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仿游戏,还原真实的图灵betway必威官网

多年前我大一的时候,有一门全系公选课叫“信息技术导论”,每一节课讲一个计算机领域的专题,其中一个讲人工智能的专题里,提到了图灵测试。随后我们又知道了计算机领域没有诺贝尔奖,最牛逼的奖项是“图灵奖”。我对这个充满了整个领域的名字产生了好奇,从图书馆里借来一本介绍图灵生平的书,看完之后被这人充满传奇的人生震撼到了……简直就是年度,不对,是二十世纪难得一见的狗血大戏好吗!
这一出狗血大戏终于被搬上了大银幕,而且是由演出过霍金福尔摩斯阿桑奇,开创了“脸的长度决定智商高度”的卷福扮演图灵。作为角色粉 演员粉,我期待了大半年终于等到电影上映,打着鸡血刷完后发现——
呃,除了我全程在花痴卷福之外,这部电影的剧情,还是不错的。只是好像,图灵这个角色有点OOC,和我之前读到的传记(没错,这电影是根据同一本传记改编过来的啊)画风不一样啊!
艾伦•图灵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出身公学,毕业于剑桥国王学院,接受的是腐国传统的精英知识分子教育,从一个方面来说,他一直身在一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只要有科研问题就可以开开心心地活下去的环境里。图灵年轻时害羞而敏感,不善于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情,长开了之后也并不了解人情世故,不懂得使用政治手段达到目的。卷福的图灵,给人们呈现的也是这样一种形象。他埋头工作,不能理解同事们叫他吃饭的意图;他坚持自己的破译方式,手忙脚乱地跟前来视察的军队领导解释(这一段超级可爱)。他甚至连跟妹子求婚都不懂得好好说话……
但是另一方面,现实中的艾伦•图灵,还有这呆萌和毒舌这两项技能……他大概就属于永远不懂得读空气,总是有话直说的那种人。这反而让他赢得了同辈和晚辈的喜爱,他在布莱切利庄园的时候总有一群脑残粉围着。
和电影里对于同性恋身份的怀疑和纠结相反,图灵其实……从来都没掩饰过自己的取向,聊天的时候简直是找到机会就跟同事出柜。当然技术宅们不认同他的取向,却最终还是接受了他。
图灵平时喜欢穿睡衣外面套上运动夹克,而不是电影里那么凸显身材的西装(还好电影选了西装,可以舔舔舔)。正式场合下,他会穿……正装夹克。
图灵喜欢骑自行车和长跑,还差点代表英国参加奥运会呢。所以卷福才会在电影里跑跑跑个不停。而他喜欢长跑的原因呢,是为了纾解没有人和他约的压力(正经脸)。
图灵还有花粉过敏这种有点萌的属性,以至于周围人对他戴着防毒面具上班都见怪不怪。话说我真的好期待卷福眼泪汪汪花粉过敏的样子,或者是防毒面具脸啊!可惜电影里没用这个梗,只在图灵最后跟警探问答时有一句“我花粉过敏”的台词。
图灵还能一口气喝下一品脱的啤酒。看到这里是不是想起了叉男初恋里的X教授!没错最初我对图灵的脑补就是他那样的啊!
图灵还是个写小黄文的大手,这是真的。在他因为同志身份暴露,被警察调查时,警察要求他写陈述报告,他……洋洋洒洒写了五页纸,文辞优美语句流畅,详细生动地描述了他和他当时的情人的关系,警察们都震惊了,没想到这人这么直截了当。
电影里对图灵的同性感情线处理得很含蓄,只提到了他那早早夭折的初恋。没错,克里斯多夫同学是图灵心中永远的白月光,但在这个竹马战不过天降的年代,早早退场的竹马更加……只能出现在记忆里了。其实!图灵在大学里就有了新的恋情啊!还不止一次!剑桥这种地方你懂的,男人们对身体交流蛮放得开。只是图灵似乎是那种把身体和精神交流分得很开的人……这好像也是当时社会里主流的家庭观,性和爱是两回事什么的。图灵有个几乎是克里斯多夫的替身的好基友,两人的友谊从大学一直维持到一起去普林斯顿读博士,但是某次阴差阳错睡在同一张床上时,图灵试图推倒基友未遂,于是这段关系就变成纯友谊了。图灵成名后,还资助过一个正太上学,养成了人家好几年之后正太说叔叔我们不约,图灵又只好退回到一个资助人的位置上了。他还和一位19岁的少年维持过短暂的关系,可惜这段关系最终暴露,也使得图灵的取向被警察发现,而导致了他必须接受激素治疗(可恶的化学阉割)。他的情路……还真每一段都可以脑补出两万字的狗血文啊……
至于在电影里存在感超级高,让人看演员表就怀疑“基佬传记怎么还能有女主角”的,凯拉•奈特莉饰演的琼•克拉克小姐,她确实是图灵唯一一个求过婚的女人。但是!真实的故事比电影里更萌啊!他们并不是在布莱切利庄园才认识的,而是大学就见过面,勉强算是青梅竹马的关系生生被掰成了天降,让我这种幼驯染爱好者好心塞。克拉克也并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害怕伤风败俗而只能在家偷偷工作(虽然她父母确实都是研究神学的),而是真的作为唯一的一名女性,和图灵的小组一起在8号营房一起破译Enigma。电影的改编,让我觉得导演是真的不了解基佬……有哪个基佬会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这么感兴趣,还做半夜爬窗去妹子家这种这么少女漫画的事(虽然电影解释是为了工作),还为了担心妹子的安全而隐瞒俄罗斯特工的事情。卷福演得无比直,他演福尔摩斯都基得无法直视,但是演图灵有一种微妙的直男气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啦。
这还不是电影里最奇葩的改编——电影里,图灵隐瞒了同性恋的取向,向克拉克求婚,直到分手时才说明。这不是妥妥的渣男是什么!而事实是,图灵对克拉克求婚,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当时社会对婚姻的认识:婚姻伴侣不是首先作为性伴侣存在,而更多的是一个“维持家庭的另一半”。所以他求婚的第二天就跟克拉克出柜了,真是有勇气的男人……现在有哪个骗婚基佬敢向老婆出柜啊。而克拉克却没有退却,因为他们双方都觉得,除了身体上不合拍之外,他们的精神世界还是蛮和谐的。这段关系维持了六个月才结束,也是和平分手,他们还是好朋友啦。
要说电影里有没有可以挖掘的基情,应该还是有,马修•古德饰演的国际象棋冠军休•亚历山大,一开始就特别傲娇地跟图灵针锋相对,随后才(转折生硬地)把图灵当成了好朋友,真是好标准的少年漫画里男二号对男主角的态度啊。这两人在现实中也特别萌,图灵刚到布莱切利庄园时,迎接他的就是亚历山大,图灵对他的第一印象特别好。他自己是个社交障碍死宅,而亚历山大和克里斯多夫一样,也是聪明又懂得和人打交道的那一种,于是图灵又很自然地在社交方面对人家各种依赖了。这就是所谓的,“之后爱的每个人都带着初恋的影子”嘛(不对!!)。虽然图灵是破译Enigma的主力,但是这个小团队的领导是亚历山大,因为他更懂得如何和军人们打交道。
电影里有一点遗憾,就是仅用一行字就带过图灵充满悲剧(以及一些浪漫色彩)的死亡。这是个大家都知道的故事,图灵吃了沾有氰化物的苹果,死在家中,只留下咬了一半的苹果。值得一提的是,在图灵年轻时看到《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演出时,曾公开表示喜欢巫婆与毒苹果的句子。一生追求完美的图灵,也许是想在自己被激素治疗侵蚀之前,用自己喜欢的方式结束这一生吧。虽然有点不厚道,我真的挺想看这样一个场景被搬上银幕,超级天才美丽的,平静如同沉睡一般的结局。可惜导演……你为啥不拍这一段。
另一点遗憾,就是在图灵牛逼闪闪的科学贡献,电影只取了最热血的“破解谜机”这一点。其实图灵还有很多其他成就啊!限于篇幅,电影里把好些东西都扔到台词或者细节里了。图灵最出名的,是提出了现代计算机的理论模型,用有限状态机来描述一个可以自我学习的机器。这个机器最早出现在他24岁那年一篇论文的脚注中。他还提出了著名的“图灵测试”,作为一台机器是否具有智能的标准。在电影里,这些都体现在他与调查他的警探的对话中了,他们现场表演了一次图灵测试。图灵去世前几年一直在研究小菊花,呃,是真的菊花,为了研究植物形态里的斐波那契数列。在影片开头,图灵凌乱不堪的公寓里那些复杂的图案,看样子就像是这方面的图。他还和计算机之父(或者之母?取决于攻受)冯•诺伊曼勾搭过,对诺伊曼日后的研究产生了影响。图灵和做信息论的香农也有一腿,之后图灵在贝尔实验室做语音加密,那个系统不能说有多成功,但确实是当时的第一个尝试。图灵还在连鸡都没有的时候就先下了蛋(不对),在连计算机都没有的时候,就写了国际象棋的计算机程序……他的任何一项成绩,都足够我等战五渣仰望一辈子。
说了这么多,如果要客观评价这一部电影,我只能说,它只刻画了图灵波澜起伏的人生中,短短的一小段;也只展现了图灵人格中的一个方面。它能让更多连“图灵”这个名字都没听过的人了解这位伟大的科学家,知道正是他的工作让二战提前结束了好几年。另一方面,图灵的其他科学成就,他性格里果敢、直率的一面,他那狗血淋漓的感情生活,只能在原著传记里找。所以大家快去读传记啊!真是又燃又腐!

开创了“脸的长度决定智商高度”的卷福扮演图灵+贫乳小天后凯拉奈特莉饰演被图灵唯一求过婚的女人。
  
艾伦•图灵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出身公学,毕业于剑桥国王学院,接受的是腐国传统的精英知识分子教育,从一个方面来说,他一直身在一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只要有科研问题就可以开开心心地活下去的环境里。图灵年轻时害羞而敏感,不善于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情,长开了之后也并不了解人情世故,不懂得使用政治手段达到目的。卷福的图灵,给人们呈现的也是这样一种形象。他埋头工作,不能理解同事们叫他吃饭的意图;他坚持自己的破译方式,手忙脚乱地跟前来视察的军队领导解释。他甚至连跟妹子求婚都不懂得说人话,好吧,天才都是如此,譬如《美丽心灵》里的纳什,躺在星光下,鼓足勇气对妹子说了一句:“老妹儿啊,我想同你体液交换”......
  
但是另一方面,现实中的艾伦•图灵,还有这呆萌和毒舌这两项技能,他大概就属于永远不懂得读空气,总是有话直说的那种人。这反而让他赢得了同辈和晚辈的喜爱,他在布莱切利庄园的时候总有一群脑残粉围着。
  
和电影里对于同性恋身份的怀疑和纠结相反,图灵其实……从来都没掩饰过自己的取向,聊天的时候简直是找到机会就跟同事出柜:hi,boy,are you ok?are you gay?当然技术宅们不认同他的取向,却最终还是接受了他。
  
图灵平时喜欢穿睡衣外面套上运动夹克,而不是电影里那么凸显身材的西装(还好电影选了西装,可以舔舔舔)。正式场合下,他会穿……正装夹克。什么鬼?!
  
图灵喜欢骑自行车和长跑,还差点代表英国参加奥运会呢。所以卷福才会在电影里跑跑跑个不停。而他喜欢长跑的原因呢,是为了纾解没有人和他约的压力(正经脸)。 金城武曰:“因为跑步可以将你身体里面的水分蒸发掉,而让我不那么容易流泪,我怎么可以流泪呢?”可能图灵也是这样一个外表木讷内心狂热的闷骚少男郎吧。
  
图灵还有花粉过敏这种有点萌的属性,以至于周围人对他戴着防毒面具上班都见怪不怪。话说我真的好期待卷福眼泪汪汪花粉过敏的样子,或者是防毒面具脸啊!可惜电影里没用这个梗,只在图灵最后跟警探问答时有一句“我花粉过敏”的台词。
  
图灵还能一口气喝下一品脱的啤酒。看到这里是不是想起了叉男初恋里的X教授!没错最初我对图灵的脑补就是他那样的啊!
  
图灵还是个写小黄文的大手,这是真的。在他因为同志身份暴露,被警察调查时,警察要求他写陈述报告,他……洋洋洒洒写了五页纸,文辞优美语句流畅,详细生动地描述了他和他当时的情人的关系,警察们都震惊了,没想到这人这么直截了当,爱一个人有错吗?!
  
电影里对图灵的同性感情线处理得很含蓄,只提到了他那早早夭折的初恋。没错,克里斯多夫同学是图灵心中永远的白月光,但在这个竹马战不过天降的年代,早早退场的竹马更加……只能出现在记忆里了。其实!图灵在大学里就有了新的恋情啊!还不止一次!剑桥这种地方你懂的,男人们对身体交流蛮放得开。只是图灵似乎是那种把身体和精神交流分得很开的人……这好像也是当时社会里主流的家庭观,性和爱是两回事什么的。图灵有个几乎是克里斯多夫的替身的好基友,两人的友谊从大学一直维持到一起去普林斯顿读博士,但是某次阴差阳错睡在同一张床上时,图灵试图推倒基友未遂,于是这段关系就变成纯友谊了。图灵成名后,还资助过一个正太上学,养成了人家好几年之后正太说叔叔我们不约,图灵又只好退回到一个资助人的位置上了。他还和一位19岁的少年维持过短暂的关系,可惜这段关系最终暴露,也使得图灵的取向被警察发现,而导致了他必须接受激素治疗(可恶的化学阉割)。他的情路……还真每一段都可以脑补出两万字的狗血文啊……
  
至于在电影里存在感超级高,让人看演员表就怀疑“基佬传记怎么还能有女主角”的,凯拉•奈特莉饰演的琼•克拉克小姐,她确实是图灵唯一一个求过婚的女人。但是!真实的故事比电影里更萌啊!他们并不是在布莱切利庄园才认识的,而是大学就见过面,勉强算是青梅竹马的关系生生被掰成了天降,让我这种幼驯染爱好者好心塞。克拉克也并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害怕伤风败俗而只能在家偷偷工作(虽然她父母确实都是研究神学的),而是真的作为唯一的一名女性,和图灵的小组一起在8号营房一起破译Enigma。电影的改编,让我觉得导演是真的不了解基佬……有哪个基佬会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这么感兴趣,还做半夜爬窗去妹子家这种这么少女漫画的事(虽然电影解释是为了工作),还为了担心妹子的安全而隐瞒俄罗斯特工的事情。卷福演得无比直,他演福尔摩斯都基得无法直视,但是演图灵有一种微妙的直男气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啦。
  
这还不是电影里最奇葩的改编——电影里,图灵隐瞒了同性恋的取向,向克拉克求婚,直到分手时才说明。这不是妥妥的渣男是什么!而事实是,图灵对克拉克求婚,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当时社会对婚姻的认识:婚姻伴侣不是首先作为性伴侣存在,而更多的是一个“维持家庭的另一半”。所以他求婚的第二天就跟克拉克出柜了,真是有勇气的男人……现在有哪个骗婚基佬敢向老婆出柜啊。而克拉克却没有退却,因为他们双方都觉得,除了身体上不合拍之外,他们的精神世界还是蛮和谐的。这段关系维持了六个月才结束,也是和平分手,他们还是好朋友啦。
  
要说电影里有没有可以挖掘的基情,应该还是有,马修•古德饰演的国际象棋冠军休•亚历山大,一开始就特别傲娇地跟图灵针锋相对,随后才(转折生硬地)把图灵当成了好朋友,真是好标准的少年漫画里男二号对男主角的态度啊。这两人在现实中也特别萌,图灵刚到布莱切利庄园时,迎接他的就是亚历山大,图灵对他的第一印象特别好。他自己是个社交障碍死宅,而亚历山大和克里斯多夫一样,也是聪明又懂得和人打交道的那一种,于是图灵又很自然地在社交方面对人家各种依赖了。这就是所谓的,“之后爱的每个人都带着初恋的影子”嘛(不对!!)。虽然图灵是破译Enigma的主力,但是这个小团队的领导是亚历山大,因为他更懂得如何和军人们打交道。
  
电影里有一点遗憾,就是仅用一行字就带过图灵充满悲剧(以及一些浪漫色彩)的死亡。这是个大家都知道的故事,图灵吃了沾有氰化物的苹果,死在家中,只留下咬了一半的苹果。值得一提的是,在图灵年轻时看到《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演出时,曾公开表示喜欢巫婆与毒苹果的句子。一生追求完美的图灵,也许是想在自己被激素治疗侵蚀之前,用自己喜欢的方式结束这一生吧。虽然有点不厚道,我真的挺想看这样一个场景被搬上银幕,超级天才美丽的,平静如同沉睡一般的结局。可惜导演……你为啥不拍这一段。不过每个在莱切利园里工作过的人都对那段解密历史闭口不谈,而当图灵被控告行为不端,站上法庭时,他也从来没有举起手,他说“我不会否认这个事实,但也不会承认我有罪,因为我的所为并不是罪行”。图灵的离奇死亡是人们对他为数不多的了解之一。1954年的7月7日,在以“化学阉割”(即绝育手术)为由躲过牢狱之灾后,图灵因食用浸染过氰化物溶液的苹果,在家中倒地身亡。导演不想在屏幕上看到他自杀,而希望通过这部电影展现阿兰•图灵传奇的一生以及伟大的成就。责任和道德告诉我们关注这些比大力刻画他的自杀过程更为重要。
  
另本片有一点遗憾,就是在图灵牛逼闪闪的科学贡献,电影只取了最热血的“破解谜机”这一点。其实图灵还有很多其他成就啊!限于篇幅,电影里把好些东西都扔到台词或者细节里了。图灵最出名的,是提出了现代计算机的理论模型,用有限状态机来描述一个可以自我学习的机器。这个机器最早出现在他24岁那年一篇论文的脚注中。他还提出了著名的“图灵测试”,作为一台机器是否具有智能的标准。在电影里,这些都体现在他与调查他的警探的对话中了,他们现场表演了一次图灵测试。图灵去世前几年一直在研究小菊花,呃,是真的菊花,为了研究植物形态里的斐波那契数列。在影片开头,图灵凌乱不堪的公寓里那些复杂的图案,看样子就像是这方面的图。他还和计算机之父(或者之母?取决于攻受)冯•诺伊曼勾搭过,对诺伊曼日后的研究产生了影响。图灵和做信息论的香农也有一腿,之后图灵在贝尔实验室做语音加密,那个系统不能说有多成功,但确实是当时的第一个尝试。图灵还在连鸡都没有的时候就先下了蛋(不对),在连计算机都没有的时候,就写了国际象棋的计算机程序……他的任何一项成绩,都足够我等战五渣仰望一辈子。
  
说了这么多,如果要客观评价这一部电影,我只能说,它只刻画了图灵波澜起伏的人生中,短短的一小段;也只展现了图灵人格中的一个方面。它能让更多连“图灵”这个名字都没听过的人了解这位伟大的科学家,知道正是他的工作让二战提前结束了好几年。另一方面,图灵的其他科学成就,他性格里果敢、直率的一面,他那狗血淋漓的感情生活,也只能在原著传记里找了。

  下文字转自豆瓣

模仿游戏,谁又在模仿谁!

-------------------- 我是来安利图灵传的分割线 -------------------
看到很多小伙伴因为电影的缘故,想要去读原作传记,真是太好了 XD 与其逐一回复豆油,不如在这边就把书名和链接放出来给大家吧:
中文版戳这里: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1541213/
《艾伦·图灵传》,作者:安德鲁霍奇斯,译者:孙天齐,出版社: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转自: 豆瓣猫饼干

多年前我大一的时候,有一门全系公选课叫“信息技术导论”,每一节课讲一个计算机领域的专题,其中一个讲人工智能的专题里,提到了图灵测试。随后我们又知道了计算机领域没有诺贝尔奖,最牛逼的奖项是“图灵奖”。我对这个充满了整个领域的名字产生了好奇,从图书馆里借来一本介绍图灵生平的书,看完之后被这人充满传奇的人生震撼到了……简直就是年度,不对,是二十世纪难得一见的狗血大戏好吗! 

betway必威官网 1

英文版戳这里:
《Alan Turing: The Enigma》 by Andrew Hodges.

  这一出狗血大戏终于被搬上了大银幕,而且是由演出过霍金福尔摩斯阿桑奇,开创了“脸的长度决定智商高度”的卷福扮演图灵。作为角色粉 演员粉,我期待了大半年终于等到电影上映,打着鸡血刷完后发现—— 

作为一只每天硬着头皮学习office应用的电脑白痴,本小编近日一直饱受计算机的毒害。今天,就来观看了一部同学极力推荐的关于计算机的电影——《模仿游戏》。该电影改编自安德鲁·霍奇斯所写的传记《艾伦·图灵传》,影片讲述了计算机天才艾伦·图灵的传奇一生,作为一位伟大的英国数学家及逻辑学家,图灵曾在二战期间破解德国著名的密码Enigma,被誉为“计算机科学之父”。(度娘说的)

  呃,除了我全程在花痴卷福之外,这部电影的剧情,还是不错的。只是好像,图灵这个角色有点OOC,和我之前读到的传记(没错,这电影是根据同一本传记改编过来的啊)画风不一样啊! 

但是,在我认真观看的两个小时内,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震撼以及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任务。

  艾伦•图灵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出身公学,毕业于剑桥国王学院,接受的是腐国传统的精英知识分子教育,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一直身在一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只要有科研问题就可以开开心心地活下去的环境里。图灵年轻时害羞而敏感,不善于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情,长开了之后也并不了解人情世故,不懂得使用政治手段达到目的。卷福的图灵,给人们呈现的也是这样一种形象。他埋头工作,不能理解同事们叫他吃饭的意图;他坚持自己的破译方式,手忙脚乱地跟前来视察的军队领导解释(这一段超级可爱)。他甚至连跟妹子求婚都不懂得好好说话…… 


  但是另一方面,现实中的艾伦•图灵,还有这呆萌和毒舌这两项技能……他大概就属于永远不懂得读空气,总是有话直说的那种人。这反而让他赢得了同辈和晚辈的喜爱,他在布莱切利庄园的时候总有一群脑残粉围着。 

这部电影让我想到之前的另一部也是真实故事改编的,讲述患有精神分裂症的数学天才纳什的一生,同样的两小时,但却让人印象十分深刻。(题外话了)

  和电影里对于同性恋身份的怀疑和纠结相反,图灵其实……从来都没掩饰过自己的取向,聊天的时候简直是找到机会就跟同事出柜。当然技术宅们不认同他的取向,却最终还是接受了他。 

betway必威官网 2

  图灵平时喜欢穿睡衣外面套上运动夹克,而不是电影里那么凸显身材的西装(还好电影选了西装,可以舔舔舔)。正式场合下,他会穿……正装夹克。 

而这个模仿游戏呢,我觉得是不够深刻的很浅显的。首先我们来讲图灵是谁,通过影片我知道他是个GAY,在当时的英国是一种犯罪的行为,然后这个图灵是个天才,他与众不同,不懂的人情世故,只懂研究,喜爱填字游戏。因为他的古怪所以时常被人欺负,唯有一个好伙伴对他不离不弃,我想,这些就是造成他孤僻又执着的原因。

  图灵喜欢骑自行车和长跑,还差点代表英国参加奥运会呢。所以卷福才会在电影里跑跑跑个不停。而他喜欢长跑的原因呢,是为了纾解没有人和他约的压力(正经脸)。 

影片主体讲述在英德两个交战的时候他与他的团队协助军方破解德国的著名密码系统Enigma,帮助盟军取得了二战的胜利。而其中因为图灵跟其他人相处不来矛盾重重作为重点,而后又渐渐被周围人所包容和接纳,但其中不乏各种以其同性恋者身份作为要挟的间谍、长官等等。这样的情节总让人感到这个天才在生活中过得有多悲凉和辛酸,即使他为二战做了极大地贡献。

  图灵还有花粉过敏这种有点萌的属性,以至于周围人对他戴着防毒面具上班都见怪不怪。话说我真的好期待卷福眼泪汪汪花粉过敏的样子,或者是防毒面具脸啊!可惜电影里没用这个梗,只在图灵最后跟警探问答时有一句“我花粉过敏”的台词。 

然而作为一个同性恋,图灵却还是喜欢上了女主并对其求婚,而在后来有人以女主的安全作为要挟以至于图灵选择对女主坦诚自己gay的身份并逼迫其离开。但是女主作为一个先进知性女青年并没有带着世俗的眼光去对待他,反而一直以朋友的身份关心他。直至后来二战结束,拥有如此巨大贡献的图灵却被以“同性恋罪”判刑做了化学阉割之时,已经另嫁他人的女主还在想办法另其免受苦难。有人说,图灵作为一个同性恋者,一直在伪装自己,模仿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伪装并克制隐藏。

  图灵还能一口气喝下一品脱的啤酒。看到这里是不是想起了叉男初恋里的X教授!没错最初我对图灵的脑补就是他那样的啊! 

betway必威官网 3

  图灵还是个写小黄文的大手,这是真的。在他因为同志身份暴露,被警察调查时,警察要求他写陈述报告,他……洋洋洒洒写了五页纸,文辞优美语句流畅,详细生动地描述了他和他当时的情人的关系,警察们都震惊了,没想到这人这么直截了当。 

然后最重要的东西是,当我在豆瓣阅读其他影评的时候,我才发现这部电影对于原作的改编实在是太大了,导演对故事主人公的人格特点做了自己的理解而使得这个人物并不够真实而又灵性。所以,我截取了几段别人的影评。

  电影里对图灵的同性感情线处理得很含蓄,只提到了他那早早夭折的初恋。没错,克里斯多夫同学是图灵心中永远的白月光,但在这个竹马战不过天降的年代,早早退场的竹马更加……只能出现在记忆里了。其实!图灵在大学里就有了新的恋情啊!还不止一次!剑桥这种地方你懂的,男人们对身体交流蛮放得开。只是图灵似乎是那种把身体和精神交流分得很开的人……这好像也是当时社会里主流的家庭观,性和爱是两回事什么的。图灵有个几乎是克里斯多夫的替身的好基友,两人的友谊从大学一直维持到一起去普林斯顿读博士,但是某次阴差阳错睡在同一张床上时,图灵试图推倒基友未遂,于是这段关系就变成纯友谊了。图灵成名后,还资助过一个正太上学,养成了人家好几年之后正太说叔叔我们不约,图灵又只好退回到一个资助人的位置上了。他还和一位19岁的少年维持过短暂的关系,可惜这段关系最终暴露,也使得图灵的取向被警察发现,而导致了他必须接受激素治疗(可恶的化学阉割)。他的情路……还真每一段都可以脑补出两万字的狗血文啊…… 

图灵是个写小黄文的大手,这是真的。在他因为同志身份暴露,被警察调查时,警察要求他写陈述报告,他……洋洋洒洒写了五页纸,文辞优美语句流畅,详细生动地描述了他和他当时的情人的关系,警察们都震惊了,没想到这人这么直截了当。

  至于在电影里存在感超级高,让人看演员表就怀疑“基佬传记怎么还能有女主角”的,凯拉•奈特莉饰演的琼•克拉克小姐,她确实是图灵唯一一个求过婚的女人。但是!真实的故事比电影里更萌啊!他们并不是在布莱切利庄园才认识的,而是大学就见过面,勉强算是青梅竹马的关系生生被掰成了天降,让我这种幼驯染爱好者好心塞。克拉克也并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害怕伤风败俗而只能在家偷偷工作(虽然她父母确实都是研究神学的),而是真的作为唯一的一名女性,和图灵的小组一起在8号营房一起破译Enigma。电影的改编,让我觉得导演是真的不了解基佬……有哪个基佬会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这么感兴趣,还做半夜爬窗去妹子家这种这么少女漫画的事(虽然电影解释是为了工作),还为了担心妹子的安全而隐瞒俄罗斯特工的事情。卷福演得无比直,他演福尔摩斯都基得无法直视,但是演图灵有一种微妙的直男气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啦。 


  这还不是电影里最奇葩的改编——电影里,图灵隐瞒了同性恋的取向,向克拉克求婚,直到分手时才说明。这不是妥妥的渣男是什么!而事实是,图灵对克拉克求婚,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当时社会对婚姻的认识:婚姻伴侣不是首先作为性伴侣存在,而更多的是一个“维持家庭的另一半”。所以他求婚的第二天就跟克拉克出柜了,真是有勇气的男人……现在有哪个骗婚基佬敢向老婆出柜啊。而克拉克却没有退却,因为他们双方都觉得,除了身体上不合拍之外,他们的精神世界还是蛮和谐的。这段关系维持了六个月才结束,也是和平分手,他们还是好朋友啦。 

这还不是电影里最奇葩的改编——电影里,图灵隐瞒了同性恋的取向,向克拉克求婚,直到分手时才说明。这不是妥妥的渣男是什么!

  要说电影里有没有可以挖掘的基情,应该还是有,马修•古德饰演的国际象棋冠军休•亚历山大,一开始就特别傲娇地跟图灵针锋相对,随后才(转折生硬地)把图灵当成了好朋友,真是好标准的少年漫画里男二号对男主角的态度啊。这两人在现实中也特别萌,图灵刚到布莱切利庄园时,迎接他的就是亚历山大,图灵对他的第一印象特别好。他自己是个社交障碍死宅,而亚历山大和克里斯多夫一样,也是聪明又懂得和人打交道的那一种,于是图灵又很自然地在社交方面对人家各种依赖了。这就是所谓的,“之后爱的每个人都带着初恋的影子”嘛(不对!!)。虽然图灵是破译Enigma的主力,但是这个小团队的领导是亚历山大,因为他更懂得如何和军人们打交道。 

而事实是,图灵对克拉克求婚,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当时社会对婚姻的认识:婚姻伴侣不是首先作为性伴侣存在,而更多的是一个“维持家庭的另一半”。所以他求婚的第二天就跟克拉克出柜了,真是有勇气的男人……现在有哪个骗婚基佬敢向老婆出柜啊。

  电影里有一点遗憾,就是仅用一行字就带过图灵充满悲剧(以及一些浪漫色彩)的死亡。这是个大家都知道的故事,图灵吃了沾有氰化物的苹果,死在家中,只留下咬了一半的苹果。值得一提的是,在图灵年轻时看到《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演出时,曾公开表示喜欢巫婆与毒苹果的句子。一生追求完美的图灵,也许是想在自己被激素治疗侵蚀之前,用自己喜欢的方式结束这一生吧。虽然有点不厚道,我真的挺想看这样一个场景被搬上银幕,超级天才美丽的,平静如同沉睡一般的结局。可惜导演……你为啥不拍这一段。 

而克拉克却没有退却,因为他们双方都觉得,除了身体上不合拍之外,他们的精神世界还是蛮和谐的。这段关系维持了六个月才结束,也是和平分手,他们还是好朋友啦。

  另一点遗憾,就是在图灵牛逼闪闪的科学贡献,电影只取了最热血的“破解谜机”这一点。其实图灵还有很多其他成就啊!限于篇幅,电影里把好些东西都扔到台词或者细节里了。图灵最出名的,是提出了现代计算机的理论模型,用有限状态机来描述一个可以自我学习的机器。这个机器最早出现在他24岁那年一篇论文的脚注中。他还提出了著名的“图灵测试”,作为一台机器是否具有智能的标准。在电影里,这些都体现在他与调查他的警探的对话中了,他们现场表演了一次图灵测试。图灵去世前几年一直在研究小菊花,呃,是真的菊花,为了研究植物形态里的斐波那契数列。在影片开头,图灵凌乱不堪的公寓里那些复杂的图案,看样子就像是这方面的图。他还和计算机之父(或者之母?取决于攻受)冯•诺伊曼勾搭过,对诺伊曼日后的研究产生了影响。图灵和做信息论的香农也有一腿,之后图灵在贝尔实验室做语音加密,那个系统不能说有多成功,但确实是当时的第一个尝试。图灵还在连鸡都没有的时候就先下了蛋(不对),在连计算机都没有的时候,就写了国际象棋的计算机程序……他的任何一项成绩,都足够我等战五渣仰望一辈子。 


  说了这么多,如果要客观评价这一部电影,我只能说,它只刻画了图灵波澜起伏的人生中,短短的一小段;也只展现了图灵人格中的一个方面。它能让更多连“图灵”这个名字都没听过的人了解这位伟大的科学家,知道正是他的工作让二战提前结束了好几年。另一方面,图灵的其他科学成就,他性格里果敢、直率的一面,他那狗血淋漓的感情生活,只能在原著传记里找。所以大家快去读传记啊!真是又燃又腐!

和电影里对于同性恋身份的怀疑和纠结相反,图灵其实……从来都没掩饰过自己的取向,聊天的时候简直是找到机会就跟同事出柜。当然技术宅们不认同他的取向,却最终还是接受了他。

先说我是完全不腐的程序媛,本来完全是出于对于大神的崇拜和技术的好奇去看传记的,顺便填补对计算机学史的知识空白。之前看电影的时候心里还默默吐槽,觉得对chris这一段感情煽得太过,略流俗,可是看完传记前两章之后发现这一段初恋确实是图灵人生中具有defining意义的事件。(当然鉴于传记作者本人是个基佬,可能会带主观因素和有所偏差。但是传记不是简历,确实是需要作者的解读的。对于图灵这样一个性取向是主要矛盾的人物,我想不到比同是基佬 数学家的 Andrew Hodges更合适的解读者。) 

看完别人的评论之后真的好想去看看原作!好吧,这才是我的真实目的,导演没有让这部剧基情下去估计是我看完没有太多感触的原因。

图灵小时候完全不是一个学霸,甚至一度到了混不下去的程度。很大原因是他不愿被教育,因为那个时代英国传统公学的“显学”还是文史,自然科学算是非主流。同时他那种不会读空气和自己在小天地里自娱自乐的性格,与公学追求制度,服从,光荣,传统的气氛格格不入。结果就是他被同学欺负,然后又不是那种虽然跟同学关系不好但是凭成绩好受老师喜欢的学生。他成绩一般,作文尤其烂,就连他自己最引以为豪的数学证明都写不清楚。 

betway必威官网 4

虽然传记上还是写说图灵一如既往的很出世,丝毫不在意这些所谓的“失败”,但是chris作为一个跟他完全相反的公学“高帅富”的出现还是像一道闪电一样打中了图灵。chris在理工方面的天赋和热情跟图灵一样好,甚至更胜一筹。同时这个爱好完全不影响他在其他学科的优秀成绩,人际上也很受同学欢迎。我感觉chris的出现终于把图灵的生活跟现实,体系,制度连接起来,他这才意识到原来像他那样的人,也可以和体制和平相处。他开始意识到把自己的想法跟外界分享的重要性,终于开始重视作文和遵循formal的数学证明。抱着这种“我也要和chris做得一样好的心情”,图灵后来渐渐在公学越混越好,最后还成为了优秀毕业生,拿到了国王学院的奖学金。 

我就随便说说,你就随便看看。

图片:电影《模仿游戏》

—END—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模仿游戏,还原真实的图灵betway必威官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