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总是难以实现,成功让全城人吸上鸦片

没有一个难民,城防没有任何抵抗力量,干净的街道礼貌的路人,全北平拉车的都是白大褂腰里别王八盒子的特务,中日对质一触即发的第一线日本部队居然就和占领后一样拿着枪犹如无人之境为所欲为。一群自以为是的北京老头自娱自乐做个乌托邦糊弄自己。张将军你就不能在破城前派一个排清剿一下城内残余份子吗?鸦片害人烧光就是为了全北平父老乡亲都抽的上鸦片[捂脸]


“一周书单”又跟大家见面啦!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平壤队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期的主打推荐书目,是《公正何以难行:阻碍正义的心理之源》。“公正”,通常被认为是人类最大的共识之一。但在实践中,公正却总是难以真正推行。这背后有哪些原因?这本书或许可以提供解答的线索。

鸦片,对国人来说,无疑与“丧权辱国”“东亚病夫”联系在一起。不过在法国新生代汉学家包利威(Xavier Paules)看来,公众对鸦片的很多印象都是受晚清、民国禁毒宣传的影响。如果重新客观审视鸦片从进入中国到彻底消失的200年历史,会发现它对中国的影响其实非常复杂,远非简单的几个“成语”可以概括。

有关鸦片赔偿和对华作战问题的论述

此外,本周书单从文学、历史、博物等类别选择了4本好书为大家推荐。来看看书评君都选了哪些新书,或许值得你关注和借鉴。

围绕着鸦片走私与禁毒,在晚清中国形成了现代贸易网络,制造了公民与公共空间,导致了民族主义意识的明晰……可以说,这200年恰好与中国步入现代社会的进程重叠在一起,鸦片也是观察中国现代化进程的重要视角之一。

1.《鸦片问题》作者:塞缪尔·华伦(SamuelWarren),英国伦敦内殿法学协会会员、律师。一八四○年一月伦敦第三版。 2.《致英国商务监督查理·义律论鸦片危机书》作者:广州美商。一八三九年伦敦版。 3.《对华战争是正义的吗?》作者:H·汉密尔顿·林赛——已故东印度公司在中国工作的事务官。一八四○年伦敦版。 4.《致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子爵书;论与中国决裂及其原因;包括鸦片问题及其他重要细节》作者:在华外侨。一八四○年伦敦版。 满载中国问题的文章,终于在欧洲报刊上出现了。大量的时事小册,已经摆到公众面前,评论、报纸,一页接一页,一栏又一栏刊载着讨论中国问题的评论。所有这一切,都表明对于这个国家发生的事件,已经使人觉醒。漠不关心的风气已成过去了。当每艘从东方相继而来的邮船到达,他们总是非常焦急地探问:“有没有关于中国最新的消息?宣战了吗?外国商业很快可以恢复吗?”这些焦急的探问,就说明了中国事件对他们的利害关系是何等重大。 朱嶟在四年前所提出的政策迄今仍为中国政府所坚决支持,而且收到重大的效果,凡是关心这个国家及其对外关系的人都应予以慎重考虑。 鸦片问题的是非曲直,是不容易理解的。然而,华伦先生对这一问题的评论却是极其公正而富有才华的。他并没有告诉读者,为什么他有必要去考虑这些引起这一重大而困惑的问题的事实。但是,如果我们怀疑华伦先生,是被一个委员会或代表团所罗致而为他们服务的,而这个委员会又是在华受主要

图片 2

包利威专攻中国史,曾在中山大学教过两年法语,是法国著名汉学家安克强的弟子。他先后出版了三本关于中国鸦片历史研究的专著,包括《一种垂危的毒品史:1906-1936年间广州的鸦片》《鸦片在中国:1750-1950》和《从鸦片战争至当下的中国》。其中,《鸦片在中国:1750-1950》于2017年首次推出中文版,是他第一本在中国出版的著作。最近,该书作为中国画报出版社的“中画史鉴”系列丛书,以精装本的形式再版,书名改为《中国鸦片史》。

< 1 > < 2 >

本期主持|新京报书评周刊编辑部

重建鸦片研究客观视角

主打

中国历史学家曾长期研究鸦片在中国近代史上的作用,“但毫不夸张地说,这些分析只是以外交及军事层面上所发生的事件这一视角去观察而做出的”,在2017年中文版序言中,包利威开篇第一句就指出中国学者的研究不足。

图片 3

他认为,应该从各个视角、各个层面去重新审视鸦片,由此才能得出新观点:“中国社会各阶层一时嗜食鸦片,但它既没有给中国的公共健康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也没有让国家穷得难以为继,更没让国家行政机构彻底瘫痪。”

《公正何以难行:阻碍正义的心理之源》

“作者序言里的这段话,已经把书中的颠覆性观点告诉读者了。”《中国鸦片史》译者、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副教授袁俊生说,包利威之所以能提出不一样的观点,是他除了吸取中国学者的最新研究成果,还看了大量中文原始材料,包括晚清高官回忆录、政府颁布的法令、当时的报纸、西方人士的旅行笔记、英国和法国外交部的解禁文件以及诸多日文材料。他下的这些苦功夫,从书中繁密的注解就可见一斑。对袁俊生来说,全书文字翻译难度不算大,但光是注解翻译就花了两个月时间,可以想象,包利威做研究时接触了多少材料和文件。

作者:亚当·本福拉多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引用一些中国学者的研究时,包利威显得比较谨慎。他认为,关于鸦片的有些数据经常被引用,但实际上当时中华民国拒毒会公布的一些数据是危言耸听,遗憾的是,引用者从来没有提出过质疑,而是在一本接一本的专著中加以反复引用。包利威举例说,《申报》在1872年的报道中曾说上海有1700家烟馆,但那时的上海只是一个“小城市”,还没有到后来“远东巴黎”的规模,因此这个数字显然是出于禁毒宣传而有所夸大。

译者:刘静坤

“在《中国鸦片史》中,他把中国和西方有关鸦片的观点都呈现了,同时还做了自己的分析,这样就克服了东西方关于鸦片观点的片面性,给读者一个更宏观、更广阔的视野,对鸦片也有更全面的了解。”袁俊生说,需要强调的是,包利威并非为鸦片进入中国后导致的灰暗历史翻案,他对鸦片贸易明确持批判态度,也花了很多篇幅讲晚清、民国、新中国的历次禁烟运动。

版本: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 2019年3月

被忽视的晚清禁烟外交

“公正”,一个社会的根本价值判断。追求公正,通常被认为是人类最大的共识之一,而不同只在于何为公正、谁的公正、如何通往公正。社会不同、时期不同,所设计出的司法制度也不尽相同。我们一般认为司法制度是一场司法审判是否正义的决定性因素,因为其目标之一就是要约束人性的弱点,克服法官、陪审员等职员在判断过程中的偏见,进而去追求正义。

包利威在书中提出的另一个新观点是,鸦片在侵华行动中的作用同样被历史文献夸大了,“虽然西方列强打开中国国门时,鸦片起了重要作用,在中国与外国列强交往的过程中,鸦片也深涉其中,但鸦片并不是帝国主义突破中国防线的单方面手法”。因此,书里虽然也提到两次鸦片战争,但只是简单带过,更多篇幅用来讲述禁烟过程,特别是晚清禁烟运动期间,清政府在外交上的努力。

然而,在法学界一直有人对此持比较消极的态度。《公正何以难行:阻碍正义的心理之源》的作者亚当·本福拉多是其中之一。他在该书中以美国司法为思考对象,提出即便它被认为相对完善,从警察询问、律师抗辩、证人的记忆到陪审员的意见,再到法官的审判,也无法保证不带心理偏见。全书通过案例呈现了心理弱点如何影响正义。他相信发展技术是克服偏见的一种力量,比如采取虚拟庭审,相关人不必聚于一堂,既可以避免性别、肤色、言谈、情绪等其他因素进入庭审招致偏见,也可以避免刑事案件中被害人因面对嫌疑人而不适。他同时退一步承认,法庭只是迫不得已的事后公正,正义的实现首先是通过制度和技术防治悲剧案件发生。

袁俊生认为,包利威围绕禁烟问题,对1907年清政府与英国之间的斡旋、谈判描述得非常精彩。“以前由于长期闭关锁国,满清确实不懂西方发展过程和外交,外交给人印象就是屈辱,后来,清政府被迫向西方学习。一旦学会西方人对付我们的那套外交手法,马上就用来对付他们,而且了解游戏规则后会玩得非常好。遗憾的是,晚清这段历史,现代人不太了解。”

文学

在袁俊生看来,《中国鸦片史》中最具颠覆性或者说最有启发性的观点,是指出鸦片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所起到的一定的经济作用。

图片 4

19世纪下半叶,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等农民起义需要巨额军费,而两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都被打败,不得不支付大量战争赔款。在处理内忧外患的过程中,政府开支巨大。“中国学习西方一开始还是羞羞答答的,后来就放开了胆量,逐渐走向现代化的道路。”包利威说,清政府建重工业、设立兵工厂、修铁路等,客观上开启了中国现代化进程。但投资需要资金,清政府不得不增加赋税。清末,税收体系发生很大变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为鸦片逐渐设立税种。比如当时张之洞在湖北汉阳创办的兵工厂和钢铁厂,有26%的资金就是来自鸦片税收。

《三口棺材》

在分析鸦片税所占晚晴经济比重时,包利威的很多数据都是援引自中国学者的研究。但袁俊生说,他对鸦片税与中国现代化进程之间关系的分析却令人耳目一新:“鸦片确实阻碍了中国人追求现代化的梦想,在资本积累过程中的作用也许是负面的,不过它在整合经济资源方面还是发挥出一定的作用,让国家有能力融入到经济生活之中。”比如书中提到,中国西南地区一直比较落后,正因为鸦片贸易,广西的北海港才发展起来。

作者:约翰·迪克森·卡尔

“因此鸦片的作用在中国历史上非常复杂。”袁俊生说,就像作者在序言中最后的总结:“鸦片并不是在200年间中国一直甩不掉的包袱,它在中国历史上留下的烙印是极其含糊的。”

译者:辛可加

图片 5

版本:新星出版社 2019年3月

《中国鸦片史》

约翰·迪克森·卡尔与阿加莎·克里斯蒂,埃勒里·奎因并称“推理黄金时代三大家”,但论名气,他似乎远不及另外两人。

[法]包利威 著

这也许和他笔下的侦探基甸·菲尔博士无甚个人魅力有关,而他不太理想的健康状况也让他后期作品的质量不断下降。但他在巅峰期留下的作品已经足够成为经典。被称为“密室之王”的他设计出了50余种不同的密室类型,《三口棺材》则是其中很具代表性的一部——在一个雪夜,葛里莫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己的公寓里,房门上锁,窗外没有任何脚印,临死前留下的断断续续的遗言和不断反转又推翻重建的推理过程推动着这本小说的剧情。约翰·迪克森·卡尔的推理过程十分缜密,对每个细节都做出了合乎情理又出乎读者预料的解释。

中国画报出版社2019年4月版

历史

图片 6

《中国鸦片史》

作者:包利威

译者:袁俊生

版本:中国画报出版社 2019年4月

罂粟最早起源于欧洲。让罂粟声名大噪的并不是它那艳丽的花朵,而是其蒴果的汁液。在经过简单加工后,汁液就变成一种物品,这一物品如今依然让若干文明社会想入非非,它就是鸦片。

在西方人的想象当中,鸦片与中国文化有着难以割断的联系,而中国人则把鸦片看做是“外来”的毒品,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象征。在19世纪里,中国连续两次遭受鸦片战争的侵害。1750年,英国不法商贩将印度鸦片大量走私到中国;1950年,新中国彻底铲除了鸦片。在这短短两百年间,鸦片给中国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中国鸦片史》打破了历史文化的偏见,颠覆了许多被人广为采纳的观点。包利威客观描述了鸦片在中国的全景:种植与制作、内政与外交,政治经济与社会、烟民与烟馆,深入地探究了鸦片渗透到中国社会的种种原因以及在中国的复杂演变。作者透过鸦片,勾画出现代社会的发展进程,为读者带来一部浓缩的现代世界史。

博物

图片 7

《不速之客:藏在家里的自然史》

作者:理查德·琼斯

译者:花保祯等

版本: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9年4月

这部《不速之客》的作者是一位昆虫学家,他是英国皇家昆虫学会研究员、英国昆虫学会前主席,也是BBC野生动物频道的专家,他对昆虫的狂热迷恋丝毫不亚于法布尔。他会热衷于寻找食品柜里每一种食物上的饼干甲,或是检查新家厨房地毯下成千上万只蠕动的火腿皮蠹幼虫,或是观察草地上一只不同寻常的蝇子……

与法布尔不同的是,他所描述的对象基本上都是家中的“不速之客”,这些“客人”大到猫狗、鸟类、鼠类,小到甲虫、蚊子、苍蝇、虱子、蜜蜂、瓢虫,其中个别的是经人类驯化的宠物,更多则是不请自来、也难以赶走的寄居者,作者以亲切、谐趣的语言描述它们的习性,以及如何与人类在“同一个屋檐”下并行不悖或剑拔弩张的生活。了解这些藏在家里的“客人”,可以让我们的栖居之所更舒适自得。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何总是难以实现,成功让全城人吸上鸦片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