了。她把眼镜摘下来,反而能看清楚一点。昏昏欲睡地看了十几分钟,脑子却还想着绿色骷髅上的红色女鞋。她翻到一本中文系的系刊,白色封面上打着目录,其中一篇叫——白霜——“鬼美人”的文章,不会同名同姓吧。发表时间是去年五月,正好是白霜出事之时。文章开头赫然打着“作者白霜,本校古汉语专业硕士生在读,导师某某某”。白霜在开头写道——《蝴蝶秘谱》,相传始作于战国时代,至东汉成为道家修练之早期秘籍。最终于“靖康之变”中,随同宋徽宗的宫殿被金人付之一炬。自其诞生之日起,这本千古奇书,便充满了传奇色彩,成为后人猜测与想象的不解之谜。笔者自幼便对《蝴蝶秘谱》之传说万分神往。进入S大学习以来,笔者有幸博览群书,立志自浩瀚之史料中,寻找《蝴蝶秘谱》之踪迹。经最近几年来之钻研,笔者查阅了数百种绝版古书,又曾远赴湖北、河南、安徽、云南等省区实地考察,终得以破译《蝴蝶秘谱》之谜,解读其千年之密码。文中研究之成果仅笔者一人之见,在此征求各位老师同学指正。白霜详细阐述了《蝴蝶秘谱》最古老之出处。《列子》《山海经》《越绝书》等先秦两汉古籍,都提到过此书。在早期的道教典籍里,也有《蝴蝶秘》的记载。读过《三国演义》的人,都会记得割据汉中,最后投降曹操的张鲁。此人不是一般的军阀,而是政教合一的统治者,曾秘密供奉《蝴蝶秘谱》。因为本书有神奇之力量,能使战死者复生,又能千里之外杀人于无形。当曹操大军逼近汉中之时,也是《蝴蝶秘谱》提醒了张鲁,才促使他投降。这是白霜从一本绝版的宋代古书里看来的,作者是汉中教徒后代,书中保存着三国时代的巫术咒语。《蝴蝶秘谱》最吃香的正是魏晋风度时代,彼时道家玄学大盛,文人既服石散又读秘籍。据说阮籍嵇康及竹林七贤均酷爱此书,“云间陆士龙”的陆云还把此书奉为至宝,竟能在文人聚会中叹为观止地全文背诵一字不差。北方大乱后,士大夫纷纷南逃,但还是有人保存了本书。陶渊明就写过一篇关于《蝴蝶秘谱》的文章,可惜早已失传。唐太宗李世民虽崇信道教,却认定《蝴蝶秘谱》是一部万恶巫书,下令全国烧毁此书。许多珍贵的《蝴蝶秘谱》就此化为灰烬,仅有少数几部孤品,被人冒死深埋于地下。据说李白年轻时游历天下,就曾在一个秘密的地方读过本书。也可能这本书给了少年李白很多灵感,造就了后世一代诗仙。北宋年间,《蝴蝶秘谱》更加珍贵。最后剩下惟一的孤本,被风流天子宋徽宗高价收藏。这位精通书画的艺术家皇帝,深深迷恋上了本书,却不想落得个国破家亡。《蝴蝶秘谱》也在大火中魂归九天了,至此终成千古之谜,也可算是中国文化的一大损失。《蝴蝶秘谱》主角是一种蝴蝶,有个奇特雅号——“鬼美人”。这种蝴蝶无比怪异,双翅一边是美人,另一边则是枯骨。东夷百越三苗等民族,都曾把这种蝴蝶奉为神灵,许多神秘传说也与其有关。但在先秦华夏人眼中,“鬼美人”却是极大的恶兆,就像半夜看到猫头鹰,若见到“鬼美人”也预兆着死亡.春秋时许多战役前,战败一方的将军都会看见或梦见“鬼美人”,而这位将军也会阵亡于战场.比如吴越争霸,西施被进献给吴王,有一天在宫中看到“鬼美人”飞过,便通风报信给越王,勾践轻易灭亡了强大的吴国。春秋战国诸子百家争鸣,有些学问家想捕获“鬼美人”为已所用,结果因此枉送了性命。白霜还查阅了大量外文资料,请人翻译了一些古希腊文与拉丁文,发现古希腊神话中也有“鬼美人”,传说是特洛伊战争中美女海伦的化身。甚至著名的俄狄浦斯恋母杀父传说亦与之有关。中世纪后基督教广泛传播,“鬼美人”被认为是异端邪说而遭禁止。历史学家认为所谓“鬼美人”,不过是古人的一种臆想,寄托了人类对于美丽的向往及死亡的恐惧。但在1929年,一个白俄医生在中国发现了“鬼美人”蝴蝶,并得到国际学术界的认可,确认“鬼美人”为一个新物种。可见上古传说并非没有根据,只是后来环境变化,大多数“鬼美人”都已灭绝,只有极少数幸存在一些秘密的山区。至于《蝴蝶秘谱》的原始作者,白霜也做了深入细致的研究,结果令人大吃一惊,始作俑者竟然是——庄周!《蝴蝶秘谱》是庄周生命中的最后一篇著作。他在某个夏日清晨,亲眼目睹了“鬼美人”蝴蝶。他深深迷恋上了“鬼美人”,甚至把它作为自己深爱的女子。他如痴如狂地搜集这种蝴蝶的资料和传说,沥尽心血完成了天下奇书《蝴蝶秘谱》,直至他四十五岁去世尚小蝶看到这儿已目瞪口呆,白霜不但胆量惊人,而且能从残缺不全的材料中,凭借逻辑推理得出如此惊天动地的结论。九点钟,图书馆要闭馆了。仓促地把材料放回书架,一路小跑离开阴气沉沉的图书馆。月亮藏在乌云里,今夜风声猎猎,是否“幽灵小溪”的哀嚎?女生寝室。田巧儿已经睡下了,宋优和曼丽都在背书。刚从图书馆回来的小蝶,翻开教科书只觉得头大,好像文字都变成蝴蝶飞了出来。她爬到上铺打开电脑,第四次登录了“蝴蝶公墓”网站。按照以往的步骤,她顺利地进入首页,又跳过地图和路牌,进入黑暗的甬道。打开最后的大门,上次就是在这里死机的,但这回却顺利进入了。耳机里又响起那首歌——脑子微微一惊,她几乎能默念出歌词了随着幽幽的歌声起伏,屏幕渐渐浮现出一张图片,是那种光影分明的黑白照片,不知来自哪个年头,照片里是个欧美女子,淡淡的头发,苍白的脸,深邃的眼睛大而明亮,配着笔挺的鼻子,嘴角温柔地微微翘起,似乎还有个小酒窝。真是绝世的西洋美人,当今好莱坞也难觅的俏佳人。没错,就是她!尚小蝶的眼球几乎弹出眼眶了——屏幕上的这个西洋女子,正是“蝴蝶公墓”最后那座墓碑上的照片。她永远都不会记错这张脸的,镶嵌在墓碑上的这张脸,在黑暗的水底见到的这张脸,隐藏在时光迷雾背后的这张脸。“你是谁?”小蝶几乎贴着屏幕,或许某个空气中的幽灵会听到。她又点了一下这张照片,网页变成一段文字,那迷人的歌声依然继续。文字的排列方式像墓志铭,用粗体字写着——你听到这首歌了吗?你听清楚歌词了吗?你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吗?蝴蝶公墓——这首歌叫《蝴蝶公墓》。而你现在听到的声音,就是由刚刚那个西洋女子所唱——她的名字叫伊莲娜。是,就是这首歌——屏幕上的歌词,配着耳机里传出的歌声,仿佛那七十年前的美丽女子,就柔情脉脉地坐在尚小蝶身边,低吟浅唱着这首《蝴蝶公墓》。正当她几乎要在这歌声中沉醉时,耳机里的音乐突然停止了,只剩下一个冰凉的女声——“尚小蝶尚小蝶尚小蝶尚小蝶”是谁在呼唤她?分明是从网页里发出的声音,难道那个唱歌的声音是活的?居然还知道了她的名字?她来了——穿着华丽的彩色长袍,双臂伸展大袖轻垂。亚麻色长发整齐地梳在脑后,冰雪般的脸庞,镶嵌着一对半透明的眼球。她鲜艳的裙摆和袖子,竟如蝴蝶双翅般耀眼。这已不是女生寝室,而是黑暗空旷的舞台。束强光照射着她和小蝶,四目相对没有言语。轻柔舒缓的歌声,竟似蝴蝶的尖叫,穿越巨大空旷的舞台,掀开了剧场屋顶!锐利的阳光从头顶射下,洒在彩蝴蝶翩翩的衣裙上。这才发现她左边的大袖上,绣着一张美人的脸,右边袖上却是可怕的骷髅。阳光直射在衣服上,燃烧起熊熊火焰,整个人都烧成了灰烬尚小蝶猛然一哆嗦,回到了寝室的上铺。她赶紧退出“蝴蝶公墓”网站,拔下耳机躺倒在床铺上。但那个呼唤还在继续。6月14日上午8点20分小蝶醒了。周三早上,寝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天啊!九点钟还有一场考试!糟了——她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冲出寝室匆匆洗漱一番,啃个蛋糕就跑向考场了。幸好没有迟到,但一拿到卷子就头晕了。没答几道题,眼睛又看不清了,几乎——头栽倒在课桌上。只能摘下眼镜,却看到最后的论述题——谈谈你对“庄周梦蝶”的理解。梦蝶?刹那间她的心跳了一下,想起昨晚在图书馆看到的文章,眼前立时浮现——秀美的山川间飞过一只奇异的蝴蝶,被无数命题困惑的哲人走出草庐,见到了一对美女与骷髅的翅膀——这是一次传奇的邂逅,是人类思想史上最美妙的瞬间。于是,她不假思索地提笔写道——著名的“庄周梦蝶”,出自于《庄子齐物篇》。庄周化为蝴蝶,从复杂之人生步入简单之逍遥,乃蝴蝶之悲哀。但据千古奇书《蝴蝶秘谱》,庄周并非仅仅梦见蝴蝶,而在现实中见到了蝴蝶——上古最神秘的“鬼美人”。当庄周见到“鬼美人”的一刹那,他被这天地间的奇迹震撼,通过它领悟到了世界宇宙之真谛。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描述,就好像在沙漠跋涉数十载,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绿洲清泉。他宁愿自己化身为蝶,变成这只神奇的“鬼美人”,翩翩飞舞于山川草木间,忘却尘世之烦忧,洞彻万物之美妙。于是,庄周先生写下寥寥数语之《蝶梦》,感慨:“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他不知是身为蝴蝶梦庄周,还是身为庄周梦蝴蝶?或许,庄周本该是个“鬼美人”,而不该错生在这充满烦恼的人间。写完这一大段,尚小蝶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似乎整个人都要飘浮起来,飞出窗外去寻觅田野的山花。也许最近做梦太累,她居然在教室里睡着了。直到监考老师拍了拍她肩膀,才发觉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她看卷子好像已经涂满了,没开天窗便交了卷。刚走到外面的走廊,迎面就看到陆双双走过来,她立刻上前打招呼:“双双!”但没想到双双一脸冷漠,一言不发地与她擦肩而过。小蝶尴尬地回过头,这还是双双第一次不理她,真的生她气了?她想起昨天上午,双双看到她和庄秋水拉着手,可是——小蝶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心情烦躁不安时,短信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她看到了庄秋水的短入——现在有时间吗?请到19号楼来一下,我有事告诉你。6月14日上午10点40分尚小蝶来到S大的19号楼,许多教授的办公室都在这。庄秋水在楼下等着她,见到她第一眼就有些奇怪,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昨天的事,很抱歉是我把你拖到了水里。”“啊,我已经不想那件事了。”她低下头嘤嘤地说,“至少我们现在都还平安无事。”他还是有些紧张,牙齿咬着嘴唇:“是啊,但愿我们都能平安,远离传说中的厄运。”“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不,我联系好了生物系的宁教授,孟冰雨曾向教授打听过‘蝴蝶公墓’。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宁教授终于答应见我了。”说着来到四楼的办公室,屋里只有教授一个人,五十多岁,又高又瘦,头发差不多全白了,脸色凝重地面对来客。没等庄秋水开口介绍,宁教授就先说了:“我已经知道了,从小河里捞出了一具尸骨。今天法医已经证实,那具尸骨就是孟冰雨。”庄秋水也像做错事般低下头:“对不起,是我们两个人发现她的。”“一年来我都希望她没死,只是去了遥远的地方躲起来,进行某个项目的秘密研究——可没想到她一直都在我们身边,在水底慢慢地腐烂”宁教授苦笑了一声,看看小蝶说,“小丫头先坐下吧。”“教授,一年前孟冰雨来请教过‘鬼美人’是吗?”庄秋水又一次提出了疑问。“我非常器重孟冰雨,便把知道的都告诉了她——‘鬼美人’学名‘卡申夫鬼美人凤蝶’,而卡申夫并非生物学家,充其量只是昆虫爱好者,全名伊万尼古拉耶维奇卡申夫,苏俄十月革命后逃入中国,在上海开了家白俄医院.根据他发表在美国权威生物学刊上的论文,说1929年在云南旅行期间,在一个开满鲜花的神秘山谷中,发现了几只‘鬼美人’蝴蝶。卡申夫将‘鬼美人’标本寄到美国,从此轰动了全世界。1935年,他神秘地死去了。”“教授,你还跟孟冰雨说过其他事吗?”“其他——我还对她说过一件往事,二十三年前的往事。”“请你也告诉我们吧,因为这关系到我们——”小蝶本想说自己进过“蝴蝶公墓”的,但又怕让教授感到恐惧。看得出教授心肠很软,尤其无法拒绝女孩子的请求,这大概也是孟冰雨找他求助的原因吧。“二十三年前,我还在S大昆虫研究所读博士。有个同事比我小几岁,既年轻又聪明,一心想解开‘鬼美人’之谜。他女朋友也在我们所工作,我们三个彼此很熟。没想到有一天,他真的找到了‘鬼美人’,并制作了一个标本。我们将他发现的标本,和‘卡申夫鬼美人凤蝶’的资料做了仔细比对,确认它就是‘鬼美人’!”“是怎么发现的?”“他说是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发现的——蝴蝶公墓。”听到这四个字,尚小蝶的眼皮跳了几下。庄秋水让自己保持镇定:“教授,他是如何找到蝴蝶公墓的?”“他不愿告诉任何人,在领导面前也不说实话,胡乱编了个偶然发现的理由。他说进入‘蝴蝶公墓’是有代价的,他不愿其他人再找到那里。我当时很生气,觉得他太自私了,一人独揽研究成果,想永远享有秘密资源。发现‘鬼美人’,至少证实它还没有灭绝,单位提了他职称,还分配了一套新公房,甚至给他公费出国留学的机会。”“啊,他太幸运了!”教授长叹了一声:“所里每个人都羡慕甚至嫉妒他——除了他的女朋友,她当然最高兴了,有了房子就可以结婚。然而,就在两人举行婚礼前一天晚上,他竟死在了自己屋里——全身皮肤都烂掉了,死状极其惨烈,不忍卒睹。他的死因至今都没查清楚。”庄秋水终于受不了了,似乎看到了自己浑身腐烂的样子,他转头看着尚小蝶说:“听到了吗?这就是去过‘蝴蝶公墓’的下场!”小蝶也早给吓傻了,庄秋水是在责备她吗?他不正是为了她才进入“蝴蝶公墓”的吗?庄秋水完全有理由恨她!宁教授继续说:“还有更奇怪的——‘鬼美人’标本一直放在他实验定的保险箱里,我们后来打开保险箱时,却了发现标本已化为了一堆灰烬。”“听起来像符咒!”“从头到尾都那么不可思议,当我看到他拿出‘鬼美人’标本时,就隐隐觉得他脸上蒙了一层东西。我把这件事告诉孟冰雨,就是为了警告她,让她打消去蝴蝶公墓的念头。”尚小蝶却想到了另一个人:“他是在结婚前夜死的,那他的未婚妻怎么办呢?”“当时,他们都领好结婚证了。”教授指了指办公桌的玻璃台板,“这就有他们的照片。”玻璃台板下压着一张黑白照片,是三个年轻人的合影。左边那人又瘦又高,年纪也稍微长些,一看就知是当年的宁教授。中间那个英俊的青年,梳着当时流行的发型。右边是个年轻女子,长着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美目流盼,风姿绰约,颇似八十年代的电影明星。庄秋水怔怔地看着照片上的女子,低声赞叹:“好漂亮啊!”而小蝶完全傻了,嘴唇抖了半天却说不出话。“左边那个自然就是我了,当中是刚才故事的主人公,我年轻时最好的朋友。右边那个就是他的女朋友,也是我的同事,她叫祝蝶,祝愿的祝,蝴蝶的蝶。”“祝蝶?祝英台的蝴蝶?很好听的名字。”宁教授点了点头:“后来,祝蝶离开了我们研究所,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忽然,小蝶一把推开庄秋水,冲出了办公室。她一直跑到大楼底下,胳膊才被庄秋水抓住,他高声喝道:“你要干什么?在教授面前太失礼了吧?”尚小蝶剧烈地喘息着,表情冷酷怪异,竟让庄秋水感到几丝恐惧。他缓缓放开她的手,发觉这女孩的眼睛里有股邪恶的妖气。终于,她恍惚地回答:“刚才,照片里的女人——是我的妈妈。”

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泡一杯红茶,决定看第三遍〈异度空间〉。
理由其实很简单,很想看看他最后的模样。
  
一个人看,还是第一次。既然看了,就决定不会像以往那样用报纸遮,把声音关掉什么那些幼稚地行为。对于生性胆小异常的我来说,倒是个挑战,尽管是明媚的午后,可开篇有些诡异的音乐还是使我有些发毛,但我不得不承认音乐很美。

“这是你写的?”老头指了指那个本子。

JIM演的这个监狱长大人简直有形有款。想想美国历来的监狱长几乎都是大腹便便油光满面不修边幅的糙老头,而我们的Mr. Hobbes却是穿着精致的三件套西服、听着优雅的古典音乐、认真做着蝴蝶标本的帅小伙(?)。

  
章昕爱上了JIM。这在我看来,最自然不过。不过他们并没有顺理成章地在一起。JIM开始害怕,不敢接受,选择逃避。章昕旧病复发,终于崩溃,导致自杀。父母的到来,使她宣泄所有的怨恨。心结终于打开了。一切似乎都过去了。

从此我开始认真上语文课,一认真才发现以前我对语文的认识有多浅薄,一认真才理解语言的魅力,汉字的美妙,词语的情趣,标点的内涵。我自认为七岁看民间故事,童话大王,十岁读红楼梦简直了不得了,原来我一直在看热闹,浮皮潦草看的是一种自以为是的狂傲少年的感觉。

我在想。。。监狱长大人把牢房设计成全透明的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窥视欲吗?!【咦

  
接下来这段,是我整个过程中最轻松,最惬意的时刻。音乐异常轻快,章昕在春风般美丽的微笑中答应了他的邀请。我没有忽略JIM稍稍有些木衲的表情。(叹!真厉害!哥哥真是一位非常优秀非常专业的演员!)恋爱总是美好的,让人心醉。我喝了一口早以冷却的红茶,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而电影短暂的轻松随着JIM初恋女友父母的出现而消失。

这是在点评我的小说吗?我不服啊,再怎么说我也是有作家梦的。每天晚上都要在我的一个带锁的日记里写写我宏伟的理想的。

咳嗯。。。【正经脸ˊ_>ˋ【滚

==================================================

那天,他从讲台上点着腿走到我的课桌前,我正把头埋在桌洞里。我左边的同桌用胳膊肘捣我一下,我没理睬。我右边的同桌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胳膊,又用脚在课桌地下踢了踢我的脚。我烦了,把脸从桌洞里拽出来,正对上糟老头那张肿胀的胖脸,抽屉里那本《平凡的世界》被他同样肿胀的手拿走了。

算了不管了。下面,请容我先尖叫一下:

  
男孩,女孩,校园,自行车,阳光,小鸟,树林。
betway必威官网,随着音乐中女生优美地吟唱,初恋不可能不美好。
他们为死去的小鸟埋葬。
女孩说: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样?
男孩说:我也死!
女孩说:不行!你要好好得活着。
  
我相信这是女孩的初衷。不然电影不会让鬼魅的脸上流泪。她依然爱他,她要他好好地生活。当年也许只是场误会,但生命只有一次机会。错过了,真的就是错过了。

“书不想要了?”

我们的监狱长大人还十分热衷于用他的手指儿轻轻地抚摸自己的领带儿。监狱长大人,你不知道那地方离喉结很近么?!你知道脑海中那轻抚喉结的画面让人欲火焚身么?!(////////艸///////)

  
看到JIM头猛得被砸时,我心惊肉跳。虽然知道这只是戏,哥哥不会受伤,但还是心痛难当。梦游使JIM把那件尘封的往事重新翻阅出来,虽然他不愿承认这一切。他以为自己早已经忘却,可当这一切全都袒露在朋友,爱人的面前时,他终于爆发了,变得不可理喻,变得歇斯底里。他甚至把责任归给章昕。在即将分手的夜晚,章昕发现JIM在她面前哭泣,痛苦不堪。(我看到了哥哥特有的哭泣,像小孩子受了委屈一样。实在不得不再提下哥哥的演技,如何成功得从痛苦地哭泣瞬间转化得面目狰狞,而不让人觉得刻意和突兀。)我的表情和章昕一样,直到JIM咆哮而逃。

二十年前,我上初三。我左边的同桌和右边的同桌都知道,我喜欢看书,还喜欢写点东西。后来这事儿,让一个糟老头知道了。

掰掰ˊ_>ˋ/

  
JIM很清楚地知道,这一切只是章昕的幻觉,字是她自己写的。他让她安定下来,让她休息。他偷看她的日记,因为可以更快地了解她心魔的原因。12岁时,章昕父母离异后都抛弃了她。长大之后,男友也抛弃了她。章昕的日记让JIM想起了自己的初恋,白衣少女在校园内向他挥手。隐隐地,另一个故事在开始浮现。

糟老头拿出了一沓报纸杂志,我一看,都是一些大报大刊,他的名字和文字都以铅字的形式赫然在目。

还有我觉得啊,JIM那种时不时会出现的用气流发声的讲话方式跟这个角色太契合了有木有!!

  
无法理智地写结尾,我感到很疲惫。惟有祝愿。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异度空间,如果可以,请那里充满快乐,安详,温暖吧。

“要写就好好写,瞎写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我看见老头说话时嘴里蹦出一个唾沫星。

所有的这些,再加上一手好响指和扭脖子的小动作,我们的监狱长大人就是个高傲的抖S傲娇小女王。监狱长大人我真的是抖M请收下我吧!!我愿意成为你手下的小蝴蝶!!【抱大腿【泥奏凯

  
JIM不断看到初恋女友自杀后狰狞的面孔,开始失眠,并且自己作电疗。朋友劝他应该谈恋爱,他开始接受章昕。这段戏,虽然我这么写,在并觉得并不是这么简单。先有因才有果,因为JIM喜欢章昕,潜意识里开始觉得这是对死去女友的背叛,所以幻影越来越频繁。朋友的开导使他明白,他的确需要朋友,需要面对自己的感情。于是他去找了章昕。

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去了糟老头的办公室,大模大样站在他办公桌前,望着天。半天这个糟老头也不搭理我,目不斜视地批作业。我到底还是个孩子,还是女孩子,又自觉过分,终于沉不住气了。

这是一篇监狱长大人的纯脑残粉花痴文,慎点。

  
神经兮兮的房东向她诉说伤心的往事。几年前,一场山顶滑坡,使妻儿双双遇难。至今他还放着一大一小的拖鞋,等她们回来。章昕落荒而逃。在电闪雷鸣的暴雨下,在神经极度衰弱的幻影下,章昕又见到了鬼。(我很诧异徐少强如何会出演这样一个小人物,因为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些乱世英雄。可这里他同样一个神经兮兮的市井小民演绎地入木三分,实在是个亮点!不由要赞一声!)

很快糟老头来信了,看着那一个个厘米见方的字,一横一竖上都带着波纹,我似乎看见他在灯下,眯着肿胀的双眼,用肿胀颤抖的手费力地写信的样子。

(看完POI S03E08的我本来打算开始写那篇下下周要交的一点头绪也没有的一字未动的两万七千字的小说 结果。。。我却跑来了这里ˊ_>ˋ)

  
JIM不断奔跑,近乎于逃命。可到处都是女友鬼魅的模样。终于,JIM来到了高楼天台。我的手抓紧了沙发,这段是我最不愿看到的场面。(看着JIM流泪的脸,很难不把他看成哥哥在流泪。)电影开始回忆那段往事。

正如你所猜想,糟老头是一个老师,还是一个语文老师。以当年我一个半大孩子的眼光来看,糟老头六十多岁,可不嘛,一头乱糟糟的灰白头发,拿粉笔的手还抖啊抖的,眼睛总也睁不开的样子。现在想想不可能,六十多岁的年龄应该退休在家颐养天年了。

要我说,制作蝴蝶标本这种带有杀生性的小爱好简直太适合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脸不红心不跳的监狱长大人。他和所有优雅性感的变态一样,对自己、对别人、对任何事情都要求严格、一丝不苟。甚至在死前的最后一秒他都要求自己不能惊慌失措,就算死也要貌美如花的死去。【误

【引】
2004.11.23
一篇旧文,送给在远方的LESLIE。

十五岁的我,脸皮还很薄。没吃过辣面儿。这个糟老头把我的书收走了,一瘸一拐走到讲台上继续讲课。我坐在下面,面红耳赤,心里委屈的只想哭。凭什么收我书?语文课看小说有什么不对,提高阅读理解能力有什么不对,这个死老头子!我开始不讲道理。

啊!!!!!!!!!!!!!!!!!!!!!!!!!!!!

  
每个人都可能神经脆弱,每个人都可能失眠。JIM对章昕说,失眠就是精神病。但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精神病。人们只是不愿承认这点,而使精神病犹如麻风一样让人躲避。

“老师,你找我?”

  
当章昕把JIM从天台的边缘拉回来时,我双眼模糊一片,泪水纷纷跌落。(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把哥哥拉回来?!)我怔怔地望着屏幕,电影已经落幕,忧伤的音乐中似乎有些许感悟和清醒。

后来我才知道,糟老头死了,原来他肿胀的面容,颤抖的手,是病的。

  
一个人,不能独居很久。人需要朋友,需要闲聊,需要热闹。章昕需要,所以JIM出现了。(哥哥出场,自然惊艳。那年他46岁,依然年轻,依然出众。)JIM是个心理医生,成熟,稳重,给人安定的感觉,这是我第一次看到JIM演讲时的感觉,我相信这也是章昕的感觉。当她打开牛奶糖罐时,我也发出了会心的笑。林嘉欣的笑容确实很美丽,你会觉得一切都很温暖。在他们第一次见面后,她已经开始信任他。对心理医生来讲,病人的信任,很重要。

其实我只看到他的嘴动了几下,有声音传出来,其实根本我没听清他说的什么,但我还是装作听懂的样子点点头。

一百多个字,写了两页纸,每一个字都在颤抖,看得我的心也颤抖起来,震出了泪。

我的脸开始发热。

betway必威官网 1

后来我上了中专,读的管理专业,我就把写作当我的第二专业,我有空就写,写啊写啊,终于有一篇变成铅字了,我给糟老头去了一封信,连同那篇文字。

“看来很有气节啊!不要了我正好捐给学校图书馆。”

时隔多年,我再次提笔追寻我的梦想,又想起糟老头。

我写了一辈子才发表这些豆腐块,你读书都读不明白还想写小说?学好语文是写作的基础,你这根基都不牢!不会走就想跑要摔跤的!

后来,过了许久,我的又一篇文字在省报上发表了。我又给糟老头去了一封信,然而这次,信件被退了回来,信封上赫然盖着印章:查无此人。

文|拾度

拿回我的书和小说,我发现糟老头在我瞎写的小说上做了认真的批注,字很大,拥挤在一起,撑满每一张纸。

看似人畜无害的乖乖女,也有叛逆的心。糟老头一上课,我就低头写东西,他一上课,我就低头写东西。我写呀写,就是不抬头听他讲课。糟老头一瘸一拐又来了,从我的笔下抽走了我写的小说。

糟老头收了我的书,收了我的巨作,还敢找我谈话?我嗤之以鼻,又不敢不去。

“昂,我写的。我......瞎写的。”有点底气不足。

网络

“情节不错,其它的都不行。”糟老头瞥了一眼我的本子。

这个糟老头子,有着一个大肚子,还有一条不利索的腿。

“哦不,要要要。”这回听明白了,赶紧把书抱在怀里。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异度空间,监狱长大人我是抖M请收下我吧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