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寻存在的意义,满纸荒唐言

布景拉开,圆景中现出江南的青瓦、白墙、小轩窗,俨然一幅中国画。抛开演员的演技单谈电影内容与创作背景两个部分。情节不予赘述,直入主题,以下意见仅鄙人之薄见。
    女主李雪莲的遭遇容易让人将其与秋菊相提并论,当然二者是有共同之处的,譬如说:二人都是为了要“讨个说法”,但也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说法,以此为主线讽刺当今司法、政府不能为民伸冤,维稳之路只是稳上级,却没能治愈下层的顽疾(此处多次以“大”和“小”作对比)。但二者人物也是有很大不同的,秋菊的“说法”是实实在在的单纯的对与错;而李雪莲的含冤中却包含着个人与社会的层层私心,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先看李雪莲这个人物,如果不是范冰冰主演,而是一个真实的、粗鄙的农村妇女,观众们的同情心导向会不那么明显。我不愿浅显的为主人公冠以“泼妇”的定义,她只是个有些小聪明的社会小人物,她有着最原始的是非观,有着善良,也计较自己的得失。不论是她以分房为由,还是最终真相为逃避未出台的“二孩”政策,都是李雪莲先入为主的以自己的小聪明去骗政府,这点是不可否认的。当然很多观众会同情她因此沦落一无所有,我可以举出因果报应,当然我个人也觉得这样的因果代价是否有些太惨重了?但世事难料,因果本也未必对等。李雪莲这一错,开始层层和稀泥让事情有了戏剧性的发展,到法院这一层我们不能跟着主人公的意志说他错了。李雪莲先“送礼”希望法官王公道能为她伸冤,当法官根据现有的书证、证人证言判定李雪莲设计的“假离婚”是真的时,李雪莲怀疑法官收受贿赂做出不公正裁判。这样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法律并非儿戏,李雪莲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自己与秦玉河的离婚不是真实的意思表示,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法官收受贿赂,一切只是她的一面之词,但却足以把观众的内心倾向拉入法院枉法裁判的深渊,这是不客观的。前夫秦玉河已经另行组成家庭,再复婚已然不可能,这就出现了一种无法证明的伪命题:身份的确认与现实法律和规则的调整范围将之排除的冲突。案子出了法院其实转入了上访的层面,正因为司法暂不独立,使观众等量齐观。这时的主题不再是离婚是不是真的,而是“我是不是潘金莲”,这一转折正是秦玉河当众戳穿她新婚不是处女一事,引起了一个传统农村妇女对名节感到的羞愤。但这确实是事实,所以女主开始了一种撒泼的手段(上访)来寻求自己一无所有后的一点存在的尊严。也正是这一转折电影进入主题,展开了上访与政府维稳的工作中。虽然鄙人对主人公的评价比较负面,但是政府的工作方法也是存在种种问题,不得不提大鹏、张译等人的演技有着深入骨髓的刻画。上访之路十年,直到秦玉河的一场意外送了命,李雪莲顷刻间失去了生活的重心与生活的意义,她的大半生都是为了告状,也许早已忘却了心中愤懑,但上访成为一种证明她存在的生活方式,心灰意冷的她选择上吊来结束她的一生。直到遇到范伟扮演的果农,听到那句充满生活小算计的话让她触动,人其实可以不止为了一个理由活,果农的话让她重新感觉到她假离婚以前的生活脉搏。
    影片末,李雪莲与以前县长相遇,讲述了假离婚的实情,往事过眼云烟,都随之玩笑了。她也像在讲玩笑一样,回味着一生中最重要的闹剧...
    最后,提一个问题:李雪莲诉秦玉河一案,案由是什么?真假离婚难道不应该是行政诉讼吗?

前些时期,就在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上映之时,我偶尔听到一个电影圈中的人讲起,说:“冯小刚都是跟随张艺谋的。张艺谋拍个《活着》,冯小刚就拍个《一九四二》;张艺谋拍个《十面埋伏》,冯小刚就拍个《夜宴》;张艺谋导个奥运开幕式,冯小刚就导个春晚;所以呢,张艺谋拍了《秋菊打官司》,冯小刚也就来个《我不是潘金莲》。”
 
说这句话的同志曾有一组照片,似乎是在拍摄一个关于农民工的公益广告,而其中一个演员就是王宝强。可见他也在“贵圈”经历过。所以,他一说这话,我愣了一下,感觉很正确。可回头一想呢,混在朝阳区的群众啊,虽然经常能见到明星出来买个菜,可这话有几分靠谱呢?
 
话有点臆造的成分,但最后一句把《秋菊打官司》和《我不是潘金莲》联系起来,并非无中生有。都是一样的农村妇女,都是一样的委屈,都是一样的上访,最后都是以出乎意料的方式结束冲突,还真的是非常像。
 
只是,二十多年过去了,西北个子高大、满身土里土气的秋菊变成温润、吴侬软语的江南女子,满画面的北方烟火气变成了连绵不断的江南烟雨,而矛盾冲突的焦点也变得有点无厘头:只为证明我不是潘金莲。

冯小刚导演的新片《我不是潘金莲》公映了,这是我今年比较期待的电影,我就说说自己的感受吧。
我是抱着喜剧的心态来看这部电影的。的确,观众们的笑声是对这部影片最大的肯定。然而,电影结束后,我更多的是在反思。身为一名基层民警,每天做的最多就是群众工作,这部电影讲述的正是我身边每天都在发生的事。
影片的开头,李雪莲(范冰冰饰)带着自家土特产找到“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基层法官王公道,她要告秦玉河(李雪莲之夫)假离婚。因为秦玉河单位要给单身职工分房,李雪莲这才与秦玉河假离婚,哪知秦玉河分到了房又跟别的女人结婚。李雪莲说:“法官,那离婚是假的。有离婚证也是假离婚,你得给我做主!”
她去找法官,在事实面前,王公道判决李雪莲败诉。
她去找院长,院长告诉她,走正当程序上诉,坐上车就走了。
他去找县长,县长告诉她,他其实县长秘书,换身衣服从后门走了。
她去找市长,市长说省里要领导检查,先把她弄走。结果她被送进拘留所了。
从拘留所出来,她对告状死心了,她现在不想证明给别人,她只想证明给自己。她找秦玉河只要他一句话:“当初离婚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秦玉河不但没有回答他还骂她“你不是李雪莲,是潘金莲吧?”结果这句话第二天就在全村传开了。
她要去北京告状!不仅要告秦玉河,还有告“庇护”秦玉河的官员们!更要让大伙都知道“我不是潘金莲!”她只身来到北京,阴差阳错地还真的拦住了中央领导的车。中央领导在人大会议上点名批评该省。结果,从市长、县长、法院院长全部被撤职。
然而秦玉河依然“逍遥法外”。李雪莲不甘心,十年来她年年春季赶着全国人大会议期间去北京,各级领导们不再躲着她,每逢重大政治节日,法院院长、公安局长、县长、市长都会来到她家嘘寒问暖,敏感节点还派驻公安民警24小时守在她家门口,确保她不上北京。然而李雪莲还是跑了,她躲过了进京身份证检查,却还是被县长一行人抓到了,他们给李雪莲带来了一个消息:秦玉河(李雪莲之夫)因车祸死了。
李雪莲听后嚎嚎大哭,她这十多年来活着的动力就是为了上访告状,现在秦玉河死了,她觉得活着也没意思了。她来到一片果园,找到一颗歪把子果树,准备在这上吊,却被果农(范伟)拦了下来。果农跟他说:“大妹子,我这片果园还有游客过来摘水果,别坏了我生意。你要死我不拦你,你去对面那片果园试试。”李雪莲笑了,她突然明白了,以前所有官员都躲着她是为了他们自己,现在所有官员都找她也是为了他们自己,就连不认识的果农也只是关心自己的果园而管别人的死活。所以她要好好的活着,不能就这么一死了之。
李雪莲不告状了,她没回到乡里,就在北京开了家小饭店。十年前被免职的县长来北京出差,饭店里他们又一次相遇。县长问他:“为了一句话,告了十年状,值得吗?”
这回李雪莲道出了实情:“其实,我当时怀了二胎,是为了保住这个孩子我俩才商量好离婚的,他带一个,我带一个。等孩子能上了户口,我们再复婚,后来我孩子也没保住,我这些年都是为了我的孩子!”十几年了,她头一次说出实情,她说完就又去忙着招呼客人,留下“县长”一人陷入了沉思。
李雪莲告了十几年的状,干部换了一届又一届,维稳工作做了一年又一年,所有政府工作人员都以为她就是认死理、没文化的农村妇女,却没人知道她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那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法院的判决没错,对判决又异议去上诉也没错,去检察院检举控告收受贿赂的王法官更没错,扰乱公共秩序被治安拘留还没错,怎么这件事闹到北京李雪莲就占理了?非得让一粒芝麻变成西瓜才有人重视这个问题?
一个农村妇女不过是想要一句话,证明当初离婚是假的,她更不是潘金莲。即便她不懂法也有她自己的诉求。然而所有政府官员都在公事公办,但就是因为公事公办,芝麻大小的事却解决不了,这是多大的笑话。李雪莲成了明星上访户后,以前躲着她的政府官员恨不得天天见到她,这又是多么大的讽刺?
群众工作必须要有真心真情,这不是在工厂制造产品,按照程序机械地完成几个动作就能做到完美无缺。
归根结底,这些问题还是出在各级政府工作人员自身,我们习惯于向上级负责,向下级布置工作,工作做到最基层的人民群众,都是冷冰冰的规章制度、方式方法,却从未了解过群众真正的诉求。我们总以为向上级负责才能做好工作,殊不知对人民群众负责才是对上级最大的负责!

首映当天去看的《我不是潘金莲》,看完后的第一感觉是这是一部“很有戏”的电影。不论从民间到官场还是官场到民间,每个演员身上都带着戏。每一个镜头,每一个布景也都毫不冗余,衬托着故事的年代感,也框住的戏里的人。让观众保持着距离,在咫尺方圆间,戏看李雪莲的“伸冤”之路,笑看官场“芸芸众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江天.蕞尔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马瑞森Mareso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不是潘金莲》是在有限的审查体制下,最大限度的还原了原著小说的内容与精髓。原著里的故事从头至尾都透着荒诞,逗趣的黑色幽默。这是一部有点像“闹着玩”的“官场现形记”,尽管故事的主人公李雪莲是一个悲剧人物,但在整个故事的烘托下,她的人生却反转成了一个可笑的段子,并且还像一面照妖镜似的,可谓是让官场各路的“妖魔鬼怪”都现了形。真不知该为李雪莲高兴还是不高兴。高兴:因为她一个人的事,可谓是搬倒了一批“光说话不办事”的官员,连着最后这么一闹,还让各级政府都有了反省(虽然,这是为了过审加的情节)。这可谓是李雪莲“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壮举。不高兴:到了最后,她和秦玉河的假离婚和她是不是“潘金莲”这回事,根本就没有解决,而且还因为秦玉河的意外身亡,彻底不了了之了。她十几年告状的生活的主心骨没了,剩下的都是被糟蹋了的人生,真是可悲可叹。

(《秋菊打官司》剧照,
巩俐的妆把颧骨再弄高点就更像农村妇女了)

《我不是潘金莲》在影片上映后,因为它所反映的现实意义,也是引得各色评论争相出炉。有的说,反讽了官场现状;有的说,也反映了许多“上访专业户”的无理取闹。但笔者认为,本片最深刻地就是揭露了一种人性的劣根—“自私”。影片到最后范伟饰演的果农的这个情节,即是一个笑点也是一个“点睛之笔”。果农对寻死的李雪莲说的那句“不在一棵树上吊死,换棵树,耽误不了多少功夫。”并不是出于好意,劝解李雪莲放弃轻生的念头。而是一种为了自己“私利”的一套推诿之词。换句话说,就是“你干你的事,但别碍着我的事。”这不就是本片里,那一群官员们脑子里想的事吗?这不是李雪莲不停上告为了的事吗?

《秋菊打官司》里事情的起因直接明白,秋菊的丈夫被村支书踢中要害,不仅不认错,还出言侮辱。于是秋菊开始讨个说法,上访,告状。最后上访之路止于市中级法院。矛盾的解决也依赖于同村人的人情,虽然最后村支书还是被抓走。
 
《我不是潘金莲》的事情起因则有着某种荒诞性。李雪莲和丈夫秦玉河为了想多要一个孩子,逃避计划生育的惩罚,于是离婚。谁知道,离婚后的丈夫很快将别人娶进门。心有不甘的李雪莲回避了真实理由,以分房子假离婚为由,状告秦玉河。官司打输,秦玉河当着众人的面提起她结婚不是处女的事情,骂她是潘金莲。一气之下,李雪莲愤起上访,从乡下席卷到北京,历经十几年,引得官场频频震动。最后以秦玉河意外死亡而结束。
 
可以说,即便冯小刚跟在张艺谋身后亦步亦趋,但《我不是潘金莲》也不是在模仿《秋菊打官司》。张艺谋对北方农村的风貌更为感兴趣,冯小刚则对各级政府的官场生态更感兴趣。在一级又一级的金字塔式政治结构中,犹如一出扮猪吃老虎的游戏。李雪莲作为一个普通的农村女人,竟然扇起巨大的台风,吹得诸多官员地位不保,恐怕只有真正了解中国社会形态的人才觉得并不荒诞。
 
从法制层面讲,李雪莲的上访是毫无道理可言的。当初的离婚是她愿意的,是完全符合程序的,哪一级的法官都不可能判决她胜诉。即便在道德层面,她的要求也是无法实现的。正如她的前夫秦玉河讲的,李雪莲上访十几年,压力最大的是秦玉河现在的妻子。如果秦玉河为了补偿李雪莲,那只能是对别人的不公平。
 
从政治层面讲,我不认为这部电影反应了中国官场的“黑暗”一面——否则怎么会过审呢?在某种程度上讲,如果现实世界的官员表现得如同电影中的官员,官民生态会比现在好百倍。即便电影中的官员都有着保住自己乌纱帽的私心——但世上有家有口的人谁不想保住自己的饭碗呢?实际上,这些官员在与李雪莲打交道的过程中,展现出的那些假聪明(里面有个法官就叫做贾聪明)、小伎俩——除去动用暴力强制,几乎称得上是仁至义尽。

从李雪莲角度说,秦玉河和她假离婚这件事和说她是潘金莲这件事,县法院、县政府不给个她满意的说法,就是“碍了她的事”。她不停上告,不就是为了她的“一己之私”而最后牵扯了一堆人倒了霉。但这“私”换句话说,就是“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从各级官员的角度说,不论前任还是继任,起先都觉得李雪莲这个事“太碍事”都不想管,但到后来李雪莲真“碍着他们事”了,他们又不得不管。但管的方式,不是就事论事,而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帽子而极力掩饰,还是出于“私利”。在这两个关系中,政府、法院,这一类打着“为了人民服务”的公职单位,反而成为了最矛盾,最可笑的所在。一群为了私欲的人,掌控这一个“为公”的机构,去解决一件私事。如何为公,怎么为公?被这一荒唐事一折腾,也成了一个“荒唐"。

图片 2

故事里的李雪莲,一辈子为了这个原本想钻法律空子的“假离婚”,落得一无所有,可谓“辛酸”。一群政府的大老爷们,被一个农村妇女闹的团团转,羞臊了面子,也是一把“辛酸”。影片里有一个片段很有意思,当李雪莲听说前夫秦玉河死了以后,在菜市场一顿哭天喊地,要死要活时,还是那群被她折腾的大老爷们,递出手帕并硬生生把她拽回了“生的边缘”。戏里的李雪莲被男人伤透了心,却又与一群男人“扯不清,道不明”,还真有点“潘金莲”的意思。虽然,我们都知道,这和“潘金莲”一点关系都没有。

(个人以为喜剧演员大鹏此次证明了他的演技,
扮演的小法官惟妙惟肖)

PS:完全是冲着于和伟先生去看的这部电影,老戏骨,真没让人失望。范冰冰的演技真的很不错,在电影真是做到了演员与角色的二合一,真没觉得她是“大明星”,真觉得她是个“好演员”。

那为什么如此众多的一众人——包括中国的精英阶层,竟然为如此一个荒诞的事情奔走十几年呢?根据原著作者刘震云的描述,李雪莲是真有其人的,小说《我不是潘金莲》中的很多事情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刘震云的妻子郭建梅可是中国妇女维权领域一位著名的律师,小说中的很多细节就来自他妻子的讲述。所以,这不是小说、电影中的荒诞,而是真实世界的荒诞。
 
法律、道德和强大的国家机器在李雪莲面前完全失效,不过是因为李雪莲的一个执念:我不是潘金莲。只是,这也不能说明李雪莲是道德观念至上的人。她气愤中,为了报复秦玉河,找到旧日仰慕自己的屠夫,想要以身体交换屠夫代自己行凶,这足以说明道德并非她的动机。
 
在剧情中,直到电影快结束,出现的人中唯一与她有血缘关系的人就是她的弟弟。只是没有交代是否是亲弟弟(依照谈话应该是)。她寻找弟弟去帮忙,正在吃午饭且受过她恩惠的弟弟并没有招呼她吃饭,而是一边自己吃一边漫不经心地拒绝她的要求。这之后,这位“亲人”再也没有出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eller小样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3

(剧情里唯一出现的弟弟,
在请求帮忙的姐姐面前,比小法官更傲慢,
小法官至少让李雪莲坐下了)

电影接近结束,让观众诧异的是,她与秦玉河是有一个共同儿子的。即便离婚之后儿子判给秦玉河,但两个小时的剧情,这个儿子居然没有出现过一次。如果不是在结尾李雪莲主动揭示出上访的真正理由,观众几乎不会想到她与秦玉河居然会有儿子。她与秦玉河的第二个孩子,是当初假离婚的真正目的,而在离婚之后又流产,这成为她上访的理由之一。

 

图片 4

(直到电影最后李雪莲才说出实情,
并透露出她有个儿子)

有血缘关系的弟弟漠不关心,本有的儿子十几年从未出现,怀在肚子里的孩子却被流产,其实这已经指向秦玉河离婚后迅速再娶的原因——李雪莲本就是个执拗而自以为是、不讨人喜欢的女人,秦玉河并不爱她。
 
就这样一个女人,被丈夫抛弃,一肚子怨恨的执念,却没有丝毫的后顾之忧,反而能以不断的上访带动地方的行政长官热切关心她的生活,诸多官吏逢迎阿谀她,每年春天就成为一县一市的政治中心,这何乐而不为呢?本有性格缺陷就成为生活的动力,执念成为她生命的一切。
 
赵大头的追求曾一度让她放弃继续上访的念头。虽然赵大头这个男人没有秦玉河一般玉树临风,还死了老婆有个成年的儿子,但对一个中年女人来说,这是比一群官员每天围绕更实际的快乐。所以,她动了放弃上访的念头,动了从此安生过日子的念头,动了从此认命、把赵大头视为丈夫的念头。

然而,偶尔间听到的电话让她发现赵大头原来是在利用她,想要安抚住她,以给自己的儿子找个稳定的工作,同时还给晚年讨个养老的媳妇。——这正像十几年前的秦玉河的背叛,她再一次被羞辱,再次踏上上访之路。

 

图片 5

(剧中最旖旎的画面,赵大头与李雪莲欢好后,
她说这辈子都没这么好过,可见她这辈子真过得不够好)

秋菊不断上访是要个说法,李雪莲不断上访是为了让孤独的生活变得有趣。她已经是为上访而上访,其实并不关心自己是不是潘金莲,也没有人真的认为她是潘金莲。

她只是在孤独无聊的人生中寻找存在感。弟弟不关心她,儿子不关心她,前夫背叛她,情人利用她,她唯一能要挟的就是这群官员。利用中国的政治生态,她成功让高高在上的官员以她为恒星,以为她能决定仕途方向,这成为她生活的唯一乐趣——也成了她生活的毒药,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最后一次上访,经历被盗、高烧之后,她依然不顾一切往前冲。直到追赶到北京的县长告诉她,秦玉河出了事故,已经不在人间了,她上访的理由不成立了。瞬间,李雪莲崩溃了。
 
命运第三次戏弄了她,把她赖以生存的最后一点东西都带走了。回归故乡,失去官员的前呼后拥,她觉得生活没劲儿,想要自杀。拦住她的果农并不在乎她的生死,而是在乎自己的果园不被冤魂纠缠,所以建议她去对面,这个貌似老实的果农竞争对手那里,去那里吊死。

 

图片 6

(范伟扮演的果农阻止李雪莲上吊,
却让她换到对手那里死,人世的冷漠中透出一丝幽默)

这就像老天爷开的最后一个玩笑:你死了都不会有人在乎,还有人会拿你的死做文章。就在这一瞬间,李雪莲才在电影中露出第一个微笑。就在此刻,她突然明白十几年来都不过活在一个执念之中,是一个无用的零。
 
在《秋菊打官司》里也有着类似的结局。当村支书在秋菊难产之夜出手相助后,秋菊已经不再怨恨村支书,可法律却没有放过村支书,有了“说法”的秋菊却失去一份重重的人情,让她迷茫自己得到的“说法”是什么。李雪莲比秋菊更为执着,每前进一步,就在她怨恨的名单上增添一人,十几年来以所有人为敌,直到失去所有人,甚至是从未露面的亲生儿子。
 
难道女人啊,你的名字真的叫做执念?
 
其实,我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只是透过这部电影观察到一种现象。我还不能从这种现象中得出可以确定无疑的解释,不知道这是先天决定的还是后天偶成的。
 
只是想,如果秦玉河没有背叛李雪莲,或者赵大头并没有利用李雪莲,所有男性的官员都表现出对她悲惨处境的一点点同情,她也不会落入十几年的轮回中无法跳出,也就从没有机会展示她如此让人震惊的执念了。

她会成为勤于灶台的黄脸妻子,会成为人群中肥胖慵懒的母亲,慢慢在子孙满堂中渡过糊涂却不乏幸福的一生。可惜,在李雪莲的一辈子中没有一个男人表现出一点点温情,即便是有着密切血缘的弟弟与儿子,都不过视她为怪物、阻碍或者工具。
 
也许,女人一生获得什么样的名字、评价或者命运,是由她身边的男人赋予的?这又是我的另外一重疑问了......

(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gershom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找寻存在的意义,满纸荒唐言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