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分析,电影小知识2

看多了多以虚无缥缈的超自然鬼怪为主导的日韩恐怖电影,这种以赤裸裸的血腥效果和刺激性的逻辑故事关系为卖点的欧美恐怖电影带给我的震撼性远远超过预期想象。一环扣一环的故事情节让观众仿佛身入其中,连呼吸的节奏都紧随女主角,紧张刺激之感溢于言表。

中景囊括了人物从膝盖或腰以上的身形。一般来说,中景是较重功用性的镜头,可以用来做说明性镜头、延续运动或对话镜头。中景有不少种类,二人镜头包括了两个人从腰以上的身形,三人镜头包括了三个人,超过三个人的镜头即是所谓的全景,除非其他人物是在背景中。过肩镜头通常可有两个人物,一个背对摄影机,一个面对摄影机。

                                                                     色彩

那么在故事发展的最后,影片把主要镜头转向了另外一个人,郭志达的弟弟郭志华,这也就是在告诉观众,实际上,郭志华和整个事件的发展是有着重大联系的,这种联系通过郭志华和杨医生最后的对话渐渐明了。镜头由中景到近景,在郭志华和杨医生之间切换,而随着对话冲突的不断加深,镜头又继续从对郭志华近景的展现到对他表情的特写展现,这样由中景到近景到特写的前进式蒙太奇句式,暗示着人物感情的升温,终于在最后一刻,郭志华露出了原型。到影片快要结束的时候,先是一个近景镜头交代了郭志华被击毙的场景,然后镜头逐渐拉远到远景,人物感情再次降温,故事结束。

伴随着ICON的标志出现,整部电影以一种让我充满了压迫感的方式开了一个不是那么阳光的头,配乐钢琴缓缓的,低沉的女声轻轻和着。在2分47秒钟时,杰西在清理被儿子打翻的墨水,这时突然响起了门铃声,她走出门去,随着一个在通篇出现过两次的摇镜头,我的全身布满了恶寒,让我想起了在片尾那个同样的镜头,随后就是伴随着死亡。 一只鸽子出现在镜头中,仿佛就是在结尾处被撞死的那一只,跟随着杰西的车子伴随着人声轻吟这个大全景在整部电影里反复的出现过,仿佛是一种死亡的讯号。 杰西在三角号的船舱中醒来,仿佛暗示了一个开始。如同所有的恐怖片一样,一个对准了眼镜的大特写,确实非常让人暗暗心惊。 本片中的全景大全景远景极远景用的特别给力,拳拳到肉一样,恰如其分的让我们感同身受。一场风暴马上就要到来了,但海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风,让整个镜头仿佛都充满着虚弱的无力感。 风暴来临时,一连串2-5秒的的特写近景和中近景,好不拖沓,每一个镜头都充分的捕捉到了每一个人脸上肢体上和整幅画面上的紧张和惊恐。 风暴过后,满天的海鸥飞过,阳光灿烂,一行人劫后重生。 如同鬼魅一般的埃厄罗斯大船全景仿佛暗示人间炼狱从此在一片明媚的阳光中开始了。光线如此充足如此美轮美奂的海上景色感觉却是那么阴森冷酷。

此外,镜头越长,就越难区分。一般而言,镜头多半由能看见一个人物多少部分,而非由摄影机和被摄物的距离而定。有时候,某些镜头会扭曲距离感,比如一个望远镜头能够在银幕上造成特写,实际上,该摄影机却离被摄物相当远。

就这部片子而言,出现的景别要么就是大远景、远景,要么就是中近景。《可可西里》以一个近景到特写的推镜头开篇,吸引别人往下看剧情的发展。而当镜头转到车窗外时,出现了几个拿着猎枪的捕猎者的中景镜头,这个时候刻画出捕猎者的那副可恶暴力的嘴脸。

故事把心理病人郭志达和医生杨曦的对话作为开篇始入,通过使用几个特写镜头,从而引出了故事的主要人物,郭志达的脚部特写到手部特写,杨医生的手部特写,然后使用近景和中景展示出了主要人物。可以看出,影片开始由特写到近景再到中景,运用的是一种后退式蒙太奇句式。通常来说,后退式蒙太奇习惯用于影片的结尾,例如在影片《风暴》中,镜头就是由主人公脸部特写逐渐拉远,一直到外部环境的远景做为结尾,这样人物远离,感情降温,故事结束。但是这部影片中,把这种句式用在开头,其用意我认为主要是设置悬念,通过镜头中的画面,人物的动作,我们就会好奇,这是谁?在做什么?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这就会吸引观众继续看下去。于是,故事的讲述从这里开始。

大远景多半是远自四分之一英里的距离拍摄,其多半是外景,而且可以显现场景之所在。大远景也为较近的镜头提供空间的参考架构,因此也被称为建立镜头。如果人物出现在大远景中,其身形多半只有斑点大小。

                                                                        声音

镜头的反复切换讲述着故事情节的发展,三次的博弈看上去都是以郭志达的失败而告终,足球场上的五万观众安全了,于是在最后警察和杨医生的对话中,镜头又使用了一次后退式蒙太奇,由近景到中景再到全景,使人物感情逐渐降温,暗示着这三场关系足球场上五万观众的博弈告一段落,那么故事在这里就要结束了吗?又一个平行镜头的转换告诉我们并非如此。这个镜头再一次呈现了影片开始出现的那个赌球集团。于是,平行蒙太奇开始了三个场景之间的切换,这预示着又会有新的矛盾出现。

图片 1

                                                                    拍摄手法

随着矛盾的升温,影片得到了进一步发展,这种发展同样是通过镜头特点来表现。警察进入到赌球集团开始了之间的正面交锋,这种交锋是激烈的,因此,影片使用近景和全景之间反复快速的切换,从而体现这种激烈感。这种近景全景之间直接反复切换的方式,可以称其为两极式蒙太奇,其景别跨度大,能够震撼人心,给观众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也加快了故事的发展节奏。由此,影片逐步进入到高潮部分。警察发现郭志达逃逸之后便展开追捕,二人开始了一场公路大战。在这一阶段中,影片先使用了一个大远景,为观众介绍了当时的环境,之后影片开始讲述其激烈的角逐,从对车辆的全景描写到对车中人物的中近景描写,再到对人物表情动作的特写,继而再次转回到近景,中景和全景,镜头循环反复地切换,这种呈现方式可以称为循环式蒙太奇,影片用这样的方式来讲述高潮,带动人物感情有了螺旋式上升,也暗示着故事发展到高潮后情节将发生质变,于是,在角逐结束后,郭志达良心发现,开车冲入水中。随即影片又使用了一个大远景,再次展现周围环境,使人物感情慢慢降温,暗示着故事到这里已接近尾声。

镜头的种类有许多种,大致可分为6类:(1)大远景;(2)远景;(3)全景;(4)中景;(5)特写;(6)大特写。此外,深焦镜头则是远景或大远景的变形。

在《可可西里》影片中讲述了一个生态的灾难性纪录片,不得不说导演是真诚的,用最真实的记录,来触到人心中的那根软肋。画面色彩什么的或许不如张艺谋那样浓墨重彩,但是就是用最真实的镜头,每一个力度都把握的刚刚好,把观众心中的那份怜悯跟良知给呼唤出来。影片中生命是渺小的,易逝的,旨在号召我们要珍爱生命,保护动物,保护生态。导演用《可可西里》发出他对这个社会的声音,同时用这个真实真诚的声音感染我们。

璇律

2000年美国电影《几近成名》就有许多中景二人镜头。中景永远是合拍两人浪漫或不浪漫的戏,两人的中景焦点一分为二,其构图强调的是对等,两个人同享亲密的空间。二人镜头是浪漫喜剧、爱情故事和兄弟电影类型中的主流。

本片的影调大多是冷色调,只出现了少量的饱和色,而且片中出现了大量的夜景,灰暗的影调持续了一整部片,符合了可可西里这个渺无人烟的高原地区的特点,同时也暗示这是一部沉重的片子。但是当巡山队员为藏羚羊的骸骨埋葬并火化时,那熊熊燃烧的火焰,形成了暖调,在呼唤人性深处的善良和温暖。其次,片中在两位队员走出暴风雪的时候,也出现了暖调,这个时候又出现了尕玉跟日泰在艰难前进的画面,用冷调进行了对比。

当医生协助警察救出人质之后,本以为危险已经结束,其实不然。在这时医生杨曦突然提到了郭志达的逆转计划,提到了赌球集团,这并非偶然,事实上,真正的危险才刚刚开始。伴随着中韩足球对抗赛的进行,郭志达和警察之间的博弈也开始了。比赛的第一阶段,进行着第一场博弈;比赛的第二阶段,进行着第二场博弈;比赛的第三阶段,进行着第三场博弈。影片再一次使用时间平行的句式,展现给观众同一时间线上正在同步进行的两个事件,镜头由郭志达和警察的博弈转到足球赛现场,又由足球赛现场再次转到郭志达和警察的博弈,这样镜头反复切换,一方面在讲述两个事件的发展情况,另一方面,也是要告诉观众,这两个事件并不是独立的,它们是有关联的。而在故事发展伊始,影片便通过几个展现郭志达和杨医生对话的近景镜头,交代了这种关联,郭志达和警察之间博弈的赌注正是观看足球赛的五万观众。这种近景描写把郭志达那种复杂的心情展现地淋漓尽致。

几近成名

                                                                   影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jade~璇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远景打光一般而言很贵又花时间人力,尤其是如果采用深焦摄影时。如1994年美国电影《科学怪人》,影片中的实验室看起来阴森恐怖,但也能够清楚让我们看到场景深处。

从色彩看,片中令我印象深刻的颜色就是红色。红色让人血脉喷张,让人心跳加速,极具辨识度的色相饱和度让人一眼就看到。片中多次出现了红色,每次出现的时候故事的背景及其代表的涵意都不一样。影片开头藏羚羊的血就染了一地,这个时候的红色代表血腥,代表杀戮,代表暴力;片中巴丁给了尕玉生肉吃,这个时候的红色代表着希望,这是要走出沙漠追捕的希望。这种色彩处理使得影调和色调在总体上保持一致,又突出主题,使人印象深刻。

谈到电影语言,可以说,这真的是一种艺术。那么究竟什么是电影语言呢?就我的拙见,所谓的电影语言,是把不同的镜头按照一定的蒙太奇法则进行衔接,用以讲述故事或展现画面。那么,现在我们就站在电影语言的角度来评析电影《惊天大逆转》,在评析中体会其艺术性。

远景镜头可能是电影中最复杂,也是最不精确的名词。一般而言,远景的范围大致与观众距正统剧场舞台的距离相当。远景最近可与“全景”相当,可以容纳角色的整个身体,人物的头部接近景框顶部,脚则接近景框底部。

写在开头:这是上学期末看完电影后花了一整个下午写下来的影视分析,写的不是很好,但是如果把这篇文像废纸一样丢掉,总觉得对不起自己花下的时间和心血,所以还是放到这边,算是一个记录吧。这是一篇比较菜,不是很专业的影评。

该影片通过不同的蒙太奇句式,运用独特的电影语言,为观众讲述了一场惊天逆转。在运用蒙太奇的整个过程中,我们可以通过不同的句式体会出不同的感受。电影中的蒙太奇句式是有一定规则的,同时任何电影也都有自己的语言特色,这就是艺有法,但是艺无定法。就像影片《惊天大逆转》,同一个故事,如果再用不同的语言讲述,便会产生不一样的艺术体验。

电影镜头的差异通常是视镜框内能容纳多少素材而定,但实际操作时因人而异有很大创作自由,比如某导演的中景可能被另一个导演当成特写使用。

图片 2

《惊天大逆转》是由李骏执导,中韩合拍的一部悬疑电影,钟汉良,李政宰,郎月婷领衔主演。影片主要讲述的是在中韩足球对抗赛决战之际,心理病人郭志达和警察之间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的博弈,一个逆转计划正在密谋着。

科学怪人

影片中的声音比较直白,谈话也是简洁明了,可是话虽不多每一句却都是说在点上。比如日泰无意中说的“我们藏族人吃肉,刀口是对着自己的。”“这里到处都是吃人的流沙”暗示了后面的故事发展。片中还出现了画外音,主要展现了整个纪录现实的风格。片中多次特写脚步声的时候,其实这是客观记录的环境音。

故事开始部分出现了两个场景,一个发生在病人,医生和警察之间,一个发生在赌球集团;一个是医生协助警察破案,一个是赌球集团的内部活动,看似不相干的两件事,实则却有着紧密联系。那么这两者的联系到底在哪,镜头在开始并没有交代给我们。影片只是通过镜头把这两个场景交叉呈现,我称这为时间平行蒙太奇,也就是展现在同一时间的不同场景,这样的语言句式体现了事件在时间上的逻辑性,不会出现时间上的错位。另外,镜头呈现出两个同时存在的场景,也会引发观众思考,它们是否有着某种内在的关联。同样,这种时间平行句式也运用在了故事的发展部分。

图片 3

在影单里一眼就看到《可可西里》这部片,因为它听起来真的很美,感觉要么是介绍可可西里这个美丽的地方,要么会讲述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然而影片一开头就完全把我脑海中的美好想象打得支离破碎。

如在2005年美国电影《世界大战》中阿汤哥的这个大特写,镜头越靠近,情感越紧张。紧张的主角宛如被逮着走投无路的动物,背景中模糊闪动的红点仿佛影像不时爆发的情绪,成为主角情绪崩溃的迫切象征。

《可可西里》是一部跟生态有关的影片,有着一个美丽的外衣,却充满着杀戮、暴力,人性的扭曲和邪恶,一开头的血腥杀戮场面就铺垫下了全片沉重的氛围。影片运用了倒叙的叙事手法,通过尕玉这个外来者的视角层层深入藏区,见证了偷猎者和民间自发的巡山队的故事,带给我们心灵的震撼和反思。冷峻的镜头、直白的叙述、粗犷的构图,是本片的特色,用真实的力量打动观众,立意深远充满诚意。

深焦镜头通常是远景的变奏,有多种不同的焦距,以及相当程度的景深。有时被称为广角镜头,因为拍摄时需要用到广角镜。这种镜头能同时捕捉被摄对象的远、中、近距离,也最能维持空间的完整性。深焦镜头的被摄物总是小心地被安排在水平线上,用这种镜头时,导演能引导观众的眼光在远近距离上移动。

影片中音乐部分也较少,但却环环相连着故事情节的发展。藏族人民擅长歌舞,镜头在一群人来到阿旺那里时,他们唱歌跳舞,看似快乐无比,其实只是孤独的另一种表现。一群人的快乐并不能避免一个人的孤独。同时,凄凉的背景音乐出现在他们离开后,此时的音乐映衬出了每个人的内心世界,渲染着氛围,也代表了整个故事的情节调式发展。

世界大战

在拍摄手法上,多次使用了长镜头,具有视听感知的参与性。当刘栋被流沙淹没的时候,就使用了长镜头对事态的发展进行了记录,细致刻画了刘栋开始陷入流沙时候的挣扎,到后来快被吞没平静接受的全过程。影片还使用了交叉蒙太奇,当两名队员终于走出暴风雪时,尕玉和日泰还在为着走出来而坚持,为全篇营造了紧张的氛围。拍摄对象并不像普通的影片,有个体的刻画,这部片子大部分是群像出现,塑造了一个个高大的巡山队员形象。

极地特快

                                                                    景别

注意其中的光线层次,大块的阴影、以及如刑囚般从上往下打的强光。更麻烦的是,每当导演要剪到较近的特写,灯光就得重新调整,使切割转换间不至于突兀不顺畅。因此在电影拍摄现场,很多时候演员得等摄影指导宣布灯光打好时,才能预备开拍。

影片中的声音虽然都不多,但是每次出现都有意义,要么串联故事,要么渲染氛围。声音就是有这么一种神奇的力量,影片因为有了声音而增色不少。

图片 4

后面的故事发展有一个镜头是老鹰在吃着藏羚羊的遗骸,镜头慢慢的从遗骸转到老鹰吃肉的近景,接着慢慢推成大远景,满地遗骸,这时候仿佛看到了狩猎者在这里大开杀戒的场面,惨无人道。对于环境的描写和巡山队员的追捕多是采用远景,一是表现可可西里这个荒原的环境;二是表现巡山队员的孤立无援,弱小的力量;三是体现藏羚羊的渺小,在人类面前毫无反抗的力量。特写在本片用的比较少,但也是有出现的,开头当藏羚羊被射击中的时候,那个特写的镜头,看到藏羚羊在死亡面前毫无选择,那种特写令人动容,直击心灵深处。

这种镜头在史诗电影中最为常见,因为其场景总扮演了重要角色,如西部片、战争片、武士片和历史片等。2004年美国电影《极地特快》中,镜头在移动的大远景空间中旋转,渺小的火车喷着气惊险地爬上山顶巅峰。这种镜头把人在大场景中缩成芝麻大小的光点。

还有一种祈祷的音乐,在每次的死亡场景中总会出现。第一次出现是在万只羊骨面前,他们为藏羚羊唱起那种佛歌,此时一种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但同时也似乎变的无比的神圣与庄严,藏羚羊的灵魂仿佛得到了净化。情感流淌在音乐中,基调依旧平缓无奇,正因为如此观众心头激起一阵狂跳,激愤不已。第二次出现是在日泰的葬礼上,做法事的人用佛歌送他走上最后一程,这是一种对好人去到极乐世界的祈祷跟祝福。

特写镜头很难显示其场景,常常将重点放在很小的客体上——如人的脸部等。由于特写会将物体放大,特别会夸张事物的重要性,暗示其有象征意义。大特写是特写镜头的变奏,它不是人的脸部特写,而是更进一步的眼睛或嘴巴的大特写。

图片 5

图片 6

影片以缓慢的镜头推进,一开始还是很美好的,然后突然镜头转到车窗外的老汉,这是个近景镜头,如果不经意看到,肯定会被老汉吓到。这个镜头是个双关。一是巡山队员被突然出现的老汉吓到;二是谁会将一个淳朴的老汉联想到偷猎者狰狞可恶的嘴脸呢,所以震惊。接着出现的就是被枪杀的巡山队员和藏羚羊的遗骸,这让整部片子的开头就萦绕着沉重的气息,同时也昭示着故事的悲惨结局。

电影作为一种视觉艺术,如同画家用画笔在画布上作画一般,其制作工具自然是导演的摄影机,而画笔就是摄影机的镜头了。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影视分析,电影小知识2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