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過演員穿布偶裝演出忍者龜的那個年代後,

僅以此文悼念阿卡巴上將。

在我的童年時風靡,方今重啟的小烏龜大電影之中,最引走我眼光的
不再是文藝復興四龜的忍術高強
不再是許瑞德帥氣秒殺正派的氣勢
betway必威官网 ,不再是遊走於青少市場的明快風格....
儘管這些都有一定水準的表現,足稱是個高度娛樂的電影,我最在意的,卻是這一次電影的劇本台詞。

看這戲時的前兩天剛看完同時這兩位男女主角 Hugh Jackman及 Scarlett Johansson主演的Prestige,今天又看他們的Scoop, 今年他們二人的戲也是一部接一部的上,真的是紅人。幸好是兩部不同種類的戲,不然真的有點兒吃不消的。

數一數,活地‧阿倫至今剛好拍了40部電影,他的最新作品《遇上塔羅牌殺手》(Scoop)卻可能是他第一部偵探故事。寫作和閱讀偵探小說都是智力遊戲,英語、日語和台灣讀書界都很推崇,我們不妨也參與其中。然而如果你覺得寫偵探小說無從入手的話,我提議你不妨向活地‧阿倫學習。我發現他寫的第一個偵探故事不按牌理出牌,打破一切偵探小說寫法的規條,成績卻中規中矩,正好作為我們學習寫偵探小說的示範作品。

「阿卡巴上將是久經考驗的反抗軍忠誠戰士,堅定的共和主義者,偉大的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反抗軍及新共和艦隊的締造者之一,宇宙新共和國的開國元勛,長期擔任組織、國家和軍隊重要領導職務的卓越領導人」

(我是編劇的外行人,接下來的話難免會有有些外行看門道的謬誤,請各位見諒)

中文片名改得怪怪的,其實叫回”獨家新聞”更貼題。

在《遇上塔羅牌殺手》這部電影裡,我們看不到警察和偵探,大概到結尾時才有警探出來,之後便完場。沒有警察和偵探出現的偵探故事,真是罕有,活地‧阿倫現在便泡製一個給我們看。我們初寫小說,也大可跟隨不按牌理出牌。

終於在耶誕節當天去看了星戰 8:最後的絕地武士。在看之前早已知道了粉絲兩極化的評論,看完之後也很能夠感受到其中的矛盾。一方面我同意我的朋友六百與漢聲的觀點,這是星戰世界期待已久的轉變;但是另外一方面,這個轉變執行地並不好。

《忍者龜:變種世代》的電影腳本中,三位編劇合力融合著這齣人物性格在各大漫畫電影動畫世界觀中出入略異的人物個性,苦心是可見的。
然而這部電影多達七八成的時間,我總有股不那麼自在的感覺。這個電影,為什麼幾乎不存在著「對話」這回事?

故事論述的是名記者死了卻在往黃泉路得知了一單有關皇室的”獨家新聞”,當然不放過這個機會,就算已成鬼魅。巧合遇上同是美國來的新聞系女學生及魔術師,希望二人可以找出塔羅牌殺手,而案件疑犯正是皇室貴族。但當真相近了,女學生卻愛上了這英俊富有的貴公子。問題是她該相信這個他嗎?

故事沒有警察和偵探,那麼誰人去追查發生在今天倫敦的少女連環謀殺案呢?竟然是兩位初來(土步)到的美國人,一是新聞系女大學生(Scarlett Johansson飾演),另一是魔術師(活地‧阿倫粉墨登場)。活地‧阿倫夠自信,才夠膽安排這樣具有新鮮感的查案人角色。我們寫作也大可勇敢一點。

這部電影本身就有很多問題,但是以整個星戰世界或是三部曲來看,這部電影的失敗不能只怪罪於這部電影本身。往更高層次上說,迪士尼如何處理星戰整個世界與三部曲已經有失誤,而幾乎複製《星戰 4:新希望》的《星戰 7:原力覺醒》也要承擔很大的罪過。我同意這是一個星戰世界的轉變,開放更寬廣的未來;但是這不表示這是一部好電影,更讓人疑惑一面倒地接近滿分的影評。

女主角會在大街上與搭檔說出自己念大學新聞系卻只能跑減肥新聞的苦惱,拍檔接下去說的話則牛頭不對馬嘴的說了要泡妞;
許瑞德與白人徒弟公然在一般研究室隔空對話說出自己要毀滅紐約(紐約被毀過幾次了?),毫無來由的引起研究人員驚恐;
四大烏龜與師傅的情感當然是老粉熟悉再熟悉的普遍設定,然而電影中實際上只有最後幾幕有讓要角們產生鬥嘴與合作會發酵的化學效應。
想像一下,在一個球場上,網球手大戰排球隊,當網球手猛力拍球過網後,回擊的卻是一顆雙手扣球;雖然同樣隔著球網,卻根本不成個互動的比賽。《忍者龜:變種世代》電影的對話,也有如此的釜槽。在電影之中,人物們皆習於以「自白」的方式,匆促把自己的內心與他人的觀感說出口,帶到觀眾面前,球是丟過了螢幕這張網子,但沒有對手接球,這頂多只能說是跟機器練習揮拍罷了;既然是練習,哪能有競技場上的熱力與緊湊?
放入《忍者龜:變種世代》的脈絡中,當大家都是自己跟自己說話時,人物與人物之間的牽絆也少了能添色的地方了。

今次Woody Allen回復了他的風格, 即是滔滔不絕的說話。開場至尾的音樂都不時響起“天鵝湖“,感覺是輕輕鬆鬆的說故事。除了Hugh Jackman,其他的主角們都是不停口的。而Scarlett Johansson更可說是女版Woody, 初看時還好,但到了中段開始,已覺有點煩了。我覺得這部不及Match Point的精彩,雖同是兇殺案,但這次的劇情是屬表面的那一層,沒有了前作對主角們內心描寫的筆觸。但幸好這表層其寶也不錯,描述英國在美國人眼中的樣子,也是有趣的文化差異。當然兩位主角加上Woody Allen, 這是吸引我的主要原因,所以看完也不會說不好看,因為我的最大目的已達到。有時看戲,是可以這樣子的,只要男女主角是俊男美女。

查案必須倚靠線索,那麼女大學生怎樣去索料呢?活地‧阿倫大膽安排一隻鬼魂去幫助她。那是破天荒的設計,需知道偵探小說最講究科學證據和智慧,超自然的力量完全不能採用,但活地‧阿倫打破禁忌,夠膽安排一隻鬼來給查案的女學生報料,他的情節可以與中國民間故事包公的《烏盤案》相輝映。活地‧阿倫所設計的那隻鬼,生前是嫉惡如仇的勇猛記者,那裡不公,他便到那裡,所以他見到那位新聞系女大學生,有心想挖掘真相,要做獨家新聞故事,於是他便引導她去找出兇手。活地‧阿倫如此安排那隻鬼來報料,劇情勉強,但可博一笑。初走創作路的朋友,大可天不怕、地不怕。

電影超乎預料地長,長達了兩個半小時,而且其中三條線故事線的分配並不合理,情感也不連貫。故事緊接《星戰 7:原力覺醒》的劇情,不像之前的星戰電影每一部之間都有一年以上的間隔。

反之而言,劇本台詞的自白近乎無所不包,也幾乎侵略了電影是影像語言的罰球底線。所有訊息都被對白搶先一部,才讓演員與畫面跟進去詮釋。
李奧納多喊出師傅不要死以後,師傅才意識到自己可能會死;
米奇說出我們被拍照以後,女主角才彷彿意會到她拍到了忍者龜。
我曾在雪山決戰時遮住畫面一分多鐘,僅從指間窺示字幕,「猜」角色們在幹嘛。結果是甚麼?全部命中。每隻忍者龜都會把自己接下來要打哪個壞人或哪台貨車放在嘴邊,連帶說明自己要用甚麼招式。
事實上,人與龜,男與女,正與邪,在這個電影中,都被「抹均勻」了--如此台詞面前,梅根福克斯(Megan Denise Fox)跟威廉菲德內爾William Fichtner)說出口的台詞與肢體表現,我不會感覺有差距多少演技含量,因為沒有差別。

這一部是看得輕鬆而充滿幽默調子但又感到少許煩的電影。

偵探小說歷來有一條金科玉律,查案的人不能與嫌疑犯談戀愛,理由是偵探要保持中立、正直,不要有太多個人感情,否則會妨礙讀者對他的信任。但在這個故事裡,活地‧阿倫反對傳統,他安排那個美國平民女大學生,遇上高大威猛、風度翩翩的英國貴公子(父親是爵士),神魂顛倒,就算對方可能是殺人兇手,她也一頭栽進對方的懷抱裡。

故事有2.5條故事線,第一條,可以說是絕地武士的故事線,主要就是芮、路克、凱羅與史諾克之間的故事。第二條故事線則是反抗軍遭到 First Order 追擊。 First order 掌握了追蹤超空間跳耀船艦的技術,逼使反抗軍的船只能在一步步等待油料耗盡。芬與蘿絲在波的命令下,外出尋找能破解追蹤器的駭客大師。

丟開這點,《忍者龜:變種世代》這還是個很好的電影。
經歷過忍者龜穿布偶裝演出的那個年代的我,實在沒有甚麼立場說這部特效滿分也誠意十足的重啟作在娛樂性這關鍵上輸給前作,合理性這雞肋上有何必要。
就當是個年紀稍長後的尷尬大屁孩,失之童心的小小牢騷吧。

查案當然要行動,那麼女大學生如何工作呢?程序是她先向貴公子投懷送抱,之後是登堂入室,最後是與他上床。橋段無疑是老土一點,但卻易被大眾接受,畢竟公子佳人合成一對,說得過去,活地‧阿倫為了這個故事加添浪漫趣味,於是便這樣又觸犯偵探與疑犯談戀愛的誡條。

絕地武士的故事線可以說是貫穿整個星戰系列最重要的故事線,所以留到後面再說。我們先來說反抗軍的故事線,充滿著各種巧合與破格設定的故事線。設定對電影而言,可以說重要也可以說不重要。設定的唯一目的是推展劇情。但是電影之所以讓觀眾感到信服感,就是因為設定讓觀眾覺得合理產生共鳴。在奇幻與科幻的世界裡,設定與規則的堅守更為重要。因為真實世界一切都可能發生,但是奇幻與科幻的世界本身就是由規則建構出來的,一旦規則打破,觀眾對於劇情的合理就會產生懷疑。

偵探小說亦有一條定律,查案的偵探很有權威,甚麼都懂,沒有事情會難倒他。他可能有助手,但他多獨行獨斷,不會與人討論查案方法,更不會與人爭論,這樣讀者的焦點便不會分散。然而活地‧阿倫在他第一部偵探故事裡,去查案的卻是女大學生和魔術師兩個人,而他們會討論追查方法,意見難免相左,甚至出現爭吵。活地‧阿倫這樣安排劇情,固然表現劇中人業餘偵探的本色,更重要的是他挑戰傳統和權威,力圖破戒。心水清的觀眾看到他如此表現,除了欣賞他的勇氣之外,更會欣賞他屢次犯禁的作風,因而覺得有趣。

星戰 8的很多問題都是來自於自己規則的打破。打破規則並不是不行,在適當的時機使用就成了奇蹟,但是短短兩個多小時裡重複出現,就成為了無法合理推展劇情時的方便而已。減損了劇情的合理性,終究也減損了情感的力道。

活地‧阿倫這部《遇上塔羅牌殺手》不算是他的傑作,但屬他的簽名之作,因為它至少可顯露他的風格。他攪出這部影片來,可能是興之所至,亦可能是與演他上一部電影《迷失決勝分》的女星Scarlett Johansson有關。她在近期拍了兩部電影《艷屍案中案》和《死亡魔法》,講的便是謀殺案和魔術師故事。活地‧阿倫未必受該兩部電影影響,但受啟發會有可能。《死亡魔法》以倫敦為背景,主角是魔術師,而演員是Hugh Jackson,而《遇上塔羅牌殺手》卻又是講倫敦,又有魔術師做主角,而Hugh Jackson亦有份演出,那些並非普通的巧合。更想不到的是,《死亡魔法》和《遇上塔羅牌殺手》的結局竟然相同,那就是主角死過翻生。《死亡魔法》強調的就是魔術表現那種出人意表的驚奇效果,而活地‧阿倫就這樣活學活用這個絕招,剛好趕及在他的新作品裡用上,而且應用得十分成功。學寫小說的朋友,不妨學習魔術師的表演手法。
 
能開創新戲路是個突破,我們常以為突破自己會是很困難的事,然而看到活地‧阿倫這麼輕而易舉便闖關成功,我們實在不妨學習他打破規律的這種創作手法,說不定也會有點成績。(完)

雖然在電影裡面討論戰略戰術是找罪受,因為除了少數hardcore的戰爭片之外,設計電影裡的戰略戰術的難處不是要擊敗對手,而是要營造出主角們的處境,但又不能讓觀眾感到主角很蠢。我喜歡星戰八營造出的這個反抗軍處境,是那樣地孤獨與無助,逼使人瘋狂,逼使人做出非理性的舉動,只有在深海裡不斷聽到pang響的潛艇可以比擬。很可惜地是這樣的絕望感並沒有被良好的表現出來,被芬與蘿絲的支線所打斷。

電影對於為何會產生此等處景的解釋也讓我傻眼,因為First Order的船趕不上?很多網友都想出了許多有創意的戰術解法。其實,光是史諾克要反抗軍感覺到絕望感,這個十足西斯的理由足已。從戰略上來說,這就是一個經典的圍點打援,眼睜睜看著一艘又一艘的反抗軍船艦來送死。明明可以變成在情感上慘忍邪惡在軍事上用兵如神的高明戰略,卻把自己說成了技術侷限的無可奈何,實在是可嘆。

羅斯與芬的劇情線整體而言是相當不錯的,歌舞昇平對照著慘狀,但是一切發生地太快,時空跳耀在這裡產生了很大的問題,一切失去了距離感,彷彿就像是去樓下超市買牛奶一樣。之後芮回來拯救也是讓我有這樣的感覺。時空跳耀在電影裡被濫用。

 DJ這個角色實在是太方便了,我不確定他能不能算是機關神。被關在牢裡,需要逃出,他出現了;被逼到懸岩,他出現了;需要讓First Order知道反抗軍的計畫,他出現了。班尼西歐・狄奧・托羅是當今最好的男演員也是我最喜歡的演員,在這部電影裡實在浪費了。

最後的絕地武士的正反爭議也引發了網友之間的人身攻擊。網友們對於電影評價的分歧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有人試圖用性別議題與種族議題暗示不喜歡這部電影的人都是保守的老白男,是不能夠接受多元,不能夠接受女性成為領導者與強者,希望女性只是花瓶。我能理解這樣論調的原因,很多在網路上激烈反對這部電影的人的語言往往針對亞裔女性用了非常難聽的字眼。但是這樣的說法也依然有些超過。很難想像一個真的理解星戰456而謹守它的價值的人會是種族歧視的性別沙豬。星際大戰跨越時代之先,反抗軍領導人是女性(那些批評的人還記得這人是誰嗎?)而反抗軍的艦隊司令是外星人。

而且真的要問政治正確的話,這一集才叫做超級西方正典價值觀。在紫髮中將成為戰場最高階領導人的那場軍官聚集的時候,還剩下多少外星人? 這些外星人有幾個是中階以上的軍官?最後逃出來的外星人比例又是多少?

女主角確實令人讚賞,但是另外一方面就跟神力女超人一般,凸顯了當今西方世界展現女性主義的問題(這並不是指責女性主義者,而是指責西方社會在把女性主義收編的過程)。儘管女性可以成為主角,但是種族依然營造出了鮮明位階。以這部星戰來說,暗戀女主的黑人只能看著女主跟官配白人帥哥碰手指,自己只能配亞裔女性。而蘿絲的性格與外貌充滿著刻板印象。也只有靠命才能勉強取得黑人的注意力,這算什麼政治正確?

接下來,我想說說我對於絕地武士這條線的看法,其實整體我是非常滿意的。我對於路克陷入悔恨跟他最後的結局都很滿意。很多人說路克根本不可能這樣做,這違反他在之前電影裡的性格,他是如此挺過黑暗面的誘惑,拒絕自己的狂怒,拒絕殺死他的父親,而將達斯維達從黑暗面中帶回來。這樣的路克怎麼可能會想要殺死自己的姪兒,僅僅是因為他露出了黑暗面的傾象,又怎麼可能因而躲避厭世?

人最困難的是面對自己的錯誤,世界上多的是英勇殺敵,奮力救人卻無法開口說自已做錯了的人。達斯維達雖然強大,雖然邪惡,但是這一切都不是路克造成的,他自然能夠面對。但是凱羅忍卻是在他的教導之下走入歧途,路克無法面對,其實合乎情理。

我不滿意的部分只有兩段。第一個是關於路克敘述凱羅忍魔化的那晚。電影裡面出現了三次關於此事件的回憶,可以說是小小的羅生門,但是這三段都很短,而劇情並沒有隨著三次的變化的堆高,反而衰弱了。漢米爾在這裡確實盡力了,他必須要不到 30秒內呈現三個故事中的差別,我覺得他做得很好。問題是劇本。

另外一段是路克與芮最後一次的交鋒。路克幾乎是在刀刃逼威之下說出了凱羅忍魔化的真相,實在太多屈辱了,也讓人覺得芮的力量實在強大到不可思議。我覺得如果情況反過來,路克打贏,但是芮儘管在戰鬥中落下風卻在言詞上迫使路克直視自己的錯誤,這不會減損芮,卻大幅增添路克的形象。

絕地劇情性裡的其他部分我都覺得很棒,我喜歡芮的父母是無名之人,但是我不確定凱羅忍的話是否能當成事實。史諾克的死法很意外,但是也顯示了人生無常,加上要讓凱羅忍上位,倒也無可厚非。

真正讓我喜歡的是路克的結局。古人有所謂輕如鴻毛,重如泰山。很多人希望既然路克要消失,何不壯烈犧牲。我覺得在劇情上不可能在這集殺死凱羅忍的情況下,就算路克如同 Clone War卡通裡的絕地大師把所有 AT-AT都滅了,也對於路克的個人救贖與昇華沒有提昇。電影裡的路克的結局確實少了大殺四方的激情,相比之下他做的確實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沒有動劍沒有破敵,可是路克終於面對了他的心魔,理解而沒有憤怒,不殺一人卻保存了反抗軍的微弱希望。可以說是重如鴻毛。

總歸而言,我不認為這是一部好電影,太多巧合,太多情感沒有完整延伸又轉向,顯得矛盾,但是最後的結局拯救了這部電影。星戰的歷史終究又翻過了一頁。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筱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經歷過演員穿布偶裝演出忍者龜的那個年代後,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