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差一口气,模仿游戏

影片的三线叙事是值得称道的聪明技巧,这是目前拍摄传记片的一个比较高明的办法,将被叙述者的人生撕裂为几个高光的片段,然后以导演和编剧的叙事逻辑和主观看法,来重新塑造拼贴被叙述者的一生,从而让故事本身呈现出一种高于其人生的艺术价值和情感共鸣。这样做就不用怕整部影片找不到情绪落脚点与高潮,可惜的是,这三线叙事编的容易,执行起来却不尽如人意。
  
  阿兰图灵在二战中破解密码的故事是主干剧情,着墨最多也是最惊心动魄的部分。穿插进来的,是少年图灵的少年爱情故事线,这是全片的戏肉和灵魂,它应该像某种呼吸般藏在全片的情绪深处。阿兰图灵战后被调查最后因性取向而被人惩处的部分,是全片倒叙的起始以及支撑全片的底子,同时也应该是全片情绪上的高潮以及释放地带。可惜的是,我们看到的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本片的主干部分,过分拘泥于破解密码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的冲突表现也很单一),缺少阿兰图灵与他人的互动(其他配角全都是单薄的纸片人)和他自身与自身的情感互动,这段故事说白了是程式化的,对推动和填补这个人物的灵魂与性格是真空的;而全片的戏肉又是碎片化的简单呈现,独属于初恋的细节被尽可能的消减,导致爱情离逝的戛然而止也让观者徒留错愕而无较大的伤感。主干和戏肉的孱弱,直接导致了后面本该营造的情感高潮力度不足,阿兰后半部分的悲情人生本应挥毫泼墨,本应与片中最振奋人心的桥段形成互相抗衡的冷暴力,但却被消减为一幕场景,一个颤抖和一场哭戏。很遗憾的,最荡气回肠的情绪释放点就这样被导演错过去了。
  
  当然,即使是这样,我们也要感激导演的一个艺术再造,那就是阿兰·图灵设计的机器被命名为恋人的名字(这与史实不符),而他之所以选择化学阉割而非监狱生活,就是因为他不想和他的机器(唯一的恋人)分开。这才可以解释他一生的悲剧,那就是孤独,是一个不被世人所容的异类的爱的缺失,这种由缺失而导致的旷世孤独在前面的主干情节中基本没有具体表现,而此段掀起情感高潮的,只是卷福声泪俱下的表演,其余的全都交给了观众的脑补(虽然补完之后依然让人怅然不已)。当然,卷福的表演是到位的,他将阿兰的傲慢、激情、智慧、避世和痛苦都表现的非常生动,即使在本片不少较为低级的情感桥段中,他的表演依然真实可信让人目不转睛。

这是今年我最期待的一部电影,但很遗憾的是,成片观完后并不尽如人意。本片的剧本曾经名列好莱坞剧本黑名单之列,其质素自然不用怀疑,但较为可悲的是,导演莫腾·泰杜姆对于这个剧本过于亦步亦趋,对于阿兰·图灵这个传奇人物一生的拍摄又过于敬畏谨慎,导致整部影片的格局过于工整、刻板,不过分的说有着一种小家子气,这个人物的悲剧性与传奇性即使比现在的成片程度再往上调高若干个煽情的等级都是不过分的,这并不是说非要催到人肝肠寸断,但起码应该用某种悲情的诗意色彩去晕染这部影片的气质,方可担得起荡气回肠四个字的概括。

 先前看过《模仿游戏》超赞预告片时,就曾为工整复古的英伦精美制作折服过,加上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和凯拉·奈特莉两大实力派红星压阵,自然提早成为个人年度必看。目睹庐山真面目后,我发现《模仿游戏》虽然改编自Andrew Hodges所写的传记《艾伦·图灵》,更像《暗算》和《美丽心灵》混合体。谁曾想到堂堂的二战解码英雄与电脑之父,却是一个心灵脆弱的同性恋,等待他不是功勋表彰,而是残酷非人道迫害,因此是被阉割英雄且听风吟!
  
betway必威官网,以前看麦家编写《暗算》《风声》时,我为黄依依与顾晓梦而叹息,尽管她们都是天赋异禀的解码奇才,拥有“一种精神,一种信仰”,反遭命运戏弄,落得身首异处、香消玉殒。同样在《模仿游戏》中,艾伦·图灵依旧是这样悲剧天才,破解过纳粹最牛的密码,研制出人工智能机器,却逃不过恐怖的宿命。影片聪明地用三线叙事,将被叙述者的传奇人生一段段呈现出来,然后加入导演本人主观看法,浑然天成地完美展现惊世奇才的悲剧人生。
  
片中,由于二战中破解密码的故事成为了主干,因此如何破解纳粹密码,如何查到英苏双重卧底间谍,如何解决困扰主人翁的情欲纠葛,都让《模仿游戏》更像一部惊心动魄的侦破情节戏。而凭借《福尔摩斯》被国人叫成为“卷福”的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无论是阿兰的傲慢、激情、智慧,还是避世、痛苦、失落,都生动表现精准。他那双睿智忧郁眼睛,让人猜不透角色心灵想什么。这是一个很难把握角色,因为他是数学与物理天才,还是战争背后无名英雄,还是曾被万众唾弃的争议“基佬”,我们看到图灵幼年时就萌生同性恋情结,还有他深情对女主角说道自己曾和男人上过床,进而想方设法轰走对方,那种眼神与举止是有震撼力的。
  
当图灵在酒吧里闲谈,无意听到一个微不足道的信息,瞬间脑洞大开,领悟到了解码真谛,却不愿立即告诉军方。大家望到的是一个牺牲。因为不能暴露目标,必须牺牲小吾成全大我,而在战争历史岁月里,这样残忍又有多少呢?当他发现双重间谍是谁后,不想领导居然以一个自私的政治理由,就这样掩盖了过去,那么身处水深火热的战争中,又有多少人贪婪为自己留下后路呢?当阿兰·图灵为了保住自己设计的机器被命名为恋人的名字(这与史实不符),选择化学阉割而非监狱生活,我们仿佛望到了他另类而孤独的脆弱心灵。这就是一个旷世奇才、战争英雄的悲剧传奇,尽管有些杜撰,却足够给力。
  
从《我爱贝克汉姆》到《加勒比海盗》,英伦女孩凯拉·奈特莉成为全球当红偶像。接着,她在《赎罪》《傲慢与偏见》《爱的边缘》等片中展现了极富激情的精湛表演,甚至提名过奥斯卡影后,却是命运多坎,每每同各大重要奖项无缘。我至今难以容忍与相信的是《别让我走》得到小影后是凯瑞·穆里根,反而表演最精彩的凯拉却颗粒无收,还有滥杀无辜的《老无所依》莫名其妙并“众望所归”击败了《赎罪》。在90后女生詹妮弗·劳伦斯随便奥斯卡封后的时代里,在斯嘉丽·约翰逊、娜塔莉·波特曼、安妮·海瑟薇等好莱坞女星丰收的时代里,凯拉·奈特莉选择了《歌曲改变人生》《模仿游戏》,坚韧不拔走向文艺道路。其实她某些张扬的表演方式,很像前辈凯特·温斯莱特,但平胸身材,让她难以达到那个境界。闲话了那么多,回到《模仿游戏》结尾,我又一次望见凯拉·奈特莉对着镜头,声泪俱下念着“无人所念之人,方能成就无人感想之事”的煽情台词,还有众人烧毁文件的狂欢镜头,依旧有种巨大的感动!
  
听说奥斯卡奖早被各大公关公司垄断霸占了,因此《霸王别姬》《喜宴》稀里糊涂输给了《四千金的情人》,因此斯皮尔伯格巅峰力作《拯救大兵瑞恩》挂给了《莎翁情史》,因此《肖申克救赎》《对话尼克松》《无敌破坏王》注定在奥斯卡全军覆没,因此《英雄》才会比《宝莱坞生死恋》《太极旗飘扬》《岁月神偷》更有机会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因此《少年时代》《布达佩斯大饭店》《鸟人》才更有机会问鼎奥斯卡最佳影片......那些传闻是否都是真?大概只有局内人才知晓,一场游戏胜负何必太在乎?感谢莫滕·泰杜姆、卷福、凯拉等《模仿游戏》主创,无论拿不拿得到任何一座奥斯卡奖,你们都贡献了一部令人心碎的传世经典!

  先前看过《模仿游戏》超赞预告片时,就曾为工整复古的英伦精美制作折服过,加上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和凯拉·奈特莉两大实力派红星压阵,自然提早成为个人年度必看。目睹庐山真面目后,我发现《模仿游戏》虽然改编自Andrew Hodges所写的传记《艾伦·图灵》,更像《暗算》和《美丽心灵》混合体。谁曾想到堂堂的二战解码英雄与电脑之父,却是一个心灵脆弱的同性恋,等待他不是功勋表彰,而是残酷非人道迫害,因此是被阉割英雄且听风吟!

可惜的是,本片缺少这样的瞬间,或者说它缺少一种浑然天成的气韵,这不仅仅是导演用几个高明的高光瞬间铭刻的效果(遗憾的是,这样的瞬间本片也少的可怜),而是整部影片需要用一种连绵不断的情绪作为支撑。所以,这部影片更像是用很多立成经典的电影片段集合而成的结果,由于缺少一种黏连的气韵,它不会构成一个经典的完整表现。如果本片能够获得2015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我也不会意外,但只会觉得,今年的影片质素真的是普遍偏弱。

  以前看麦家编写《暗算》《风声》时,我为黄依依与顾晓梦而叹息,尽管她们都是天赋异禀的解码奇才,拥有“一种精神,一种信仰”,反遭命运戏弄,落得身首异处、香消玉殒。同样在《模仿游戏》中,艾伦·图灵依旧是这样悲剧天才,破解过纳粹最牛的密码,研制出人工智能机器,却逃不过恐怖的宿命。影片聪明地用三线叙事,将被叙述者的传奇人生一段段呈现出来,然后加入导演本人主观看法,浑然天成地完美展现惊世奇才的悲剧人生。

影片的三线叙事是值得称道的聪明技巧,这是目前拍摄传记片的一个比较高明的办法,将被叙述者的人生撕裂为几个高光的片段,然后以导演和编剧的叙事逻辑和主观看法,来重新塑造拼贴被叙述者的一生,从而让故事本身呈现出一种高于其人生的艺术价值和情感共鸣。这样做就不用怕整部影片找不到情绪落脚点与高潮,可惜的是,这三线叙事编的容易,执行起来却不尽如人意。

  片中,由于二战中破解密码的故事成为了主干,因此如何破解纳粹密码,如何查到英苏双重卧底间谍,如何解决困扰主人翁的情欲纠葛,都让《模仿游戏》更像一部惊心动魄的侦破情节戏。而凭借《福尔摩斯》被国人叫成为“卷福”的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无论是阿兰的傲慢、激情、智慧,还是避世、痛苦、失落,都生动表现精准。他那双睿智忧郁眼睛,让人猜不透角色心灵想什么。这是一个很难把握角色,因为他是数学与物理天才,还是战争背后无名英雄,还是曾被万众唾弃的争议“基佬”,我们看到图灵幼年时就萌生同性恋情结,还有他深情对女主角说道自己曾和男人上过床,进而想方设法轰走对方,那种眼神与举止是有震撼力的。

阿兰图灵在二战中破解密码的故事是主干剧情,着墨最多也是最惊心动魄的部分。穿插进来的,是少年图灵的少年爱情故事线,这是全片的戏肉和灵魂,它应该像某种呼吸般藏在全片的情绪深处。阿兰图灵战后被调查最后因性取向而被人惩处的部分,是全片倒叙的起始以及支撑全片的底子,同时也应该是全片情绪上的高潮以及释放地带。可惜的是,我们看到的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本片的主干部分,过分拘泥于破解密码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的冲突表现也很单一),缺少阿兰图灵与他人的互动(其他配角全都是单薄的纸片人)和他自身与自身的情感互动,这段故事说白了是程式化的,对推动和填补这个人物的灵魂与性格是真空的;而全片的戏肉又是碎片化的简单呈现,独属于初恋的细节被尽可能的消减,导致爱情离逝的戛然而止也让观者徒留错愕而无较大的伤感。主干和戏肉的孱弱,直接导致了后面本该营造的情感高潮力度不足,阿兰后半部分的悲情人生本应挥毫泼墨,本应与片中最振奋人心的桥段形成互相抗衡的冷暴力,但却被消减为一幕场景,一个颤抖和一场哭戏。很遗憾的,最荡气回肠的情绪释放点就这样被导演错过去了。

  当图灵在酒吧里闲谈,无意听到一个微不足道的信息,瞬间脑洞大开,领悟到了解码真谛,却不愿立即告诉军方。大家望到的是一个牺牲。因为不能暴露目标,必须牺牲小吾成全大我,而在战争历史岁月里,这样残忍又有多少呢?当他发现双重间谍是谁后,不想领导居然以一个自私的政治理由,就这样掩盖了过去,那么身处水深火热的战争中,又有多少人贪婪为自己留下后路呢?当阿兰·图灵为了保住自己设计的机器被命名为恋人的名字(这与史实不符),选择化学阉割而非监狱生活,我们仿佛望到了他另类而孤独的脆弱心灵。这就是一个旷世奇才、战争英雄的悲剧传奇,尽管有些杜撰,却足够给力。

当然,即使是这样,我们也要感激导演的一个艺术再造,那就是阿兰·图灵设计的机器被命名为恋人的名字(这与史实不符),而他之所以选择化学阉割而非监狱生活,就是因为他不想和他的机器(唯一的恋人)分开。这才可以解释他一生的悲剧,那就是孤独,是一个不被世人所容的异类的爱的缺失,这种由缺失而导致的旷世孤独在前面的主干情节中基本没有具体表现,而此段掀起情感高潮的,只是卷福声泪俱下的表演,其余的全都交给了观众的脑补(虽然补完之后依然让人怅然不已)。当然,卷福的表演是到位的,他将阿兰的傲慢、激情、智慧、避世和痛苦都表现的非常生动,即使在本片不少较为低级的情感桥段中,他的表演依然真实可信让人目不转睛。

  从《我爱贝克汉姆》到《加勒比海盗》,英伦女孩凯拉·奈特莉成为全球当红偶像。接着,她在《赎罪》《傲慢与偏见》《爱的边缘》等片中展现了极富激情的精湛表演,甚至提名过奥斯卡影后,却是命运多坎,每每同各大重要奖项无缘。我至今难以容忍与相信的是《别让我走》得到小影后是凯瑞·穆里根,反而表演最精彩的凯拉却颗粒无收,还有滥杀无辜的《老无所依》莫名其妙并“众望所归”击败了《赎罪》。在90后女生詹妮弗·劳伦斯随便奥斯卡封后的时代里,在斯嘉丽·约翰逊、娜塔莉·波特曼、安妮·海瑟薇等好莱坞女星丰收的时代里,凯拉·奈特莉选择了《歌曲改变人生》《模仿游戏》,坚韧不拔走向文艺道路。其实她某些张扬的表演方式,很像前辈凯特·温斯莱特,但平胸身材,让她难以达到那个境界。闲话了那么多,回到《模仿游戏》结尾,我又一次望见凯拉·奈特莉对着镜头,声泪俱下念着“无人所念之人,方能成就无人感想之事”的煽情台词,还有众人烧毁文件的狂欢镜头,依旧有种巨大的感动!

所以,我觉得影片差一口气。这口气可以被成为灵性,也可以被称为别的什么不可言说的东西,它缺少一些让人眼前一亮的小智慧和鼓舞人心的大智慧。这很大程度上是导演个人能力有限所致,若只是讲求本片剧本影像化的完成度,甚至是向着学院奖发起冲击的要求,本片绝对底气十足,但若是以一部优秀的传记片来衡量的话,它缺少出挑的气质和让观众铭记的瞬间,一切都只差,那么一口气。

  听说奥斯卡奖早被各大公关公司垄断霸占了,因此《霸王别姬》《喜宴》稀里糊涂输给了《四千金的情人》,因此斯皮尔伯格巅峰力作《拯救大兵瑞恩》挂给了《莎翁情史》,因此《肖申克救赎》《对话尼克松》《无敌破坏王》注定在奥斯卡全军覆没,因此《英雄》才会比《宝莱坞生死恋》《太极旗飘扬》《岁月神偷》更有机会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因此《少年时代》《布达佩斯大饭店》《鸟人》才更有机会问鼎奥斯卡最佳影片......那些传闻是否都是真?大概只有局内人才知晓,一场游戏胜负何必太在乎?感谢莫滕·泰杜姆、卷福、凯拉等《模仿游戏》主创,无论拿不拿得到任何一座奥斯卡奖,你们都贡献了一部令人心碎的传世经典!
  大众影评网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就差一口气,模仿游戏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