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设防的爱,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布宜诺斯艾利斯或是香港,又或是台北,那夜色不会有大不同,就像你无论跑到哪里,那寂寞都会像刺客一样随身跟踪。若爱情是一场逃避,又或爱情是一场寻觅,总之是最任性的秘密。王家卫任性地跑到阿根廷,何宝荣任性地离开黎耀辉,理想任性地离开梦。彼此没有默契,却最终还是为了爱情。

“‘不如从头来过’是何宝荣的口头禅,这话对我很有杀伤力。我和他在一起很久了,中间也分开过,可是每次听见他这么说,我总会跟他再走到一起。为了重新开始我们离开香港,两个人走着走着来到阿根廷。”

推荐上说《春光乍泄》是同性题材,本是没打算看,甚至没有标上“我想看这部电影”之类的标签。偶然一个同学推荐,便开了个视频放在那里,想边看边解决些头疼的写生作业。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夜幕再次升起,整个城市化作一曲华丽的探戈,一切交织错乱地发生着,在昏暗的灯光下,在华灯初上的车水马龙旁,在路边那家热闹的小酒馆,或在转角二楼那间简陋的房……
       王家卫拍过许多部电影,用过许多种手法,刻画过很多种人物,却没有哪一部如同春光乍泄这般把音乐与画面合为一体将这段爱情娓娓叙出极致之美。
       王家卫擅长通过蒙太奇将故事解构,在支离破碎却又充满关联的画面中,用音,色,画,词刻画细致的人物内心,《春光乍泄》亦是如此。故事发生在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地球的另一面,在Final Tango Apasinondo的旋律中,黎耀辉和何宝荣想要一同去往的瀑布旋转如同乐曲,在他们的灯上发着微弱的光,一如他们的爱情。
       黎耀辉说,他无法抵抗何宝荣一句“不如我哋由头来过” ,但他也说,何宝荣这句话有两个意思,一同由头来过,还是,一个人由头来过。于是他们分手了,在电影开篇,没有征兆,没有理由,只源于何宝荣一句话。
       黎耀辉对何宝荣的感情,是爱,是害怕,是绝望,也是无可奈何。当何宝荣离开时,他没有挽留,只是呆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当何宝荣和鬼佬纠缠不清时,他独自喝闷酒;当何宝荣出现在他眼前时,他的想要逃避,却无处可逃,于是他喝得烂醉才敢去见他;他大骂“何宝荣,你还是不是人!”却带病给何宝荣做饭;他坚持分开他们的床,却用酒瓶打了欺负何宝荣的鬼佬并因此丢了工作;他沉沉地说“何宝荣生病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可是他害怕,每天都在不安,害怕像曾经一样如同情侣会越陷越深,亦害怕何宝荣的离开便又要由头来过。他藏了他的护照,他将他困囿,他在房间里摆满了烟……黎耀辉是爱的,毋容置疑,但他的害怕让他的爱变得病态,变得疯狂,于是他们爆发无数的争吵,不停不休。
       记得很久以前看到过一句话“任何一个人离开你,都并非突然作的决定。人心是慢慢变冷,树叶是渐渐变黄,故事是缓缓写到结局。”当黎耀辉在录音机里留下哭泣,一切都结束了。独自站在瀑布下,在Prologue低沉哀伤的旋律中,他说“我一直认为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
我想黎耀辉的离开,不是不爱,而是放弃。疲惫使他放弃了过去,放弃了何宝荣,重新开始,如果何宝荣再同他讲“不如我哋由头来过”,或许他仍会进入这永无终止的循环,但他不会再给何宝荣这个机会。他独自去了台湾,他独自返回香港。
       第一次看春光乍泄的何宝荣让人厌恶,第二次的何宝荣任性像个孩子让人不得不原谅,第三次的何宝荣却是让人心疼。何宝荣爱黎耀辉吗?答案是肯定的。何宝荣任性。所以他一次次离开,在玩闹后,又一次次回来“日夜寻觅对象,却在朝夕幻想,来日方长”的何宝荣,却没有想到何来来日方长。何宝荣和黎耀辉在一起,也是寂寞的,影片的最后,黎耀辉说“一直以来,我以为我和何宝荣不一样,原来人寂寞时候都一样”,足以体现何宝荣和黎耀辉在一起,即便爱,却也是寂寞的,因此一次次地去寻欢作乐。
       有人说何宝荣是没有归属感的,这一点我不能苟同,他之所以任性,之所以敢飞,就像飞鸟知归巢方敢翱翔于空,何宝荣正是认为不论多少次,都有黎耀辉等着他回去,他才敢任性,只是他没有想到,他的任性使得黎耀辉最终选择了离开……失去了归属的何宝荣,在Final低沉的乐声中将自己锁在两人共同生活过的房间,摆满了烟,一如黎耀辉在时的模样,然后抱着被子失声,痛哭。
这次,他自己将自己禁锢,黎耀辉不会再归来。
       在电影中,有这样一个画面,赛马场,赢了马的何宝荣开心地笑,路遇男人暧昧的眼神并不理会,匆匆跑向黎耀辉的身边,我们看出何宝荣这时已经在慢慢改变了,可惜黎耀辉并没有发现,没有给他时间,在不安中,只想要急于拔去何宝荣的羽翼,将他捆绑在自己身边。何宝荣可以不再寂寞不再任性,何宝荣却不能失去完全的自由,所以他愤怒了。讽刺的是,他最后剥夺了自己的自由,也失去了黎耀辉。
betway必威官网,       我知道黎耀辉如果只要不再见到何宝荣,他便可以重新开始,或者说他只有不再见到何宝荣,他才可以重新开始;而何宝荣呢?我不知道何宝荣独自在阿根廷,该如何生活,是不是会去看看两人曾想去的瀑布,是不是会再去黎耀辉工作的酒馆,还是会终日在房中,想着他教他跳的那曲探戈……
        或许何宝荣只有见到了黎耀辉,才能重新开始。
        Happer Together的旋律突然响起,欢乐嘈杂仿佛是皆大欢喜的结局那般,几乎让人要把上一秒何宝荣的泪也忘却——“Imagine how the world could be. So very fine.” 看,一切如愿由头来过。
王家卫在色彩的运用上也独到有致,电影的前半段是黑白片,如同黎耀辉的心情,直到何宝荣受伤后,影片转为彩色,昏暗的黄绿色光线渲染着极易流逝的意乱情迷,将暧昧发挥到极致,而瀑布前,清冷的蓝光,哀伤的Prologue,和站在瀑布下的那个人,那句话,无一不是绝望。
黎耀辉是绝望的,但他重新开始了,何宝荣从未绝望,却一步步走向绝望。王家卫将一曲探戈完美地舞向了温柔的悲伤与淋漓尽致的绝望。
       我常会想,如果车没有坏,如果站在瀑布下的是两个人,如果黎耀辉发现了何宝荣的改变,如果没有那个误会的电话……是不是结局会不一样?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夜沉了,气温摄氏零度,一切还在发生,一切从未停止。

《春光乍泄》讲述了一种爱情,王家卫用了两个男人来赤裸裸地面对情感。因为布宜诺斯艾里斯逃离掉了尊严的热闹,便只有一次又一次的争吵,一次又一次的分分合合,都只是一刹那的瞬间感觉。那个大瀑布是命运最远处,也是爱情最深处,我们都在途上,寻找,体会,相互印证最远也最近的爱意。

两个可能不被社会接纳的男人,为了同看一个瀑布的梦想,游离在了布宜诺斯艾里斯黑夜的街头。何宝荣像一个任性贪玩的小孩,凭借着黎耀辉对他的爱撒娇任性,一次次给予伤害,一次次请求从头再来。而黎耀辉就如花泥,包容忍受着一切扎到他身上的刺,始终抱有希望,终于也疲于此般恶性循环。看到他们不断的争吵,看到黎耀辉的工作不停变动,看到何宝荣身边变换着一个个男人,但生活却总像开玩笑般将他们凑到一起。
我不是什么命运论信仰者,但却相信,有些人是注定要在一起,注定在彼此伤害中彼此依赖。我们从镜头里看到他们的分分合合,却也明白,有些事,不可能从头再来。

  之后便不自觉的被吸引了。我从来没有觉得同性之间的感情畸形或是卑微,只是没有想到可以这么深刻。

大气稀薄得很,一切都被距离稀释,看不清真正目的。瀑布很大,台湾很小,布宜诺斯艾里斯的夜色依然迷离,香港在记忆里,冲的破墙壁,冲不破内心;忍得住思念,忍不住伤心。何宝荣和黎耀辉都在那一刻亲近中伤逝。

“一起的日子好闷,不如分开一下,有机会再从头开始。”

  这不是一段美丽的爱情。

任性是分离的最率性理由,而寂寞则是想聚的最合适理由,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因为有爱情在头顶那方天空。

分开二字,似乎总是轻易脱口。你告别旧人,继续游戏人生,心里想着总能找到“someone like you”,最后却发现,兜兜转转,最适合你的只有那一个。黎耀辉与何宝荣在布宜诺斯艾里斯的酒吧重逢,又在公厕偶遇,何宝荣也总是能知道黎耀辉的电话和住址。其实世界并不大,大的是那颗什么都想装下,却什么都放不下的心。
张国荣这个名字,为何宝荣添色太多太多。他让人忘记相爱的是两个男人,让人原谅他对黎耀辉的残忍,更让一切心疼和宠爱变得理所当然。你们因为闷而分开吗?分开之后一个人还闷吗?放手的同时,也让你迷失了自己,生命里,还有多少个机会?

  无关性别,可既然是爱,为什么要这样相互折磨。黎耀辉,何宝荣,他们经历了一次次的分离,也一次次因为何的一句“黎耀辉,不如我们重新来过”而回到一起。他们为了梦想去到香港背面的阿根廷,却在布宜诺斯艾里斯迷了路。他们在同一个地方生活着,却有不同的生活方式。

若是我在中学时代看到这部影片,一定会怅然若失不知如何是好,所幸我已过了悲秋的年纪,只忘不了哥哥那惊世绝伦的容颜。

“有些事情我一直没告诉何宝荣,我并不希望他太快复元。他受伤的日子是我和他最开心的。”

  黎更像世俗意义上的传统者,他渴望要安定的生活,也期许好好经营这段感情,对于何的无理取闹终是显得有些厌倦。在何宝荣之外,他结交到一个新的朋友,那个朋友也在电影的最后把他的伤心带到了南美洲的最南端。何则不同,他随着自己的喜好,一意孤行,放纵着自己,同时折磨着黎耀辉。他不愿失去黎,也不愿和他轻松的爱着,何宁愿黎骂他,打他,恨他,也不能忍受对自己哪怕是一小会的不关注。任性的觉得自己必须是黎的一切。

当何宝荣受了伤没了容身之处,黎耀辉还是那个不变的港湾;
当Taxi中的黎耀辉看到何宝荣的眼神,自觉地将嘴里的香烟递到他的嘴边,然后让他在自己的肩上轻轻倚靠;
当黎耀辉坐在沙发上静静看着床上的何宝荣,然后渐渐睡去,何宝荣醒来后用同样的姿势望着他;
当两人在窄小的房间里跳舞,静静地相拥……
当何宝荣撒娇要与黎耀辉同挤一个沙发却被嫌弃,第二天得意地将床与沙发拼在一起,被骂“别玩花样”;
当何宝荣让发烧着的黎耀辉去做饭,黎耀辉骂他不是人,却又在下一个镜头里裹着毛毯站在了炉灶前;
当黎耀辉回家时发现何宝荣不在,顿时不知所措,在何宝荣给出买烟这一解释理由后,第二天便买了几十包的香烟放在床头;
当爱已成为一种习惯,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眼神、一个拥抱,那句“不如从头来过”,似乎也变得不那么重要。

  这样不安分不稳定的爱最终是要被现实打败的,而爱的如此耗费心神,又有几人承受的起。再爱下去,只会精力耗尽,剩一具空壳。

“我终于到了瀑布,但我却很难过。因为我始终觉得,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

  黎走了,何的爱情还没有结束,他开始幻想黎还在身边,开始感受黎用过的东西,抽过的烟,开始寂寞。原来人在寂寞是最容易放纵自己,没有黎的日子永远是寂寞的,而何,也就没有了归宿。

黎耀辉终于选择离开何宝荣,当他抱着同事小张的录音机试图忍住哭声,与之对应的,是回到了那个没了黎耀辉的房子里的何宝荣。他用抹布擦干净木地板,修好了那个带来梦想却也让他们走散的台灯,想象着他们一起跳舞的样子,装作一点都没事,然后抱着那个承载着回忆的毯子,痛哭失声。

  说到归宿,黎离开了南美后去了台湾,找到了曾今在南美认识的朋友的家人,他们不富有,但是很安定,做着小吃,招揽着客人。他们有一个自己的摊位,不用四处漂泊,不用满世界的流浪,即使流浪了,最后也有一个叫做家的地方可以回归。

曾有一个女荣迷在网上发了一个贴子,说有一次梁朝伟到内地来演出,她在演出完毕后守在他出门的必经之路,等看到他和一群人走来,便大声哭喊道:“黎耀辉,你还记不记得何宝荣?”梁朝伟听到她的喊声,停了下来,朝她这个方向看过来,然后点了点头,急匆匆地走了。看到这段话时,本没有被剧情折磨的情绪,好像一下子泛滥开来,只是忍不住想流泪。

  黎羡慕这样的生活,羡慕在南美认识的那个朋友。或许,他和何的相爱最终只是为了寻求一个归宿。他想到了自己在离开南美之前独自去看伊瓜苏瀑布。瀑布并不美,因为站在瀑布前的,应该是两个人。 他想到了他们的相爱,想到了他们的分开。

“珍惜”,或许是一个俗套的字眼,但它的意义却亘古不变。因为,可能一转眼,那个在原地等你的人,已经转身离开;一转眼,那个问你愿不愿意从头来过的人,也已经不在。

  本来清楚的我在电影结束的一刻迷惑了,那么这部电影说的是爱情么?还是只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归宿而已。我们都是在这滚滚红尘中漂泊的人,用尽一生相爱,寻找的,可能真的只是初来这个世界时的那份归属和依赖。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朱晓舒

  “黎耀辉,不如我们重头来过。”但是,真的可以重头来过么?如果忘记了过去,那还是我么?黎耀辉,珍藏我们的过去,然后,再见吧。起码这段回忆,仍是一份好的归宿。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是不设防的爱,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