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最高形式

代替性防卫机制是用另一样事物去代替自己的缺陷,以减轻缺陷的痛苦。这种代替物有时是一种幻想,因为现实上得不到实体的满足,便以幻想在想像世界中得到满足,有时用另一种物件去补偿因缺陷而受到的挫折。
——《自我与心理防卫机制》

这一周都在学习人工智能,心里就一直想写写这个话题,李笑来老师说,最好的学习方法就是教别人,而写作又是教别人的最好方法。但是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又觉得自己“不要脸”。 我一个村姑也好意思大言不惭地谈这个最流行,最前沿的话题,的确不好意思,思路混乱,不知从何写起?写到哪里算哪里吧!

图灵测试是阿兰·图灵在1950年设计出来的,如果电脑能在5分钟内回答由人类测试者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且超过30%的回答让测试者误认为是人类所答,那么电脑就算是通过了图灵测试。

选择看这部电影,不是因为主演是本尼迪巴特•康伯巴奇,虽然他演技很好,但是他出场的时候没有马丁•福瑞曼的旁边还是有点别扭。也不是因为女主角是凯拉•奈特莉,虽然她很漂亮,但是我还是只习惯她站在起伏不定的海盗船上戴着海贼帽,扛着西洋剑,在加勒比海上与戴维•琼斯对抗。

先啰嗦点关于片子的花絮吧。片名模仿游戏出自著名的“图灵测试”,即电脑能在5分钟内回答由人类测试者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且其30%的回答让测试者误以为是人类所答,则电脑通过测试,具备人工智能。也就是说,计算机成功“模仿”了人类。或许这是命运,在图灵逝世60周年的那一天,图灵测试出现了首个“通过者”。尽管如此,他也只是模仿了30%的人类,不过对图灵来说,已是最好的告慰。
当这一天来到,历史的阴影终究曝于阳光之下,人们都说,他非人的遭遇更映衬了他的伟大;还有人说,他几乎存在于人类近100年历史的角角落落,只是我们视而不见,就连他自杀咬下的毒苹果,都被人引申成了苹果公司logo的来源——虽然苹果否认了,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好的遐想呢?
在满堂的赞赏与掌声中,我仿佛看到了图灵泣到抽搐的背影。他不要伟大,他只要陪伴——尽管,那个人已经不能再陪伴着他,但他已找到最好的代替。

最早接触人工智能这四个字应该是2015年,那时候我看了《图灵传》,图灵是人工智能之父,他发明了图灵机,图灵机是一个抽象的机器,用来模拟人们用纸笔进行数学运算,算是最早的计算机雏形吧!

在人工智能这个领域里,图灵测试是一个门槛。只有在电脑能够通过图灵测试的前提下,我们才说它具备了足够的人工智能。比如说Apple的Siri,虽然形式上,用户仿佛是在和一个人对话,但在过程里,用户是可以非常明显地感受到Siri对话的生硬,换句话说,我们知道我们只不过是在和一个机器(或者说算法)在对话,它根据我们说的话,进行语音识别,然后去搜索匹配我们的回答——充其量,这只能算是一种更加高级的搜索,还远远谈不上人工智能。

看这部电影,是因为电影讲述的是图灵。

在电影里,图灵的扮演者“卷福”本尼迪克特·康博巴奇在最后入戏太深,据说在片场哭泣得不能自已,想必是完完全全体会到在那波澜壮阔的破译密码背后,隐藏着怎样动人的情感。当曲终人散的片尾曲响起,他对着自己深爱的机器声嘶力竭地喊出:“ I don't want to be alone”的时候,他积压多年的心理防线终于彻底崩塌。他不是无缘无故地想出“图灵测试”的,他最渴望的一定是克里斯托弗能通过测试,能真正地代替他的爱人。在他眼里,它从来不是机器,他是自己最深爱的人。

图灵在1951年提出了著名的图灵测试,是对机器的人工智能性所做的一项测试,说来也很简单,就是让测试者与被测试者(一个人和一台机器)隔开的情况下,他们之间,可以通过屏幕和键盘对话。进行多次测试后,如果有超过30%的测试者不能确定出被测试者是人还是机器,那么这台机器就通过了测试,并认为机器是具有人工智能。

片中的Ave应该是一种非常高级的人工智能了。而对它进行图灵测试,一个最简单直接又有效的方式,那就是和它生活在一起,一起谈话一起交流,如果你觉得是“她”而不是“它”,那么便是通过了图灵测试。

图灵,伟大的数学家。他的伟大之处不只在于二战期间破译德军的恩格尼码,提前两年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也不在于为了自尊而用那颗浸泡了氰化物的苹果完结自己年仅41岁的生命,更在于他的图灵机和图灵测试。

为了纪念他,大家把机器改名叫图灵机,对他而言,最终以这样的方式和自己心里的soul mate合二为一,真不知道是幸福,还是痛楚。但至少,他们在一起了。

那什么是人工智能呢?就是机器能够代替人类一样去思考,去行动,甚至是超越所有人类智能活动,回顾人工智能过去的半个世纪多的发展历史,今天它已经站在了一个“新风口”的地位,令人唏嘘不已。

但问题是,当一个机器具备了高级智能之后,它便算是能够进行自主思考了——它怎么还会随你摆布?

影片中的克里斯托弗作为破译机,它的本质是电子大脑。在片尾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得知图灵机就是如今电脑,虽然如今我敲打着键盘也要感谢乔布斯先生对家用电脑的研发,但是图灵先生的贡献仍然是不可磨灭的,至少大大地推进了第三次科技革命的发展。

我们来设想一下图灵测试的情景:

因而Ave在面对图灵测试时另辟跷径——我不是要用你的游戏方式来通过测试,我要用我的方式来通过测试。

而图灵测试,就是人工智能AI研发的理论之一,科幻迷对这个概念都会很熟悉。这个测试,就是让人类在不知道测试者的真实身份时,对测试者提出一系列的问题,并要求测试者进行回答。根据测试者的回答,人类应作出判断,测试者究竟是人类还是机器。这是检验人工智能的著名测试,不但可以用来检验机器的发展水平,还可以向人类发出提防人工智能的警告。然而有一件既值得喜悦,也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事情在2014年发生了,那就是有一款名为尤金•古斯特曼的软件成功通过了图灵测试。不过这件事情的发生也符合图灵五十多年前的预言。

第一次提问: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对于Ave而言,搜索引擎不是一种收集信息的方式,而它本身就是她的思考方式,Ave通过这种方式来学习。所以这便是人工智能的可怕之处,它可以以比人类快得多得速度去学习,而且只要它接入网络,它能学习的东西几乎是无限的,同时它本身也是无限的!

电影能够在纪录片画面与影片画面之间切换自如,在轰炸中玩填字游戏的百姓,在英国废墟中铲土的孩子,烽烟飘起的塔楼在破坏的街头里的画面切割十分漂亮。

回答:我会。

所以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这样一个具备高等智慧,会自主学习的东西被创造出来之后,慢慢地它还会那么温顺地做一个“奴隶”吗?

整部电影用三条时间线并驾齐驱,分别是图灵的少年时代,密码破译时代,和被捕时代。三条时间线不断地来回切换,在一开始,观众对电影的安排可能会有点茫然,但是随着对图灵和剧情的深入了解,这种时间段切换就变成对图灵人生轨迹跌宕起伏的一曲奏乐。学生时代的美好与羞涩,战后时代的孤独与寂寥,两者的衬托让作为主线剧情的密码破译时代显得更加辛酸与艰苦,一个不世出的天才,只因为自己基因层面对性取向的异常,在时代的大背景下只能变得厌世,不堪,痛苦,逃避现实,离群独影。

第二次提问: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对于要被图灵测试的Ave,你知道它是机器人,它怎么来通过你的图灵测试?这里的关键可能是,Ave也知道你知道她是机器人!Ave也知道图灵测试!Ave也知道你将怎么样来对她进行图灵测试!

。三条时间线终点的悲剧一同涌出,仿佛月夜下大海的潮水那般汹涌澎拜,学生时代暗恋男生的病逝,破译时代工作文件不留痕迹,战后时代被激素折磨后自杀,三段剧情的终结仿佛组合成一个巨大的铁锤,一起将影片前面梦境似的美好统统击碎。

回答:我会,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

知己知彼。

我在网上看过,说真实的图灵与《模仿游戏》中的图灵大不相同。真实的图灵好像更可爱,他跟人很合得来,他会勾搭小组里面的男破译员,他让情报与美军共享,他会德语,他跑步很厉害,他也爱那个跟他订婚的女孩。但是讲述真实的图灵,与虚构一个大家想象中的图灵相比,似乎会没那么讨好观众。

第三次提问:请再回答一遍,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所以说,当电脑能够通过图灵测试,或许还算不上什么。但当它知道如果去对抗你的图灵测试,那才是高级的人工智能。Ave做到了,那个侍女机器人也是。她们的心机,跟人类相比有过而无不及。这不是一个简单地通过图灵测试的问题,而是具备了如此高的智能的机器人,设计巧妙地隐藏自己,并利用测试者的心理,企图最后获得自由。

然而我尚未深入了解过图灵,只知道他是计算机领域的神级存在,跟他媲美的恐怕只有冯•诺依曼。我也知道他研究过菊花。我也知道他在就连计算机都没有的时候就开始写国际象棋的计算机程序。

回答:你烦不烦?你为什么老问这个问题?

所有我们又可以想到,在这之前的机器人三定律,它和人工智能就是想违背的。如果一个机器人具备了足够的人工智能,它就会跟常人无异,它就会具有自主意志,它就不再是你的——它会觉得它是你的奴隶。你怎能指望这样的一个机器人会想你遵守三定律。

最后,我很清楚地知道,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天才,但是我所了解的,所描述的图灵只是电影经过艺术加工后的人物形象。

不用费力,就可以感觉出来,这是人的回答。如果同样的问题问机器呢?

这可能就是造物的最高层次。我们建造了机器人,然后算法赋予它们智慧。

是他,亲自写了一封信让人帮忙带到唐宁街10号,要求丘吉尔主持公道。

第一次提问: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就像我们自己本身一样,基因赋予了我们思想和智慧——这何尝又不是一种算法呢,我们不外也是在基因的算法之下去进行各种行为。我们对我们自己是通过了图灵测试,但这一切也不都是基因赋予的“算法”让我们得以具备这样的智能。

是他,无视他人轻蔑的目光,把琼•克拉克带入了破译小组。

回答:我会。

我们不过也是另一种程度的“人工智能”的产品罢了。机器人是程序算法的机器,而我们是基因的机器。

是他,抛弃传统的人工计算方法,让全部人都大吃一惊,决心要用一部机器去对抗另一部机器。

第二次提问: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是他,手握可以拯救一艘船舰的情报,却能够置数百人性命不顾,为了战局的发展而狠下心来隐藏已经破译德军机器的秘密,只愿意向英国最高层递交情报。

回答:我会。

是他,站在明亮的火光和漫天飞舞的卷宗之中,静静地将自己的工作扔进熊熊烈焰里。

第三次提问:请再回答一遍,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是他,在漫长的人生中选择了科学和尊严。

回答:我会。

他做的事情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以至于他成为一个备受冷落的异类。

这个测试看起来很简单,但是机器要通过这样的测试可是到了2014年的时候,才有一台机器可以完完全全像人一样的去思考。

总有人尝试无人敢想之事。人类的发展正需要这些敢尝试无人敢想之事的人,这些人只要别反人类反社会,他们个体的差异没必要去干涉和纠正。如果刻意地要去改造他们,那么只可能适得其反。

2016年关于人工智能最轰动的新闻,就是AlphaGo战胜了围棋高手李世石!另外一个叫Watson的机器人,花了几秒钟的时间就阅读了一位作家的名著,然后给出了自己的评论和感想。

失去这些人才,是人类极大的损失。

AlphaGo和Watson 让我们感觉很厉害,但是他们却不能通过图灵测试。AlphaGo战胜李世石的比分是4:1,也就是他也输过一次,输掉的那晚,它没有情绪,也不需要接受记者采访,不需要吃饭和睡觉,连夜又跟自己下了一百万盘围棋。

我们需要这些人,因为总要有人尝试无人敢想之事。

在未来五到十年之后,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变得再也跟现在不一样。在中国,大概70%几的职业会被人工智能替代。就像蒸汽机时代,汽车终将会替代马车,汽锤发明以后,铁匠终会失业一样,京东的新年年会上刘强东也说,未来他们使用机器人送快递。

                                                                             2015/8/9(观影日)
                                                                             2015/8/9(影评日)
                                                                                              双月鲲鹏
                                                                                                         家

人工智能不是复制人类,人工智能不是人的延伸,人工智能就是人的替代。他是一个又勤奋又听话,可以24小时不间断学习拥有超过人类几百倍,几千倍记忆力,存储量和无限的精力,大家也可以叫它“别人家的完美小孩”。

ps:这部2014年的电影没有去电影院看,排期少,而且在中国上映的时候,我身在贵州。这部电影只是有点gay而已,不算特别gay,所以没关系啦。

人工智能作为一个机器,它没有感情,没有人类的认知,它可以替代人类的工作,它是每一个家长都渴望得到的完美小孩,你期待它的到来吗?明天待续。。。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最高形式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