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的眼淚,完美復仇

  這是一個冤獄女生復仇的故事。金子十九歲被要脅頂罪,在牢獄關了十两年半,个中已開始計劃她的復仇大計。她裝得親切可人,贏盡囚犯的歡心,並得到她們「幫助復仇」的應許。出獄後,金子丟棄假面具,心驰神往只為復仇,而復仇的對象就是當年要脅她的白老師。金子追求的是優雅的復仇,「一切都要漂美丽亮」。

他(印度共和国的毀滅美人迦梨)常常被繪制作而成一個骇人听大人讲的、美杜莎似的實體,擁有無數隻手足,擺出進攻性姿勢——但是,正如每一個印尼人所知晓的,關鍵在於,在這些手足中隱藏著某種元新闻(meta-message),一隻小手以撫慰的姿態伸展出來,就像是是在說:「不要把這個荒唐可怕的影像太當真!這只是一種力量的照耀,而事實上笔者並不真正那麼險惡,何况實際上笔者愛你們!」這種異常信號正是小编們要在某種凌犯格局中所要尋找的………

作為復仇三部曲的壓軸之作,《親切的白银》回歸到復仇的最根本命題:宗教。這在《原罪犯》中避而不談的主題,在《親切的纯金》中,获得丰富的發揮。

導演朴贊郁雄心壮志創作復仇三部曲:《復仇》、《原罪犯》、《親切的白银》。《原罪犯》把復仇主題的關鍵詞闡析得相當透徹:仇與愛、暴力與柔情、理性與催眠……笔者們本以為這些二元對立的觀念,在《原罪犯》裡一一推翻,何况重新闡析。

  當年白老師以黄金女兒的性命作威脅,出獄後,金子知道女兒已被外國家庭收養,於是到异乡供给見女兒一面。女兒跟金子回到韓國,金子得别的罪犯的幫助,已將白老師逮住。金子要女兒見證她的復仇,注明當年棄她而去迫不得已。金子在白老師的辦公室找到一群錄影帶,全部都以白老師虐殺孩子的錄像,方法極為殘暴。她聯絡到當年拘捕金子的监督,以及錄影帶中被殺孩童的父阿妈,最終決定不交給警察方而「就地正法」。

                              ——齊澤克:《易碎的絕對》頁48。

白银:假使自个儿能够審判,乃至行刑……

復仇的最高點:心境流動

  家長們各自用利器「折磨」白老師(不可殺掉)以泄心頭之恨,白老師受十多個家長復仇之後,被丟到家長挖的土坑中,最後由白金補上最後一槍。家長們到白银的餅店「回味」復仇之快感,而金子則見到當年被殺小孩宏穆的幻象,他仿佛仍不收受金子的道歉。金子於是须要女兒「比雪更白」,不要沾上别样的罪惡,因為復仇並不能够免去所犯的罪。

於是,順理成章地,笔者就找到了黄金的指头。它被白紗布誇張地包紮,比金子的掌心還長,如一根小型手槍的槍管。金子華衣美服容光懾人,那隻手指卻尾大不掉地曳在他身上,成為一個不全面的污點。為什麼要在一個鞋必高跟、衣著配搭各有主題的、強調「一切都要漂美丽亮」的角色身上留下不協調、不健全的污點?當然是因為那正是纯金至关重大的基本。

要處理宗教與復仇的關係,很轻便會跌入善惡二元,或是原罪與救贖的窠臼。當然《親切的纯金》沒有離開這些復仇的主題因子,但一出手,已經相當與眾不一致。金子一方面站在聖母的岗位:她總是親切的,在充滿罪孽的監獄裡閃著金光;但另一方面他是一個復仇者,她絕不寬恕!所以這個「親切的白银」一方面帶著微笑、一方面卻內藏殺機:既是聖母,又是巫婆。更关键的是,金子充滿著魅惑:她是从容就义的──受到他的恩泽的人總會幫助她實行復仇大計;她是美麗的──紅色眼影、紅色的布鞋,一種非人性的直觀的美麗,直憾心扉,無從抗拒;她是親切的──因而她的槍會聽到心跳和近距離见到汗珠的滴下。金子的多种性引申至宗教的層面,已經顛覆,以至推翻了宗教的淨化效率:金子一開場便把牧師的水豆腐掉在地上,後來牧師收了別人的錢……

经不住想起,中國現代文學經典張愛玲的《金鎖記》裡七巧與長安的传说。仇,要禍及下一代,工夫顯示復仇的威力:不單是以牙還牙,并且以愛寫仇,以稳住擊倒一時(不是你死了便算)。《原罪犯》的最大力量在於,以懸疑為包裝,原來別具野心地区直属机关達人內心最深處的窘境部分:父亲和女儿在不知情之下亂倫,愛情的種子經已抽芽,怎样了結?李宇珍(劉智泰飾)的復仇計劃的厲害之處,在於以彼之道,還諸彼身。這並不是武俠或黑社會電影一命賠一命的膚淺復仇,而是有真正的激情交流,李宇珍要吳大秀(崔岷植飾)真正感受不可能愛情所帶來的絕望。

  和<原罪犯>相比起來,<親切的白银>是肉體上的復仇,是短暫的。金子和家長們只是一股腦兒地對白老師行「肉體折磨」,而团结所受的「心靈折磨」卻长远且無法填補。用利器只構成白老師肉體上的痛(並且到後來幾個家長动手,白老師已痛得麻木),真的能清除喪子之痛嗎?那只是他們最多能做到的事。被傷害之後,尽管元兇被施以殘忍百倍的對待,傷口还是不會消失,宏穆就是中间的反映。金子只稱得上是個幫凶(當年只是在綁架期間帶宏穆去洗澡而已),但宏穆平素覺得自个儿的死和協助拐帶的白银有關,固然金子被良心責備多年/將白老師用殘忍的点子折磨至死,宏穆被殺的事實仍沒有改變。這些金子心裡是知情的,因為宏穆的出現正正正是她的想像,幻象中的宏穆不接受金子的致歉,事實上是纯金認為本人依然十恶不赦。

永不海水绿的白花花餘數

不單如此,導演把黄金的剧中人物推向越发徹底的角落。她的復仇大計成功了,她得以審判,乃至行刑:她用槍射向白先生的腳,白先生再无法逃跑,上了刑場──顯示了黄金有設置刑場的權力。更要紧的是,怎样明白金子站在宗教的岗位?在電影末段,金子利用錄像帶把真相帶到眾人的前头:她總知道全体的真相,况兼不理會在場的探員(法律和理性規範失去了約束力)。在整個復仇的處境中,金子處於一個最高的岗位:她得以煽動眾受害者行刑,把行刑合法/合理化,行刑的時候,她只暴露雙眼,冷眼旁觀。

於是再分不清仇與愛(為了愛而復仇,還是為了復仇而復仇?),也再分不清暴力與柔情(实施暴力的時候,什麼是最大的原動力?),再分不清笔者們是悟性還是被催眠(李宇珍理性地以催眠作為復仇的手段、吳大秀最後記擇以催眠修改記憶──復仇不就是最理性的催眠嗎?),故事就是相當簡單,一因一果的復仇脈落,卻豐富地盛載了復仇心绪的多種要素。

  本人已無法贖罪,所以金子才叫女兒「要比雪更白」。犯罪之後無論怎么样也無法改變犯罪的事實、復仇的結果恐怕是令自个儿蒙上越来越多的罪?<原罪犯>的人选為復仇而生,而<親切的金子>對於「罪」的构思,已经是另一個不及的層次。

那手指有著類似兵器的影象,不过又代表著柔順的懺悔:手指是為了向宏穆父母請求原諒而斬斷的,它意味着贖罪;而它这種反協調的美學取向也提示著笔者們,它不只代表贖罪,還代表贖罪的殘餘,那個「除不盡的餘數」,俗謂贖不清的罪。大仇得報後,金子柔順地跪在宏穆的幽灵眼下,正開口想要求宏穆的原諒,立时就被宏穆戴上了口塞,那個堵塞她的懺悔的口塞,正與她給罪人白先生戴上的,一模一樣。金子不會获得原諒,因為她的懺悔行動(殺死白先生),正是她的罪——透過利用外人來達到指标。金子對鏡抹去象徵復仇的紅色眼蓋膏,四周裡無數整齊鑲嵌的長方形原木塊,那正是象徵著餘數的無限:復仇—罪—懺悔——

行刑的門聲

復仇的天秤:誰是受害者?

然後就是愛了。Smart(女兒)遞來由白银親手做的「米红」,金子怔怔地流淚,但他始終不能够吃下,只可以將頭猛撞向「葡萄紫」的千层蛋糕。但正因如此,金子最後終究获得了女兒(Smart)的擁抱,蒼老女聲的独白說:就是因為她沒有获得內心的寬恕,作者才更願意更愛她。金子無法將「铁黄」內化,在彷彿淨化一切的立冬之下,唯有他一身復仇的黑衣。但這就是絕望麼——不,金子身上還有一個白花花的地点,正是那隻手指,一個外在於她自己的,銘刻著復仇與罪的餘數。而全部的惨烈和寬大正正都在那個餘數裡面,它們互相加強,并不是互为裁撤。

行刑一段,無疑是全電影最卓越的一部分。金子的親切發揮了最大的功能:整個審判和处决的標準──她成為了道德價值的参天指揮,沒有人懷疑她的審判技巧,只有服從。要注意的是,這段審判要處理的不再是惡有惡報、以眼還眼等膚淺的倫理命題,而是復仇作為填補一個社会风气的豁口的同時,反過來把缺口更显明地呈現出來。

不難發現,《原罪犯》之中有多种的復仇:李宇珍為四姐而復仇;吳大秀因為本身無故被禁锢而失去美好家庭和自由而復仇,朴先生因為金錢等收益而進行的假復仇。一連串的復仇行動中,各復仇者都問一個問題:為什麼笔者要復仇?復仇之後又何以呢?

光明而堅強的團體

這個世界的缺口正是災難:受害者目擊了本身的孩子死去。沒有任何方式可以另行表达這恐怖何况致命的傷痛。小编們的直觀感受意識到這人生的大缺口、大深淵。而理性(如法庭的技巧)根本不足以去填補這個缺口。於是教派為代表的道德律令去到场,何况填補這個缺口: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一個做壞事的人理應获得懲罰!懲罰的手腕便是直接的復仇:親刃的快感與过逝並存。独有復仇技能填補災難的深淵。不过《親切的金子》的英明之處在於意識到:填補與暴光並生。

《原罪犯》為眾角色塑造了復仇的天秤。吳大秀一贯表現強勁的復仇力量,沒有理由的十八年禁锢與孤獨,卻在精神大白之時瞬間變得極度無力,原因在於他對女兒的愛,愛與仇在天秤上高上立見──吳大秀不惜剪掉本身的舌頭。最後他的獄中手記變成懺悔錄。李宇珍作為一個冷靜的復仇者,最大的動力卻是因為愛所衍生的憤怒、傷心和絕望,而復仇卻變成独一的支撐:一旦得逞,整個生命隨之崩潰;吳大秀的支撐之物由始至終亦是愛,但與李宇珍是一樣的──如若沒有愛他的人命亦會隨之崩潰──毕竟誰是被害人?

假诺復仇平时被認為是焦點聚集全神貫注的,則《親切的黄金》與《原罪犯》相比较,節奏無疑較慢,分散焦點的剧中人物也較多。於是作者認為全片最具乐趣的正是二老們集體復仇的群戲部分。朴贊郁在此顯示了與《原罪犯》最分裂的偏侧:在老人家們初出場的平靜大特寫之間,穿插著他們神情激動的預敘鏡頭,這整組跳接的意義在於,朴贊郁意圖超过《原罪犯》那種由極端情節結果及其逆轉所帶動的感官快感,而轉向選擇,敘述的細節;那个細節的觸感及快感是結果被預告之後,都依然存在的。

露马脚了填補的十分的小概之物是進出刑場的拉門聲。眾受害者在守候行刑的時候,當門一打開,全都表現出恐懼的神气──行刑還是受刑?在這特定的時刻,他們以为心惊胆跳、復仇的冷意、他們猶疑……這些神情正暴光了行刑的尾巴:復仇,能够嗎?有效嗎?

到這裡《原罪犯》沒有再進一步探討「原」的問題,一個搬演仇愛力量的至高他者是誰?相反,導演轉而聚集於現實情愛的傾向。這是新一代南韓電影的新暴力美學的奠Kevin章──暴力的溫柔。不是靠不住的煽动和挑逗情绪,亦不是淨化人性,而是表現仇與愛的接力成效及其重疊的桔红地帶──人性最複雜的地帶。

在細節裡,我們看見這些父母什么逐漸形成一種群體感。他們會有分裂、討論、表決。每個人個別的劣点都會揭发,會惹來攻擊和幫助。剧中人物會互換,被幫助者會變成幫助者,擔怯者變成勇敢者。他們尋求意義、也会有躊躇,而後堅持自个儿的慾望。他們會忍不住互相傾訴,只是訴苦未必帶來同情——容洙的太婆說,誰沒有自身的传说——而弔詭的是,同情的不到並不摘除群體:就是被容洙祖母說得語塞的狠勁大姊,在復仇發洩的眨眼间間拉住失控揮斧的父親,提示他容洙祖母還在等著,不得以三回過把敌人殺掉,不可以太過分(也許還包罗不要讓體弱的容洙祖母看見太過血腥場面)。能夠出現這樣的相處情势,作者會說這是一個堅強的群體。在這種豐富而複雜的知晓中,他們就像是能够成長(在這個層次上,對於出生之日歌小编傾向驾驭為成長而非重生),同時他們在復仇時都顫抖、失神、痙攣、供给别人的擁抱。這種弔詭性正如,這麼美好的群體(復仇後的大合照多麼有型)的建设构造,其保證並非在於正面心理如一道的喪親之痛,而是在於金子邪惡的威脅:「誰敢報串的話……小编不說下去了。」事實上,作者時常想像作者的團體有類似的邪惡和堅強。

草莓奶油蛋糕:幻見的Smart

全電影最完美在於最後的高潮部分:由吳大秀由激動轉到爱恋、李宇珍由報仇成功的快感轉而至開啓了絕望的深洞、吳大秀了解了李宇珍生命的遙控反過來開啓了與女兒亂倫的聲帶:復仇還是換來悲伤!以至李宇珍自殺,一切愛恨生離散場,餘下的卻唯有無盡空洞:小编們還有什麼呢?最後導演語重心長用催眠解決无法改變的事實之苦:忘記是最大的療傷实际不是復仇。而只有忘記,受害者的連環鎖鏈才會鬆下來,化成一條柔綿江河。

光明與邪惡的相互加強關係,乃是與純淨天真的「至善」的複雜決裂;在笔者們這差異性不斷加乘增生、争辩對立日益加強的社会风气中,弔詭地提醒一片更繁密的天幕。(假诺嫌齊澤克太遙遠,小编們還有葉蔭聰*。)我等小資女人難免迷戀細眉細眼的東西,但至關首要的是,《親切的金子》細節之精緻不只在於華衣美服,還在於過剩溢出的蠟淚、金子臉上的傷痕、詭異的看起來不像李英愛的大特寫,這種種相互撕裂和加強的細節。而有個尚未命名的x,它散落当中;至於它是神還是魔鬼,作者倒並不真的很關心。至於朴贊郁對罪人有丰硕足夠的爱心,此則確鑿無疑。

導演當然為這場復仇提供了答案。災難沒有因為道德律令的涉企而瓦解冰消。行刑之後,眾受害者彷似获得新生:他們分生日奶油蛋糕、分甘同味了。他們幻見Smart在他們的頭上飛:善總在他們的身邊默默守護他們。可是最後這群分甘同味的被害人,還是希望拿回贖款、還會問:下雪了,路會難走嗎?然後便各自回到本人既有的生活裡去。當金子抹去復仇的眼影,幻見受害的孩子,她无法說話,只好無力地看著他的衰亡:復仇,令她走進了人生的曠野。

原文:rhetoricalpain.blogspot.com

復仇的眼淚

葉蔭聰文:

中國現代大手笔張愛玲在她的小說《封鎖》裡曾有一段觸目驚心的比喻:「生命像聖經,從希伯來文翻譯成希臘文,從希臘文翻譯成拉丁文,從拉丁文譯成法语,從克罗地亚语譯國語。翠遠(小說中的女配角)讀它的時候,國語又在她的腦子裡譯成了新加坡話。那未免有點隔膜。」金子的女兒是白银施愛的對象。她與女兒的關係正好是宗教與人的關係:溝通的争端、翻譯的距離。女兒說的是英語,金子說的是韓語,她們的中介是字典。這裡揭穿了語言的局限性的同時,正表現了宗教/道德律令的無力:電影最後一個鏡頭,她們「仰望」著上天掉下來的「白雪」──人總是在盼望,站在一個低的地点;而金子穿著「浅湖蓝」的衣服──世上沒有完人。她始終沒有吃这灰色的食物──但他總是渴望著。金子掉下復仇的眼淚,正因她见到人世間一個不可能填補的缺口,意識到生命裡深沉的絕望,同時為復仇三部曲劃上一個傷感的句號。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復仇的眼淚,完美復仇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