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蝶衣这一辈子,不疯魔不成活

                   霸王别姬·不疯魔不成活

       一直听说哥哥的传奇,和这部《霸王别姬》的传奇,才进而相信这种众口一词,因为对于我的年龄来说,我走过的岁月里与“张国荣”的交集甚少,而且对于“霸王别姬”的理解仅限于字面以及历史的故事。然而这一天,十年了,这样的传奇故事和各种媒介已经在我的理念里将哥哥和MJ拉近,索性听了长这么大也没怎么听那么多的张国荣的音乐,接着拾起了这部传说中的《霸王别姬》。
       本以为《霸王别姬》是关于京剧的影片,而我对京剧有不太感冒,其实是没有那个水平来欣赏啦,所以一直觉得自己会看不下去这种影片,如今看了,这部电影在我心里的地位真的扎了根了,果然经典,封其“**betway必威官网,之最”也不为过。
       电影是北洋--七七--抗日胜利--建国初期--文化大革命--革命后历经时代辉煌与磨难的,被叫做“下三滥”的戏子的人生。
       从我的理解,认为开始就是从一个小孩刚入此行“难寻自我”而后“难辨真我”的纠结人世。“难寻自我”是由进入戏班子开始,根本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一切也都做得不好,完全不知道为窑姐的母亲硬是把自己塞到这里看什么,但也无可反抗,已是定局。此时维系自身的爱已不复存在,自然而然将这种情感寄托附于对自己关爱有加的师哥之上,甚至于依赖。之后的过程中,也是这位师哥在自己即将为生的京戏上起到了辅助的作用(严格说应有一半多的影响,其余源于师傅的“从一而终”)。
       而当对于师哥的依赖和开始对京戏的投入一并都融入到自身的生活时,“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一开始就慢慢被磨灭,进而“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深入精神,并伴随了一生,(当然师哥对于《思凡》的默背的“又错了”正好应景的成了蝶衣听到的师哥的最后一句话,为其导火索。)是自己对于真正取向和自身雌雄并不明了,但能肯定的是:和师哥唱一辈子《霸王别姬》,“差一年,一天,一个月,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
       可以说程蝶衣是对师傅教诲的“从一而终”最好的诠释,而这样的“从一而终”所最需要的基本的是“霸王”这个人。而从这方面说呢,影片中的这出《霸王别姬》的故事也正是本片的故事,最后都是“霸王别姬,虞姬自刎”。整个故事,一切源于霸王,终于霸王,一切源于“师哥”,终于“师哥”。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绝美的爱恨纠葛的虞姬,一个“不疯魔不成活”从一而终的程蝶衣。一个近乎对自身写照的张国荣。
       看到了片中程蝶衣不明自我却表其真心的真实,那种真实正如霸王的虞姬,看到了本片“疯魔成活”饰演程蝶衣的真实,这种真实写照我们所熟知的张国荣。明白了为什么人说哥哥把程蝶衣演活了······
       “不疯魔不成活”,“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虞姬-程蝶衣-哥哥,戏里戏外,几近相似!最感动于我,莫过于三种“真实”:蝶衣“男儿郎女娇娥”难辨自我的真实;蝶衣所面现实的真实;哥哥的真实。
几乎未曾有的为我国电影深感骄傲的一部电影。一部理解于为何所有人爱哥哥的电影。

              不疯魔不成活
          —评《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是一部经典不朽的电影作品。这也可以说是陈凯歌导演的巅峰之作。如沙翁的《哈姆莱特》一样,因为是经典,电影剧本具有多义的阐述空间,可供后人细斟慢嚼. 
   这是一部文革电影,但是电影叙述的年代又不仅仅是文革时期。文革只是其电影叙述的时间洪流的一小段。它的叙事结构是宏大而博杂的,再现了社会自洋政府时代到文革结束后的十一年间共几十年的兴衰变幻。电影是采用倒叙的叙事方式,一开头就奠定了拍摄风格:悲伤。所以整个电影的画面都是黯淡,灰色的,从一而终。
    时常2.7个小时电影试图如三四十年代的左翼作家一样,用作品去反映时代的风云变幻。《霸王别姬》在一定程度上是做到了,它主要是从国粹京剧在不同阶级所遭受到的不同对待这一隅去再现时代风貌。不疯魔不成活。两处的否定,肯定了疯魔状态对程蝶衣而言,就是活着的根本。疯魔之态,人戏不分,如段小楼而言,锻造了蝶衣一生的悲剧文革之后,蝶衣选择了如虞姬一样,在霸王面前自刎,献身于舞台。但是,在电影中,疯魔的人又岂止是程蝶衣一个呢?电影构造的,就是一个群魔乱舞的年代。
     故事发生在北洋政府统治时期,出生在窑子里的小豆子被母亲艳红送到徽班里当学徒,因为天生多指,被徽班师傅拒绝。母亲狠心地将小豆子多余的一根手指剁掉,从此小豆子就卖身给徽班。小孩子整天被束缚在院子里,过着没有童年没有亲人的日子。徽班里师傅的训练是异常艰苦的,可以用暴力来形容。师傅常言道:“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要想人前权贵,必得人后受罪!今儿个是破题,文章还在后头呢!”在戏班那样的环境下,惟有真正做到如疯魔地练功,才能成就人前的富贵。小癞子练功经常受到师傅的毒打,有一次逃跑出去,看着台上表演的角如众星捧月,小癞子哭着说,:他们怎么成的角儿啊?得挨多少打啊!我什么时候能成角儿啊?小癞子因为逃跑惧怕师傅的严刑酷打,回到徽班后,一股劲地吞完自己喜欢吃的冰糖葫芦之后,上吊自杀了。小癞子还是被疯魔的时代所抛弃了。
    春去秋来,小豆子和师哥小石头凭借《霸王别姬》的合作,成为京城里炙手可热的角,成名之后,小豆子和小石头的名字分别改成程蝶衣和段小楼。蝶衣对师哥感情,正如越发精湛的京剧表演艺术一样,也越发浓烈。蝶衣如虞姬,早已经如疯魔般恋上了饰演霸王的师哥小楼。蝶衣对小楼的感情发展不是突兀的,同性恋的倾向在电影的前半部分多有铺垫之笔。如孩童时期,受排挤之时,师哥的挺身而出;如在影片中多次出现的“思凡”唱段,蝶衣人戏不分,一直唱错“我本是女娇娥”。蝶衣的真正入戏,也应该是从那一出“思凡”开始的。从那一出戏开始,蝶衣就从“我本是男儿郎”慢慢发展成为“我本是女娇娥”。张公公的凌辱更加奠定了他一对爱情观的取舍。此外,蝶衣就如孤苦无依的林黛玉一样,身体娇弱,情感细腻敏感坚硬。他始终忘不了自己的母亲,却在人前要强地表现出对自己母亲的鄙夷,但是私下里一直给母亲写着信,戒大烟生不如死时,口里喊着的还是母亲的名字。蝶衣就是一柔弱的女子,所依傍的就只有小楼这根稻草。所以不难理解蝶衣对小楼有着如此深厚的感情。“师哥,让我陪你唱一辈子戏好不?我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从民国,到国民统治时期,日军侵占,新中国成立,文革十年,时代在变,不变的是虞姬对霸王的那番感情。
    试问,有几个人,对事物的感情可以用疯魔来形容。感情的充沛,如风起云涌,如大浪滔天。惟有艺术家对艺术的痴情,惟有文学家对文字的着迷,才称得上是疯魔。蝶衣对京剧的热爱以及京剧艺术的追求,也堪称疯魔。成名前刻苦练功;表演时因抽大烟而失声,羞愧之余,毅然而然地戒掉大烟;共产党统治时期,领导要求京剧的表演艺术要与工农兵的生活结合在一起但蝶衣始终坚持京剧艺术的独立性。在一次表演遭受自己的徒弟小四的凌辱后,蝶衣一把火把京剧的服饰烧掉了,从此惜别舞台、、、、、
   一晃到了文革时期,文革,那是一代人伤痛的记忆。小楼和蝶衣都以京剧恶霸的罪名,被红卫兵批斗并游街示众,遭受人们对他们的唾弃。大街上红卫兵的身影在涌动,鲜艳的五星红旗在飘扬,“打到段小楼,横扫牛鬼蛇神”口号声响彻天边,小楼和蝶衣被围住,小楼禁不住红卫兵的不断打骂和侮辱,如疯魔地“义正言辞”地揭露妻子菊仙和蝶衣的过往。蝶衣深受打击,站起来义愤填膺地揭发菊仙。
   “你们都骗我……都骗我……
  我也揭发!揭发姹紫嫣红,揭发断壁颓垣!
  段,段小楼你……天良丧尽,狼心狗肺,空剩一张人皮了!
  自打你贴上这个女人,我就知道完了,什么都完了!
  你当今儿是小人作乱,祸从天降。不是!不对!!
  是咱门自个儿一步一步,一步步走到这步田地的报应!!!
  我早就不是东西了,可你楚霸王都跪下来求饶了!那这京戏它能不亡吗?
  能不亡吗!哈哈哈```哈哈``(一阵颠笑)
  报应!!!报应!!!”
      曾经,小楼对蝶衣说过:“蝶衣你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唱戏得疯魔,不假,可是活着也疯魔,在这凡人堆里,咱们应该怎么活啊。”但是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在动乱不堪,人人如疯魔般的社会,小楼也背弃了这点。惟独菊仙是清醒的。但小清醒的菊仙最后上吊自杀了!
    文革后的十一年,历经世事的小楼和蝶衣重新合作表演《霸王别姬》,没有观众,昏黄略暗淡的灯光打在两位角的脸上。小楼唱起那熟悉的唱段:“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蝶衣随后也唱了“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时蝶衣心里才醒悟过来,我本是男儿郎。一切都恍然如梦,依梦而生的蝶衣不堪梦的破碎,如虞姬一样,在霸王前自刎。故事在此戛然而止。              

影片全程170分钟,真是有够长的。可是仅用这170分钟来描绘程蝶衣的一生,好似又太短。

     一出戏唱尽人世荒凉,道尽朝代更迭。西楚霸王已然垓下尽,乌骓马永不归江东!
     一折剧品完往事种种,告罄艺术真美。微醉虞姬恰为剑下魂,四面楚歌又何妨!
     而今听来《当爱已成往事》,如雷电直击心脉。霸王别姬本身写尽了西楚霸王命运之悲的同时,更是道尽虞姬之忠。从一而终--也许正是中华文化最最精髓的地方。家可破血可流,我辈

           

有的电影,拍的是情节,陈凯歌的这部就是,戳中每一个喜欢哥哥人的情绪。

不为奴。如果将电影故事简单地分为四个时代--北洋军阀统治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建国时期,那么每个时期都给戏子程蝶衣和满小楼一个巨大的考验。恰如四面楚歌一般,这

                                                      

从1942年北洋军阀时期的北平,到1937抗日中的中国、解放战争、文化大革命,电影历经4个时代,风雨飘摇中的人们,没有一天安稳的日子可过,这种时代背景下的程蝶衣,更添了一抹悲剧的色彩。

出戏的主旨无非两个--霸王之悲虞姬之忠。西皮二黄响起,十年台下一朝角。历史带有戏剧性的讽刺,霸王最终在一点一点放弃了对京剧的忠直至对妻子的爱之忠后悲剧上演在他身上,曲终人

                                                      

程蝶衣的一生,有艰苦的学戏、有成名成角儿的风光、在京剧这个行当里,他是戏痴,痴迷到分不清生活和舞台。当小豆子变成程蝶衣、小石头变成了段老板,不变的就剩冰糖葫芦。

散之后是一声永远不能得到回应的“蝶衣”。唱念做打样样全,演戏入化境的“虞姬”,在“我本是玉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的正确之中开始京剧的传奇一生,却在“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玉娇娥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程蝶衣的固执,贯穿全剧。固执到,说好了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差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叫一辈子。他的一生,从一而终。

”的错误之后用凝结着深情和往事的宝剑自刎。也算是自个成全了自个。不疯魔不成活,真正的艺术能且只能在纯粹的炉火中纯青。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就是他最好的写照。
    而今想来,电影里每一出故事,没有一丝想要挽回的念头,就是要精彩至深,就是要语不惊人死不休。就是悬崖亦不勒马。就是那样地有味道,电影也就有了盼头,有了值得人们咀

段小楼说程蝶衣“不疯魔,不成活”,还说过2次,他演了一辈子虞姬,也把自己活成了虞姬。偏偏段小楼不是西楚霸王,“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嚼的桥段,亦有了令人刻骨铭心的理由。只有这样霸气十足的电影才能称经典。可以说,电影本身就是一句坦荡如砥彻透彻脑鲜血淋漓的不疯魔不成活。

所以,程蝶衣的死是必然的,自刎之前,她就已经死了,在师兄面前,握住那把剑,他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时机而已。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程蝶衣这一辈子,不疯魔不成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